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用户名  密码
安徽 | 重庆 | 贵州 | 海南 | 湖北 | 湖南 | 江苏 | 江西 | 天津 | 黑 龙 江 | 河南
宁夏 | 青海 | 山东 | 山西 | 陕西 | 四川 | 新疆 | 浙江 | 辽宁 | 新疆兵团 | 广东
网站导航
香港镜像
繁体简体
当前位置: > 文萃 > 时事随笔

彭兴韵:稳定物价仍是货币政策中心任务


2007-11-13 08:57:55         华夏经纬网

  物价水平的不断上涨是与“和谐社会”建设理念相冲突的。物价水平的不稳定也会导致经济增长率和就业的较大波动。因此,尽管我国的货币政策有自己的特殊性,但物价稳定仍是我国央行的第一要务。

  ⊙彭兴韵

  中国人民银行行长周小川最近指出,货币政策要在坚持以人为本、协调可持续发展和统筹兼顾的国家发展战略指导思想下坚持多目标。但是,周小川行长同时对我国央行所要追求的多目标给予了不同的优先次序的安排:首先要注重通货膨胀的防治,保持币值稳定,其次要考虑促进就业和经济发展,此外还要大力发展金融服务,为消费者提供更好的服务。周小川行长强调货币政策要促进就业的观点之后,许多人推测,这是否意味着我国货币政策最终目标的转变,因为,《中国人民银行法》规定,我国货币政策的最终目标是保持币值稳定,并以此促进经济增长。

  传统的教科书都将货币政策的最终目标归为币值稳定、经济增长、充分就业和国际收支平衡。然而,自上世纪70年代以来,全球资本流动规模越来越大,国际分工也日趋复杂,在此背景下,全球经济失衡愈演愈烈,国际收支不平衡日趋突出,因而,国际收支平衡逐渐从主要国家中央银行的货币政策最终目标之中淡出了。即便是美国现在每年的贸易逆差高达七、八千亿美元,美联储的货币政策并没有明确提出要恢复美国国际收支的基本平衡,美国贸易逆差的问题,更多的是一些政客们无聊的喙头。所以我们每次去看美联储调整联邦基金利率的目标值后的声明时,看不到其有关国际收支平衡的任何表述。今天,大量的国际收支逆差并不是“一日之寒”、大量的国际收支顺差也并非“一日之功”,它们都是数十年国际经济关系发生深刻变化的结果。货币政策要执行恢复国际收支平衡,可能会在经济全球化的趋势和规律面前“碰壁”。

  至于就业与经济增长,其他国家的货币政策无疑会给予高度的关注。根据奥肯定律,失业率每高于自然失业率1%,经济增长率就会低于潜在增长率3%。在其他条件给定(如,资本、技术不变)的情况下,就业率与经济增长率是会同向变化的。为了让经济增长率达到潜在增长率,货币政策就应当将失业率降低自然失业率的水平。但是,根据菲利普斯曲线,失业率与通货膨胀率之间又是反向变化的,为了降低失业率,就要承受更高的通货膨胀率;反之,为了降低通货膨胀率,就要承受更高失业率的痛苦。由于有了这一交替关系,在美联储的货币政策决策的过程中,就一直有鹰派和鸽派之争。鹰派认为,货币政策应该把通货膨胀率降到最低水平,而鸽派则坚持应当促进充分就业。然而,争吵归争吵,20世纪80年代末以来的美国实践中,充分就业似乎让位于了物价稳定目标。尽管就业率和设备利用率的变化仍然是美联储货币政策决策时所高度关注的,但这些指标更多的是充当了其判断未来通货膨胀率变化的风向标。

  中央银行已经将物价稳定当成了货币政策最主要的目标,这似乎是全球中央银行货币政策目标的共识。在实行通货膨胀目标制的国家,如英国、加拿大、新西兰等等,甚至将物价稳定当成了货币政策的唯一目标。根据这些国家中央银行的定义,物价稳定就是指物价水平的变化不会对公众的消费和投资决策产生影响的一种状态,因而,我们并不能将物价稳定机械地理解为物价水平静止不变。这些国家普遍认为,2%左右的物价上涨率就达到了物价稳定的状态。

  即便是中央银行以物价稳定为己任,但当遇到有强烈的外部冲击的时候,也很难以心无旁骛。中央银行最后贷款人的职责就并没有因为物价稳定为其首要目标而遭到任何的削弱,中央银行在行使最后贷款人职责时,又往往与其物价稳定的目标相互冲突的。当美国遇到次级抵押债务危机时,它仍然义无反顾地向金融体系注入了大量的流动性、降低了再贴现利率和联邦基金利率的目标值;欧洲中央银行和日本央行也在美国次级债危机发生后向金融体系注入了相应的流动性;在英国的罗森罗克银行遭遇挤兑后,英国政府也准许英格兰银行向陷入了流动性境困的罗森罗克银行提供资金支持,尽管英国是实行严格通货膨胀目标制的国家。

  中国的货币政策显然有自己的特殊性,它所肩负的使命显然有别于已经相当发达的市场经济国家,在现有的制度框架下,中国的货币政策既要服务于国家发展战略和经济转轨的需要,更要服从于政府执行理念的需要。既然在其他国家已经享有很高独立性的中央银行也很难真正做到单一目标,在中国,央行要追求多目标也便在情理之中了。不过,货币政策的“主要矛盾”仍然是物价稳定,在物价稳定的前提下,尽可能地实现更高的经济增长和更高的就业,它目标对于经济的稳定是极为重要的,但对货币政策而言,更多可能是非常时期的非常举动,例如,最后贷款人的职责就不是中央银行行动的日常目标。虽然有人认为,促进就业增长体现了“以人为本”和“和谐社会”的宗旨。毋庸置疑,就业增长让更多的人享受到经济增长的成果,是和谐社会的重要体现。但是,相对于就业而言,物价稳定更全面综合地反映了“以人为本”、“和谐社会”和“可持续发展”的要求。物价水平不断上涨会加剧财富的再分配,扭曲税收体系和增加人们的税收负担,人们辛辛苦苦积攒的钱因物价上涨而不断地贬值,也会带来一些社会问题。可见,物价水平的不断上涨的确是与“以人为本”和“和谐社会”相冲突的。此外,物价水平的上涨扭曲的相对价格体系,导致某一时期的高增长,也是不可持续的,结果,物价水平的不稳定也会导致经济增长率和就业的较大波动。因此,尽管中国的货币政策有自己的特殊性,但物价稳定仍是我国央行的第一要务,只有在这个前提下,才能实现更高的就业和经济增长。

来源:中国证券网-上海证券报


 
发送给好友】【打印 】【 关闭窗口
  发表评论
网站简介 广告服务  联系方式  用户留言  设为首页  法律顾问  建站服务
Copyright  2007 By www.viewcn.com & www.huaxia.com
版权所有 华夏经纬网 京ICP证0106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