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用户名  密码
安徽 | 重庆 | 贵州 | 海南 | 湖北 | 湖南 | 江苏 | 江西 | 天津 | 黑 龙 江 | 河南
宁夏 | 青海 | 山东 | 山西 | 陕西 | 四川 | 新疆 | 浙江 | 辽宁 | 新疆兵团 | 广东
网站导航
香港镜像
繁体简体
当前位置: > 文萃 > 时事随笔

郭之纯:惶恐中看文坛一场场互捧臭脚的闹剧


2007-10-09 10:55:24         华夏经纬网

  “我尝自问:倘若我的一本我自知比较浅的书发行几百万册,我会如何?答案是我会万分惶恐!”——这是学者周国平近日在个人博客中申明的一个观点。这句话的背景,是其感慨于时下的大众文化消费过度满足于“媒体配置的文化快餐”,譬如对于丹、易中天等人的书籍过度追捧,并天真地将其视同于“研习国学”。

  尽管文化快餐的火爆有其道理,此人眼中“比较浅”的书,在彼人眼里可能字字珠玑,但这并不代表周国平先生的观点有问题。在笔者看来,“惶恐论”不仅体现出一种严肃的治学态度和可贵的文化责任感,更搔中了时下文化圈的痒处。

  懂得为自己“比较浅”的观点惶恐不安,甚至常持自我怀疑的态度,是知识分子可贵的品性。当然,任何人都不可能做到“咳唾皆为珠玉”,名家学者发表一些“比较浅”甚或不尽成熟的观点在所难免。另外,从丰富文化、启蒙大众的角度,即便“比较浅”或有争议的观点,也自有其存在价值。但是,既然自知“比较浅”,就应该向读者坦陈,不应该大肆炒作,尤其不要试图将其装扮成“圣贤者言”,以“无比正确”的姿态示人。

  然而,观诸时下的文化学术圈,却恰恰是后面这种做法渐成气候。在这个信息过剩的年代,各类“文化”产品也泛滥成灾。每年各种出版物之多难以计数,却极少听到有人为自己的作品“惶恐”。哪怕作品或观点被人指出了硬伤,被驳斥到体无完肤,也鲜见真诚反思、自我批评。相反,人们所闻所见的,多是无度炒作,是肉麻互捧,是巧言矫饰,是各种无所不用其极的忽悠手段。诸如“某作品填补某项空白”、“某书获某国大奖”、“某某作品已经成为中国青少年不可或缺的精神食粮”……这类夸大其词的炒作闹剧屡见不鲜。

  更有甚者:包括某些名家学者在内,许多文化人不仅不为“比较浅”的观点惶恐,甚至还故意“曲学阿世,虚谈眩人”——这一中国文化传统中最为令人不耻的文人品行,如今竟承衣钵者众。从相对凌空虚蹈的小说家、散文家、诗人到研究“经世济用”学说的经济学家,故意“曲其学”、“浅其说”而阿世、而自肥、而捧臭脚者比比皆是。

  无论东方还是西方,无论古时的“士”还是现代意义上的“知识分子”,都有着非常相似的价值准则。其准则若用中国文化传统表达,约可简述为“志于道”,立“澄清天下之志”,“家事国事天下事,事事关心”等。用西方现代概念表达,则是充满理想,对社会满怀热情,对公共利益有超越个人私利的关怀和思考。因此,作为一名真正的知识分子,就必然会对自己“比较浅”的观点感到惶恐——惶恐于万一“谬种流传”的恶果。

  就文化圈的道德风尚而言,“无知者无畏”并不可怕,“无耻者无畏”却非常值得警惕。而不懂“惶恐”的文化圈,无耻且无畏者势必越来越多,从而将这个圈子糟蹋得不成样子。这应该不是危言耸听,最近中国作协笑纳抄袭且拒不道歉者入会或便是一个小小的征兆。因此,周国平“惶恐论”非常值得反省、讨论、提倡。作者:郭之纯

来源: 中国青年报
  


 
发送给好友】【打印 】【 关闭窗口
  发表评论
网站简介 广告服务  联系方式  用户留言  设为首页  法律顾问  建站服务
Copyright  2007 By www.viewcn.com & www.huaxia.com
版权所有 华夏经纬网 京ICP证0106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