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用户名  密码
安徽 | 重庆 | 贵州 | 海南 | 湖北 | 湖南 | 江苏 | 江西 | 天津 | 黑 龙 江 | 河南
宁夏 | 青海 | 山东 | 山西 | 陕西 | 四川 | 新疆 | 浙江 | 辽宁 | 新疆兵团 | 广东
网站导航
香港镜像
繁体简体
当前位置: > 文萃 > 时事随笔

魏皓严:夜店的局部真理


2007-09-11 09:00:51         华夏经纬网

  夜店是一种强大的建筑类型,也是明目张胆的欲望机器。

  大学建筑系的分类教学里可能永远不会出现“夜店设计”这样的科目,倒是有可能出现“娱乐建筑设计”课题,但这无损“夜店是一种强大的建筑类型”的基本事实。

  正统的道德与纯洁化姿态都不乐意认可这样的事实,只能是默许,也必须默许。在昼的控制时段里,那么多的规则、教条、法律条款、人情世故高频度地运转,人的心智与身体不免疲劳。当夜对着彬彬有礼合上帷幕时,放纵成为了放松的执行方式,夜店就这样千娇百媚地等着那些因被严格管束与压迫而倍感饥渴的身体。而这一切,早就被尼采所洞察,他把日神阿波罗给了昼,把酒神狄奥尼索斯给了夜,所以绝大多数的夜店里备满了世界各地的酒,在这些酒香之地没有狄奥尼索斯,但有他无数的凡尘化身。

  对许多人而言,夜店里的酒是劈开道德、矜持与衣服的快刀,他们手里握着酒杯对自己的道德进行解禁的时候,眼神如同灵敏的探测仪扫描着那些不需要酒就已经解开了衣服的身体。只是这些身体不是完全解禁的,局部而已,这是勾引与挑逗的常规战术。按照钱钟书先生的说法,真理是赤裸裸的,这些部分裸露的身体属于“局部真理”,但恰恰能引发人探究还没有被揭密的另一部分真理的普遍冲动。夜店之所以成为强大的建筑类型就在于它直接指向个人即使读了很多学位、赚了很多钱、拥有了很高的地位也很难超越的身体欲望。夜店就是明目张胆的欲望机器。

  夜店里的灯光既闪烁又迷离,是人心与欲望的写照,不像办公室或者家里的灯光那么木木呆呆地守卫着一成不变的生活。夜店里的灯是除了酒(与药)之外的另一种催情剂,忽地把这个胸脯打亮,忽地让那头卷发放射光芒,忽地又扑到某个翘臀上,跟着恍恍忽忽或者撕心裂肺或者振聋发聩的音乐声玩着没有多少思想深度但是可能比思想更有力量的身体刺激游戏。夜店的原型就是集群性、社会化的前戏空间。

  夜店不单纯是为了赚钱,它还肩负着既不可或缺又不便于放在场面上的社会责任,是对社会管束机制教条化运作的副作用进行纠错的自发程序。这个程序里也埋伏着阴谋,某个前途无量的政客可能会在政敌需要的时候就中了夜店的伏击——用身体伏击理想抱负与机智才华从来都是没什么创意但历史悠久、功效卓著的手法。不只是政界,狗仔队也常常埋伏在夜店的内外,伏击那些放松了警惕并且视力不如白天的明星们。

  夜店培育了夜生活,夜生活培育了属于夜的服装、化妆品与生物钟,刚好与网络时代的颠三倒四相吻合,新的夜店一代产生且壮大了。这一代人对于K歌、蹦迪、搞摇滚/电子音乐、打电动、玩杀人游戏等情有独衷,这些爱好也将夜伏昼出的通用生活节奏改变成了昼伏夜出。如此一来,夜店随着使用人数以及夜生活种类的增加而正经化了,其边缘气质逐渐衰退,这种衰退似乎也表现了夜店的无趣化倾向。当然可以换个角度理解夜店的正经化问题,即社会的容忍度增大了,对于不同(可以美其名曰“后现代”)生活方式的包容性增强了;还可以理解为性的更大程度的解禁,尤其是在全面消费时代的解禁。

  不管怎么说,仍有一些夜店不甘于主流化,会选择保持其边缘气质,始终不肯对正经社会归降。 作者:魏皓严

来源:先锋中国评论
  


 
发送给好友】【打印 】【 关闭窗口
  发表评论
网站简介 广告服务  联系方式  用户留言  设为首页  法律顾问  建站服务
Copyright  2007 By www.viewcn.com & www.huaxia.com
版权所有 华夏经纬网 京ICP证0106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