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用户名  密码
安徽 | 重庆 | 贵州 | 海南 | 湖北 | 湖南 | 江苏 | 江西 | 天津 | 黑 龙 江 | 河南
宁夏 | 青海 | 山东 | 山西 | 陕西 | 四川 | 新疆 | 浙江 | 辽宁 | 新疆兵团 | 广东
网站导航
香港镜像
繁体简体
当前位置: > 文萃 > 时事随笔

曹林:解散义工组织对法治的道德拷问


2007-09-12 08:50:25         华夏经纬网

  近日,山东寿光未经注册的一义工组织在为6名或聋哑或父母双亡的失学儿童举办专场募捐活动时,被寿光民政局以“非法团体”为由依法解散。一方面慈善严重不足而鼓励公众行善,另一方面积极做善事的组织又被贴上非法标签而遭解散,这激起了舆论关于情理与法理的争议。该民政局工作人员表示:“作为一个普通人,我们也是富有爱心的,也非常支持慈善活动和公益事业,但作为政府的公务人员,我们只能依法行事。(《齐鲁晚报》9月11日)

  秉承法治至上,在情理与法理的冲突中选择了依法行事,无论义工组织道德上多么高尚、目标有多崇高、爱心多么可敬,只要“未经注册”违了法,就应依法处理———这个理由听起来非常冠冕堂皇,俨然一个原则至上、不为情理遮法眼的法治典型。但笔者总以为,这种把社会爱心置于非法境地的执法,绝非什么健康的法治,因为法律绝不会反道德,而是以道德为根基。真正的法治与人们的道德感觉和公理良心应该是重合的,不应是“要么选道德、要么选法律”的两难困境。

  问题可能首先出在立法上。法治不仅意味着依法而治,那个要大家都遵守的法律首先必须是良法———即符合公意和社会正义的法律,依良法而治才是真正的法治,《社会团体登记管理条例》在许多方面就缺乏良法的品质。条例严格规定社会团体要想注册必须有业务主管单位,但条例又没有明确指出主管单位到底是谁———一个苛刻的“主管单位”使得组织注册民间社团比登天还难。义工组织就面临这样的身份尴尬,事实上,目前全国大部分义工都是没有注册的“黑户”。

  依这样的法律而治,必然会与民间的道德自治出现冲突,导致“解散义工组织”这样的反道德结果。依这样的法律而解散“非法”的义工组织,丝毫激不起公众对法律的尊重,只会在道德断裂中使法律在公众面前失去道义力量,形成社会对法律的逆反心态。

  问题还出在执法中。法律是人造物,既然是人造物就不会十全十美,实际上许多法律都或多或少地存在某些缺陷和冲突。一个高明的执法者能以自身高超的执法技艺和人性化的执法手段消弭那些缺陷和冲突,而一个拙劣的执法者只会在僵化的执法中将法律缺陷和冲突成倍地暴露出来。很遗憾,“解散义工组织”事件正暴露出我们许多执法者在这一问题上的通病。

  先说一个著名的案例:一个贫穷的孝子,无力送病重的母亲去医院看病、无力买药,当母亲快要病死的时候,他铤而走险抢了路人的钱准备给母亲买药治病,结果被警察逮住了———于是警察陷入道德困境,是放过这个孝子还是依法把他送进监狱?最终决定是:依法将违法的孝子送进监狱,但承担起救助其病重母亲的责任。这是一个很有执法智慧的选择,可能的道德冲突被警方的人性化执法巧妙化解了,这才是真正的法治。

  再来看看寿光民政局的执法方式,起码在“人性化”问题上就值得商榷。义工组织是在为6名或聋哑或父母双亡的失学儿童举办专场募捐活动时被依法解散的———救助聋哑或父母双亡的失学儿童本是政府的责任,义工组织显然是在替政府分担救助义务。可能他们“未经注册”确实违法了,但为了体现对这种民间善行的尊重,为了尊重公众的道德感觉,民政局在对义工组织执法的同时,起码应该落实对几名失学儿童救助的责任,这本就是民政部门的义务。如果民政局能有这种人性化举措的话,对义工组织的执法就有了道德基础,法律也就有了一种让人肃然起敬的道义力量,法理与情理的冲突就会化为无形。不顾及那些失学儿童的命运,只顾及自己强力执法,这种缺乏人性化的僵化执法,只能将法律陷于不道德的境地。

  “法”的力量源泉之一,在于对于社会道德律的尊重与捍卫,否则,岂不沦为反道德的伪法治? 作者:曹林

 来源:燕赵都市报
  


 
发送给好友】【打印 】【 关闭窗口
  发表评论
网站简介 广告服务  联系方式  用户留言  设为首页  法律顾问  建站服务
Copyright  2007 By www.viewcn.com & www.huaxia.com
版权所有 华夏经纬网 京ICP证0106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