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用户名  密码
安徽 | 重庆 | 贵州 | 海南 | 湖北 | 湖南 | 江苏 | 江西 | 天津 | 黑 龙 江 | 河南
宁夏 | 青海 | 山东 | 山西 | 陕西 | 四川 | 新疆 | 浙江 | 辽宁 | 新疆兵团 | 广东
网站导航
香港镜像
繁体简体
当前位置: > 文萃 > 时事随笔

邓海建:如果莱特兄弟兴冲冲去参加高交会


2007-10-17 09:28:27         华夏经纬网

  “只有鹦鹉才喋喋不休,但它永远也飞不高。”这是发明飞机的莱特兄弟的名言。如果1903年12月时的莱特兄弟时空倒转来参加今日我们的高交会,估计其下场也不会好过“当时场景像小贩遇到城管”。10月14日的《南方都市报》讲述了一个传奇:高交会上,民间发明人士苏小明发明的鸟类飞行器吸引了市民的围观,但很快他在保安要求下离开。往年场内外经常可见到的各类举牌、或者在背后张贴寻求合作伙伴广告的民间发明人士很少见。一些民间发明者坐在会场附近也被保安或者警方劝说离开。

  今年高交会前夕,深圳警方特别向会展中心强调,注意维持正常展览秩序,因此连日来,记者在会场内外看到,每隔三五步便有保安或民警巡逻。当然,任何游戏都有自己的游戏规则,苏小明的“鸟类飞行器”自然不可能“想飞就飞”。高交会是“中国国际高新技术成果交易会”的简称,是经国务院批准,由商务部、科学技术部、信息产业部、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教育部、中国科学院和深圳市人民政府共同主办,农业部、中国工程院协办的国家级、国际性的高新技术成果交易会,每年秋季在深圳举行。这么高规格的国家级交易会,不能没有一定的程序正义,但从民间发明人士每年像只小兔子般在高交会外徜徉的历史看,我们不能不反思几个问题:一者为何民间发明人士只能在高交会上上演各类举牌、或者在背后张贴寻求合作伙伴的广告?在建设“创新型社会”的当下,它们的生存空间何以如此逼仄?二者,既然每年几乎都遭遇如此现象,本身作为“创新”前瞻典范的高交会何以就容不下孪生的民间发明兄弟?或者政府出名另给一个席位或一小块地盘未必是很难的事情吧。

  梵高的画作、司汤达的小说,都是在嘲笑中升值的最好例证。创新或者创造性思维,从来不是科学研究者专利的附属品。日本是世界公认的“很有创意”的国度。在邻国日本,很多发明家都来自于民间,虽然发明的初级产品未必是知名的发明家,但日本人不厌其烦地将其不断改进完善,进而开拓市场,在日本各地都有鼓励发明创造的组织,定期不定期举行全国性机器人、航模等比赛,类似总理大臣奖、内阁大臣奖等更是不胜枚举。设立这些奖项的目的恰恰在于鼓励扶植民间发明家们不断前行。用毛主席的话说,就是:“人民,只有人民才是创造世界历史的动力!”至于苏先生发明的“鸟类飞行器”,估计就是“扑翼飞行器”,其在微型机械和单兵作战中还是有一定实用价值的,昆虫和鸟类能够利用这种方式飞行几千万年,足以证明这种飞行方式的合理性,与固定翼飞机和直升飞机相比也非一无是处。笔者担心的问题有三个:一是除了闯高交会通过机会成本高风险地兑现个人发明的潜在价值外,谁还能为苏小明找到第二条道路吗?二是更多民间发明人士会否把“高交会对苏小明的态度”误读为“政府对民间发明的态度”呢?三是为社会历史“创意不断”的这群怪人,我们谋求公共利益最大化的权力部门能否给他们一点物质和精神的掌声?

  苏小明先生的发明也许谈不上发明,就譬如当年莱特兄弟和母亲一起做的“爬犁”一样让大人发笑。但,每当在电视看到《超级变变变》里那些外国孩子的创意和聪明时,我都很杞人忧天地想:那些得奖的孩子,如果随便“变”一个东西在我们的家庭、学校、社会,该是多么不合我们的“逻辑”啊。好在学做“爬犁”时的莱特兄弟没有遭遇我们的高交会。阿门。 作者:邓海建

来源:国际在线
  


 
发送给好友】【打印 】【 关闭窗口
  发表评论
网站简介 广告服务  联系方式  用户留言  设为首页  法律顾问  建站服务
Copyright  2007 By www.viewcn.com & www.huaxia.com
版权所有 华夏经纬网 京ICP证0106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