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用户名  密码
安徽 | 重庆 | 贵州 | 海南 | 湖北 | 湖南 | 江苏 | 江西 | 天津 | 黑 龙 江 | 河南
宁夏 | 青海 | 山东 | 山西 | 陕西 | 四川 | 新疆 | 浙江 | 辽宁 | 新疆兵团 | 广东
网站导航
香港镜像
繁体简体
当前位置: > 文萃 > 时事随笔

椿桦:脆弱的河南人听见了粗口


2007-11-07 10:15:48         华夏经纬网

  一直不太明白,“地域歧视”为何总是特别容易出新闻,也难以理解,为何这样的新闻总是发生在无辜的河南人身上。读了“西安文物局副局长爆粗口诋毁河南人,河南网友欲起诉要求其道歉”(《大河报》11月6日)这么一条新闻后,我感觉好像明白了什么。

  新闻说,不久前,国际古迹遗址理事会国际保护中心常务副主任、西安市文物局副局长孙福喜谈及河南洛阳与陕西西安的丝绸之路起点之争时,反驳了河南人关于“起点可以多个”的说法。孙福喜是这样“爆粗口”的:在座的各位有几个生日呀?他妈生他能多次吗?只有一次。河南的哪个人他妈生了他两次呀?——孙福喜的这番讲话,很快就被河南的网友转发到各个论坛,再经河南的媒体大篇幅报道,河南人的怒火迅速呈燎原之势。甚至有网友准备起诉孙福喜,要求其公开道歉。

  一场关于丝绸之路起点之争,随即衍变为脏话之争。孙福喜的一句所谓粗口,迎来了无数更粗的粗口,其中大部分来自河南网友。很多人之所以认为孙福喜的这句话可恶,大概把“他妈”与国骂“他妈的”等同起来。但他们几乎没有考虑到自己粗话相向会不会存在对陕西人的“歧视”。

  我始终坚信,河南人并没有招谁惹谁。对此,广大河南人也是这么认为的。尽管如此,河南人还是对涉及“地域歧视”之类的言辞保持着高度的警惕。这次关于文明的丝绸之路之争所引发的脏话之争就是一例。在我看来,孙福喜的那番话如果仅仅是通过文字看到的,而没有听到讲话时的语气,理解成粗口固然可行,但理解成中性的话语也未尝不可。因为他在跟河南人论战,当然会以河南为例。假如他在跟甲省人或乙省人这样说,人家估计只觉得他打的比方不恰当,而不太容易联想到对全省人的歧视。但河南人与河南的媒体所听到的,却是相反。

  为什么河南人如此敏感?我认为这与个别群体的盲从有一定的关系。自从一些城市的某些企业拒招来自河南、四川、湖南等省的工人时,河南的律师在替本省人维权方面表现最为积极,以至于渐渐凝聚成个别以自我为中心的省籍群体。在这个群体眼中,一旦出现少数河南人被歧视,很快便会联想到整个河南形象——而与此同时,其他省份的人也或多或少地遇到了被歧视问题,但似乎并没有上升到全省人的形象,更不会大张旗鼓地宣传与讨论。

  关于群体性的心理盲从,弗洛依德是这样分析的:“一个群体是冲动、易变且不安的。它几乎被潜意识所控制”;“群体直接走极端,如果表现出某种怀疑,它会即刻变成无可争辩的确定,一丝反感会变成强烈的憎恨”。

  河南是整个中华文明的圣地,历史学家甚至得出了中国人的祖先是河南人的结论。如果这样推理,歧视河南人岂不是歧视国人自己?但是河南人似乎还是不太放心,觉得周围充满了戴有色眼镜的人。正是由于这样的惊慌与不自信,导致河南人屡屡成为炒作者利用的对象。譬如某些律师、某些媒体,以及试图走捷径的商业文化。不久前有部电影也被生搬硬套地冠上了“地域歧视”的罪名——电影中,郭德纲演了一劫匪,由于郭在打劫时说了一句河南方言,结果这部电影在“是否歧视河南人”的论战中,几乎不花一分钱就赚了一大把知名度与读者的好奇心,倒是一些捕风捉影的河南人又在这场论战中丢了分。我一直怀疑这个论战是电影制片方谋划出来的,谋划的理论基础正是河南人的脆弱心理。

  有一句民间朴素的真理这样教导我们:对无礼的攻击不理不睬,对手将不战自败。对无礼攻击尚且可以宽容,更何况对我们的假想敌!或许,太多人总是习惯于以眼还眼、以牙还牙,才使得这个世界充满敌视、猜疑以及吵闹之声。


作者:椿桦

来源:信息时报
  


 
发送给好友】【打印 】【 关闭窗口
  发表评论
网站简介 广告服务  联系方式  用户留言  设为首页  法律顾问  建站服务
Copyright  2007 By www.viewcn.com & www.huaxia.com
版权所有 华夏经纬网 京ICP证0106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