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用户名  密码
安徽 | 重庆 | 贵州 | 海南 | 湖北 | 湖南 | 江苏 | 江西 | 天津 | 黑 龙 江 | 河南
宁夏 | 青海 | 山东 | 山西 | 陕西 | 四川 | 新疆 | 浙江 | 辽宁 | 新疆兵团 | 广东
网站导航
香港镜像
繁体简体
当前位置: > 文萃 > 时事随笔

唐昊:要让强势集团学会公正行事


2007-11-15 09:40:40         华夏经纬网

  据《南方都市报》报道,在日前举行的《广州构建和谐社会的利益均衡机制研究》课题报告会上,课题组通过前期调查认为,广州存在五大强势利益集团,包括垄断利益集团、特权利益集团、以谋取租金收入为主的食利者利益集团、以各种中间收费为来源的灰色收入利益集团、早期完成原始资本积累的优势企业利益集团。这些强势利益集团的利益扩张有进一步强化之势。

  用学术研究的方式来解读利益集团政治,自有其特定的分类标准和评价体系。不过话说回来,在一个提倡竞争的社会中,社会分化其实是一种再正常不过的现象了,群体之间因经济等条件不同必然有强有弱,强势集团也是一种必然的存在。但问题在于,这种相对强势和相对弱势并不必然导致强弱矛盾甚至冲突。把社会分为强势集团和弱势集团,是一种学术研究的需要。但如果据此认为社会强弱分化就会导致矛盾、不和谐,甚至炒作这种研究结果的话,则反映了一种陈腐的思维方式,即认为社会矛盾是由强弱对比而产生的——事实完全不是这样:社会矛盾是由于社会缺乏公正而产生的!

  也就是说,如果社会机制健全,足以保障社会公正的话,小商贩、失业的工人即使仍处于弱势地位,也自有法律来保障他们的基本权利。但当保护公正的规则、机制无法发生作用,只能凭借经济实力、政治特权来自保时,这种容易出卖自己的政治体制便更容易被强势集团所左右,集团之间的斗争也会日趋激烈。

  在一些政治上比较成熟的国家,政府的角色就是维持社会的公正、调控集团之间的关系,最低也应在集团斗争中保持中立。即政府的权威不在于其代表了多少利益集团,而恰恰在于其谁也不代表这一点上。也正是因为这一点,政府及其所代表的国家机制能够理直气壮地对强势集团进行纠偏,使它们的行为不至于危害到其他集团的利益。在这种机制下,即使某些利益集团比其他集团强大,也不见得在政治上能够为所欲为,更不见得能够超越于法律之上。西方国家在经济上的反垄断举措,政治上的三权分立,都是这种纠偏机制的一部分,目的就是为了防止某一集团坐大。

  此外,来自民间的社会运动,特别是包括弱势群体在内的人民大众的奋起,是制约强势集团的又一有效途径。美国历史上的废奴运动、进步主义运动和民权运动,走的就是这条道路。19世纪30年代,来自北方社会的废奴运动的兴起扫除了南方政治家掌控合众国的权力并最终废除了奴隶制。之后北方的大托拉斯势力主导了美国社会,垄断主义进入严重时期,并造成两极分化、经济危机等恶果,20世纪初的进步主义运动使整个社会都意识到托拉斯对美国社会的伤害,最后通过《反垄断法》和政府的力量拆掉了这些垄断企业。但是随后政府本身又成为一种祸害,尼克松时代、杜鲁门时代政府力量无限的扩大给个人生活造成威胁,于是在20世纪60年代又有了民权运动,用个人的权利对抗政府的权力,最终使得美国政府中的弊端被接连揭露,进入政治上的自我净化的时代。

  美国历史上的三大强势集团——南方奴隶主阶级及其政治上的代表、大托拉斯、无限扩张的政府本身,也曾经在政治上嚣张一时,但最终都在民间政治运动(废奴运动、进步主义运动和民权运动)中被一一纠偏,这一方面体现了美国政治体制中纠偏机制的存在,另一方面也体现了美国民众决不屈服于强势集团的勇气,以及反对声中仍能恪守和平与非暴力原则的“理性的激情”。纠偏机制和社会运动相结合,使得美国有机会限制强势集团、纠正自己犯下的种种错误和过失。

  所以我的结论就是,社会和谐发展当然需要像肯尼迪说的那样“强者公正,弱者有所保障”,但问题是,强者不是生来就公正的,只有健全的纠偏机制、勇敢和理性的人民,才能使一个社会中最强大的集团逐渐学会公正行事。认识到这一点,比单纯地研究如何去划分强势集团弱势集团更为重要,同时解决问题的方向也会更加清晰。

作者:唐昊  (作者系华南师范大学副教授)

 

来源:南方都市报
  


 
发送给好友】【打印 】【 关闭窗口
  发表评论
网站简介 广告服务  联系方式  用户留言  设为首页  法律顾问  建站服务
Copyright  2007 By www.viewcn.com & www.huaxia.com
版权所有 华夏经纬网 京ICP证0106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