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用户名  密码
安徽 | 重庆 | 贵州 | 海南 | 湖北 | 湖南 | 江苏 | 江西 | 天津 | 黑 龙 江 | 河南
宁夏 | 青海 | 山东 | 山西 | 陕西 | 四川 | 新疆 | 浙江 | 辽宁 | 新疆兵团 | 广东
网站导航
香港镜像
繁体简体
当前位置: > 文萃 > 时事随笔

唐俊:义工“娜拉”走后怎样


2007-09-12 08:56:01         华夏经纬网

  人或许惯于揣测,一如踌躇于“生还是死”的哈姆莱特,因为往往取舍过后留给观者的悬念,很少止于机会成本的简单算术,以致娜拉一走经年,仍让好事者至今牵挂其日后的着落。

  不过纵使怜香惜玉者仍留着遗憾,只怕犹有一丝儿可为疗救——虽难言不是外在的压力逼迫,可娜拉当年一只脚迈出家门时,仍然还算是自主的抉择。倘若是刚刚折损的寿光义工组织见了,恐怕会较娜拉多出些无措的。因为这些后世娜拉们的“出走”,可见儿是生生推出门的结果(9月11日《齐鲁晚报》)。

  可莫论主动还是被动,一如前人们设想过的出路:出门之后大半是两类的结果——“走了以后,有时却也免不掉堕落或回来”。

  若是“回来”,多半得遵守世俗的规则。俗话说,丑媳妇也要见公婆。其实岂止于媳妇,国人做事谁敢缺得了“婆婆”呢?“挂靠单位”、“对口部门”、“业务主管单位”云云,可不见都是行事坐卧的靠山吗?可是“义工”之谓,也许过分的洋泾浜了,以致寻上一圈下来,谁是确证管事的主管“婆婆”好生难定。

  却也难怪了,像这番“慰问孤寡老人”、“救助失学儿童”、“给交警送水”,“暑假巡河防学生溺水”之类的活动,是按行业分、业务分还是按学术分呢?况且“万一出现什么差错”,责任谁担?所以可以想见,这未嫁的女子,如何能就暗许过了门呢?还是打将出去省事呀。

  可“婆婆是谁”纵是体大之事,只怕也架不过“埋锅造饭”过日子吧?常言道,“一方有难八方相助”。如今就是平常日子里的扶危济困,单单靠政府筹款买单都难言充裕,更还没有奢侈到对这“八方”究竟是哪“一方”挑肥拣瘦的地步。

  可为何义工们行善多日未见接洽,便见这突遭猛一刀地砍将下去,辛苦收拢的民间善意片刻间就烟消云散了。如此而为,“合理”与否?又真“合法”乎?莫非法之原意非重实质,而仅介怀于这“婆婆”是谁的形式吗?

  如果“婆婆”终究是找不见,大概这些新娜拉们就不免于“堕落”了。由此可以想见,那些源自草根的民力纠结,此后恐或沦于“非法”,或就此生冷了去。

  而善意的力量也竟至于要低效率地“还原”为某些社会个体偶发的恻隐反哺,以致重新回到苛求“丛飞”之类的难得圣人们以一己之力独撑善举的涅盘之局上来。

  公力难为却一己独大,民力欲为却不得其法。这样的局面,是也?非也?

  义工娜拉们“出走”了,但或许没有走远。既然无论是“庸俗”的回归,还是可惜的“沦落”都非观者所乐见,何妨开了门去明媒正娶地将他们迎回来呢?其实这并不难。

作者:唐俊  稿源:红网


 

 


 
发送给好友】【打印 】【 关闭窗口
  发表评论
网站简介 广告服务  联系方式  用户留言  设为首页  法律顾问  建站服务
Copyright  2007 By www.viewcn.com & www.huaxia.com
版权所有 华夏经纬网 京ICP证0106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