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用户名  密码
安徽 | 重庆 | 贵州 | 海南 | 湖北 | 湖南 | 江苏 | 江西 | 天津 | 黑 龙 江 | 河南
宁夏 | 青海 | 山东 | 山西 | 陕西 | 四川 | 新疆 | 浙江 | 辽宁 | 新疆兵团 | 广东
网站导航
香港镜像
繁体简体
当前位置: > 文萃 > 时事随笔

熊培云:选秀红了 选秀黄了


2007-09-11 08:58:49         华夏经纬网

  众所周知,电视媒体并不追求深刻,其注重的是审美判断而非逻辑判断。从这方面说,与其批评选秀,不如批评电视文化本身。而选秀泛滥为我们见证的也不是选秀的庸俗,而是创造力的贫乏,没有创造的重复不会带来任何进步,更没有可能发现新大陆。

  1961年5月9日,面对一连串体育比赛节目、怪诞的家庭的公式化的喜剧、性虐待、暴力与谋杀,美国联邦通讯委员会主席牛顿?迈诺曾经这样感慨:“用你的眼睛紧紧盯住电视机直到电视台停止播送节目。我保准你看到的是茫茫一片荒原。”2007年的中国,我保准你看到的是茫茫一片选秀。

  2005年无疑是“超女年”。当许多人对这些年轻的女生一夜成名指手划脚时,我却高呼“一个开放的社会必将前途无量”。之所以高调支持超女的选秀,有两个原因,一是基于我对开放社会的态度,二是基于我对增量历史的理解。

  开放社会是一个多孔性的社会,是一个人与物皆可以自由流动的社会,遵循的却是利益均沾的原则。即使是一位普通人,在自己的家里也要受到像王子一样的保护。开放社会意味着没有人会在一棵树上吊死,也不会让所有人都站在一根横梁上直到它坍塌。开放社会增强了社会横向的联系,使人们“可上可下”,封闭社会的“利出一孔”、“誉出一孔”逐渐让位于开放社会的“利出多孔”、“誉出多孔”,而“利出权力”也让位于“利出社会”,让位于公民权利一点一滴地增加。

  这里的“增加”,便是我所关注的第二点,即我们应该有一种怎样的历史观或者权利观?着眼未来,人类历史就是一个不断创造、不断谋求历史增量的过程,一个循序渐进、点滴积累的过程。为此,我们理应鼓励创造以及对创造物的保护,因为人类一切增量历史都源于创造的累加。历史存量加上增量将转变为一个更大的存量,见证人类文明的成长。

  而这一累积,同样可以置于权利的视角之下。一项社会活动,比如说选秀便是这样一个平台,在尊重个体自由与社会秩序的前提下,如果参与者能够借助这个平台实现自己的权利的增量又不至于损害别人,可以实现帕累托最优,那么旁观者就不要急于对其进行诋毁,甚至像刘忠德那样揣测邻居及其孩子怀着一种“扭曲的心理”在观赏超女。

  无疑,通过选秀,参赛者只是增加了一次自我实现的机会,选秀本身也并非十全十美,甚至在很多场合选秀被人斥为“浅薄”。然而,必须承认的是,选秀只是电视媒体制造明星的一种手段。众所周知,电视媒体并不追求深刻,其注重的是审美判断而非逻辑判断。从这方面说,与其批评选秀,不如批评电视文化本身。

  电视仿佛敞开了人类所有的秘密,让人们在日复一日的耳濡目染中渐渐夫去了羞耻心,也养成了在知识上饭来张口的习惯,这也决定了曾经有过的许多美好事物被电视驱逐。如尼尔?波兹曼所说,就连两千多年前在伯里克利统治时期的雅典就已经出现的捉迷藏,现在都消失了。儿童因为有机会接触到成人信息的果实而失去了童年的乐园,电视同样将尽可能更多的人揽聚在一起做个更大的游戏——像是被电视吹大的泡沫。糟糕的是,在整个游戏中,除了几位耀眼的明星,绝大多数参与者并不相识。

  尽管不少人对广电总局近日叫停《第一次心动》心存异议,但是人们对选秀节目泛滥的反感有目共睹。从开风气之先的超级女生到近日遭遇滑铁卢的“第一次心动”,中国选秀节目无疑迎来了一个新的转折点。不过,这种反感与其说是出于审美疲劳,不如说是出于对组织者缺少创造力的极度嘲讽。

  总结这一起一落,一红一黄,如果说几年前的“超女秀”是茫茫大海上的初航船,那么今天已经泛滥成灾的种种“心动秀”则是在跑步机上奔跑。从这方面说,选秀泛滥为我们见证的不是选秀的庸俗,而是创造力的贫乏,而没有创造的重复不会带来任何进步,更没有可能发现新大陆。作者:熊培云

来源:先锋中国评论
  


 
发送给好友】【打印 】【 关闭窗口
  发表评论
网站简介 广告服务  联系方式  用户留言  设为首页  法律顾问  建站服务
Copyright  2007 By www.viewcn.com & www.huaxia.com
版权所有 华夏经纬网 京ICP证0106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