邮箱  密码
  用户名  密码
安徽 | 重庆 | 贵州 | 海南 | 湖北 | 湖南 | 江苏 | 江西 | 天津 | 黑 龙 江 | 河南
宁夏 | 青海 | 山东 | 山西 | 陕西 | 四川 | 新疆 | 浙江 | 辽宁 | 新疆兵团 | 广东
网站导航
香港镜像
繁体简体
当前位置: > 文萃 > 时事随笔

椿桦:所有贪官悔过书都是同一份悔过书


2007-09-05 09:00:52         华夏经纬网

  “所有的作者是同一个人,所有的书是同一本书。”博尔赫斯如是说。我想这是阅读的一种境界,博尔赫斯之所以能说出这样的大道理,与他担任图书管理员时良好的阅读习惯是密可分的。如果这样理解,“安徽省厅级贪官张绍仓涉嫌抄袭悔过书”(《检察日报》9月4日),并不值得大惊小怪,因为在我看来,所有贪官的悔过书都是同一份悔过书,这与一些官员们长期形成的抄袭习惯是密不可分的。值得奇怪的,是为什么悔过书总是惊人地一致?最需要感到奇怪的,是不是应当首推权力监督部门?

  根据报道,作为安徽省能源集团有限公司原党委书记、总经理(正厅级)的张绍仓,被检察机关指控犯有贪污受贿罪,7月11日,张绍仓案在法院开审。在被告人最后陈述阶段,张绍仓掏出老花镜,含泪念了长达4页的悔过书,恳求法庭给他一次改过的机会。然而,张绍仓的悔过书被记者发现和《检察日报·廉政周刊》今年5月29日发表的一份悔过书有很多雷同之处,那篇被张绍仓涉嫌抄袭的题为《“我的错误是在无监督约束下发生的”》悔过书,原作者是成都市龙泉驿区原区委常委、同安镇党委书记朱福忠。

  那么,朱福忠的《“我的错误是在无监督约束下发生的”》,是不是就是原创的呢?大家只要随便浏览一下,就会发现这份悔过书中的许多词句同样耳熟能详,与印象中的一些贪官发言有很多雷同之处。譬如:“我是农民的儿子”、“我逐渐迷失了自己的坐标,摆不正自己的位置”、“我放松了政治理论学习,忽视了世界观改造”、“在不受监督和约束的状况下,我伸出了不该伸的手”。当然,最后一句是必不可少的:“恳切地盼望法庭能给我一次改过自新、重新做人的机会”。几乎可以肯定,朱福忠的悔过书也不是原创的。至于谁是原作者,我们谁也搞不清楚,就像有些领导的会议报告、年终总结一样,很多都是秘书操刀的结果,而很多秘书的劳动,也不过是在做若干道填空题罢了。在没有秘书的日子里,贪官们只得亲自动手,从报刊上去获取“灵感”,然后亲自填空。

  可以说,现在很多悔过书其实已形成了一种文本,只需按实际情况更改一下时间、地点、人物即可,就像有些地方领导的讲话,用到另一个地方也适用一样。据说,有些网站还发明了各种演讲、报告等不同形式的样本,欢迎领导秘书们前往抄袭。既然一些贪官在落马前的许多工作报告是抄袭的,言不由衷的,那么他们的堕落也就不难理解了,他们的悔过也不必去较真了。我不知道以前是否有法官被悔过书感动过,并因此而给了贪官们“重新做人的机会”,但我相信,张绍仓抄袭行为的曝光,一定会让更多人觉得贪官悔过只是浪费时间与笔墨纸张。

  我们可以视悔过书的抄袭只是贪官们的一种习惯,不用奇怪。但是,贪官抄袭贪官的犯罪手段,就值得奇怪了。我们知道,悔过书之所以能够抄袭,完全是因为贪污受贿的方法惊人地一致,否则就没办法生搬硬套。更值得奇怪的是,很多贪官表白说“我的错误是在无监督约束下发生的”,这话居然不能起到足够的警示作用。我想,不仅那些打算连悔过书与犯罪手段一并抄袭的官员应当警醒,更需要警醒的则是那些权力监督部门——为何官员抄袭成风,连犯罪手段也抄袭得那么惊人一致?根治腐败是否需要先从官员抄袭开始?

  既然贪官们异口同声地称自己“忽视了世界观改造”,“错误是在无监督约束下发生的”,说明他们实际上已经在告诫纪检监察部门了,希望国家出台切实措施约束一下官员权力,加强政治与民主体制改革,对官员们苛刻一些,让他们不要“忽视世界观的改造”,不要脱离“监督约束”。遗憾的是,我们还是经常听到贪官们站在被告席上,重复着昨天的故事。


作者:椿桦

来源:信息时报
  


 
发送给好友】【打印 】【 关闭窗口
  发表评论
网站简介 广告服务  联系方式  用户留言  设为首页  法律顾问  建站服务
Copyright  2007 By www.viewcn.com & www.huaxia.com
版权所有 华夏经纬网 京ICP证0106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