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用户名  密码
安徽 | 重庆 | 贵州 | 海南 | 湖北 | 湖南 | 江苏 | 江西 | 天津 | 黑 龙 江 | 河南
宁夏 | 青海 | 山东 | 山西 | 陕西 | 四川 | 新疆 | 浙江 | 辽宁 | 新疆兵团 | 广东
网站导航
香港镜像
繁体简体
当前位置: > 文萃 > 时事随笔

何三畏:如何让公务员过得开心


2007-10-19 09:29:13         华夏经纬网

  据说有“权威调查表明,公务员的压力指数在各行业中排第四”,成都市成华区委党校副校长李平在介绍该区“派出36名副局级以上干部去天津、北京进行情绪管理培训”时,引用了这一说。我倾向于相信这个“权威”。据报道,这36名副局级以上干部,是自己在名为“E—HEART心脏智能与压力管理训练系统”的调查表上“认真填写”后,获得这次“情绪管理”培训资格的,可见他们自我认同有“情绪”需要“管理”。

  有评论说,这是耗费公共财力,为干部开心。但我还是认为,既然基层公务员的心理问题是真实的,这样的培训就相当于治病救人。虽然他们的问题只是排名第四,排在前三位的,不一定有“公款减压”的机会,例如,上访群体,如果纳入观察范围,我想他们的“心理压力”应该排在前一二名吧。何况人家说了,对这些基层干部的“情绪”进行“管理”,“目的是不让公务员把情绪带进工作,更不能在为市民服务时让这些情绪影响市民”,反过来说,只有公务员情绪好了,市民的情绪才会好!

  36名先行者(报道说,这只是第一梯队)是在成都的电子科技大学第一期“培训”过后,再行北上的,可见他们的情绪堆积之多,远非药到病除。他们此行将进入清华大学人文学院。清华大学人文学院比电子科技大学更加“人文”的地方在于,“引入了美国最前沿的减压课程”,在这一批局级干部身上初试神威。培训将是一对一的,可见其工本不菲。据我所知,在成都,一个有点资历的心理咨询师的服务价格,一小时可以达到三百元,可是,他们根本没有资格为这一群“局级公务员”作辅导,人家不得不浩浩荡荡开赴京津了。

  但是说去说来,我根本不相信什么“美式精神减压法”。试想局以上干部差不多都到美国去“考察”过吧,也许当时情绪是好的,回来不是情绪又变坏到需要治疗了?现在到清华大学用“美国方式”练练呼吸提提中气,能搞出多久的好“情绪”来呢?管它是从美国引进的技术还是从天国引进的技术,技术终归是技术,技术可以治病,技术不能治国。不过,我倒是担心,一个区就能招收一个“局级情绪管理班”,岂非说我们已经步入一个“情绪大国”?而公务员该有什么情绪,不该有什么情绪,有情绪时该怎么“呼吸”,这些事情党早有安排,即所谓跟人民群众共呼吸吧。

  关于干部精神压力的源头,成都市成华区委党校李平副校长说:“尤其是基层的中层干部压力最为明显。基层公务员每天面临巨大的工作量,压力很大。而且现在推行规范化服务型政府,对公务员的知识结构、能力素质要求也提高了。”原来“规范化”不是减少而是增加了基层干部的“情绪”,这是怎么回事?难说。一般地说,我国各级干部的管理,录用升降,尚欠透明化和程序化。基层官员在上级官员面前可能难保尊严,官帽既是上级分发,被上司突然摘掉也应该是很容易的事。居于权力链末端的“情绪”无法向上传递,却不得不面对群众,“情绪”难免外化。基层官员责权利不匹配,工作有时真的难分“份内份外”;工资收入不能透明,透明的部分少得不够开销,“灰色收入”一般倒是有所保障,但也可以随时成为“来源不明”,于是都怕公开个人财产……如此等等难以备述。

  所有这些令基层干部“不开心”的原因,都在于现代公务员制度的缺失。现代公务员管理制度表面看来,也许是限制公务员的权利的,所以,他们可能还不爱听,但实际上,权利有了明确的边界,大家才可能过得快乐。即如“精神减压法”的母国的公务员,我们可以在电视新闻上看到,他们既自信又开朗,连总统周末都像个牛仔。一般公务员管多大个摊子,凭什么愁眉苦脸?我以为,如果在现代公务员管理制度下,你还有情绪要“带到市民中去”,你就应该卷铺盖回家,而不必去清华大学深造了。

作者:何三畏  (作者为杂志主笔)

来源:南方新闻网-南方周末
  


 
发送给好友】【打印 】【 关闭窗口
  发表评论
网站简介 广告服务  联系方式  用户留言  设为首页  法律顾问  建站服务
Copyright  2007 By www.viewcn.com & www.huaxia.com
版权所有 华夏经纬网 京ICP证0106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