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用户名  密码
安徽 | 重庆 | 贵州 | 海南 | 湖北 | 湖南 | 江苏 | 江西 | 天津 | 黑 龙 江 | 河南
宁夏 | 青海 | 山东 | 山西 | 陕西 | 四川 | 新疆 | 浙江 | 辽宁 | 新疆兵团 | 广东
网站导航
香港镜像
繁体简体
当前位置: > 文萃 > 时事随笔

毕诗成:政府定价如何与市场合作


2007-09-17 10:35:45         华夏经纬网

  据新华社9月15日报道,在第三届“中国健康产业高峰论坛”上,国家发改委药品价格评审中心副主任卢风霞说,为了杜绝大量质优价廉的廉价药因利润不高而无人愿意生产的状况,发改委正在探索将药品临床价值列入定价因素,也就是说,定价时要综合考虑药品的有效性、安全性、质量可控性等因素,甚至还将包括创新程度、生产经营成本、市场供求、国际比较参考等。

  长期以来,对于药品定价一直存在两个价值取向:基于“民生为大”原则下的政府定价,基于“经济理性”原则下的市场定价。发改委显然是试图将此二者充分结合——在政府主导定价中充分地考虑市场因素,避免政府定价过低、廉价药无人生产的局面。出发点当然是好的,但是否能产生制度设计者心目中的“成果”呢?

  价格的最终形成,是多种因素作用的结果,即便价格数据经过详细调查、科学论证,也无法保证其在运行中不遭遇阻力而变形。一个很明显的担忧是:将这些市场因素充分汇总到政府定价部门的时候,实际上是权力的高度集中,如果认定市场价值的根据是正确的,那么市场可能会无条件地接受,不会激化矛盾;但如果政府认定的根据出现偏差,那么政府对于市场因素的认定就可能沦为假借市场因素,实为计划经济时决策者的主观定价。

  政府定价试图引入市场因素,却面临着“反市场”的因素。一来借助地方物价部门定下的成本、利润指标,无法及时跟上市场的变动,由于药品更新换代快,而政府定价能力相对滞后,导致的结果可能将是放松定价管制;二来根据经济学的观点,“供求关系”将直接决定产品的价格,而最终产品的“价格”再决定原材料的成本、流通领域等各个环节的利润水平,现如今希望通过先调研成本、利润、供求等“一揽子”因素,然后形成“价格”的果,实际上是将市场因素“死板化”了——供给与需求怎么可能在定价之前就被“确定”了呢?

  此外,创新程度如何检验,临床价值如何体现?概念不清晰,将为相关部门的权力寻租提供大量机会,更为一些不法企业提供了生存的空间。如果操作不当,药品市场可能会形成这样的局面:老百姓需要的低价药,所谓的市场价值因素无限度地膨胀,定出高价;而不在政府定价范围内的高价药,彻底摆脱临床价值等约束,无限度地虚高——这会让民众承受政府定价、市场定价的“双重打击”。

  临床价值等市场因素需要进入价格形成的轨道上,但不应该简单地成为政府定价的参考因素。几年前,发改委就颁布了《关于改革医疗服务价格管理的意见》,明确提出:充分发挥市场竞争机制的作用,对医疗服务价格实行政府指导价和市场调节价,取消政府定价。但由于这些年“看病贵”的问题比较突出,政府急于解决问题,却苦于缺乏市场智慧,结果是非但没有取消,反而强化了政府定价——降价令下了20多个,却无益于矛盾的解决。

  行政权力是自上而下的,市场力量是自下而上的,在目前中国的药品市场,政府不能奢望在定价中将市场因素“一网打尽”地涵盖进来,因为那样将是“过犹不及”;对廉价药品施以政府指导与市场调节的双重作用,才是符合理性又尊重实际的举措。 作者:毕诗成

来源: 山西新闻网-山西晚报
  


 
发送给好友】【打印 】【 关闭窗口
  发表评论
网站简介 广告服务  联系方式  用户留言  设为首页  法律顾问  建站服务
Copyright  2007 By www.viewcn.com & www.huaxia.com
版权所有 华夏经纬网 京ICP证0106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