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用户名  密码
安徽 | 重庆 | 贵州 | 海南 | 湖北 | 湖南 | 江苏 | 江西 | 天津 | 黑 龙 江 | 河南
宁夏 | 青海 | 山东 | 山西 | 陕西 | 四川 | 新疆 | 浙江 | 辽宁 | 新疆兵团 | 广东
网站导航
香港镜像
繁体简体
当前位置: > 文萃 > 时事随笔

刘敏:虎照事件将在一场哄笑中结束


2007-11-21 09:34:26         华夏经纬网

  香港电影《无间道》中,梁朝伟用枪指着刘德华的头说:“对不起,我是一个警察”,刘德华冷冷回答:“谁知道?”梁朝伟自揭警方卧底身份,加重了影片的悲剧性色彩,使《无间道》成为近年来难得的港片佳作。但是,不是所有“对不起,我是一个卧底”的故事都是悲剧的,至少最近的华南虎照片事件不是。

  最新消息显示,有“挺虎派”人士公开反水,一个是镇坪县文采村的村民,他反映:周正龙在拍老虎前曾委托当地几位村民帮周买过老虎画,另一个“挺虎派”卧底是一名网友,自称是当地县委办工作人员,发帖详细讲述了周正龙造假华南虎照片的前前后后,甚至提到该照片原型就是在一家喷绘店制作完成。

  这名“卧底”的身份和说法虽遭到部分网友的怀疑,不过“对不起,我是一个卧底”已显示出“挺虎派”分崩离析的苗头,所谓“祸不在鲁,祸起萧墙”,这比“打虎派”的外围攻击具有更加彪悍的解构力量。“纸老虎”快扛不住了,最终崩盘只在朝夕。剩下的问题是,虎照事件将如何收场。

  从周正龙的虎照出炉算起,这场拉锯战可谓惨烈而持久。当初,虎照真实性一再受到质疑,自称照片是用命换来的周正龙意气用事到与人赌脑袋。这个长年在深山出没的猎人也许对社会生活的实情缺乏了解,他的家门周星驰就比他强,《喜剧之王》里周星驰很务实地说:“我只是一个演员”。周正龙应该意识到,他不仅是个“演员”,而且在演木偶戏。虎照这幕戏到这里,还是有些悲剧色彩的。这正如米兰·昆德拉所说,理智面对愚蠢将束手无策,若愚蠢得很执著、很有诚意,也能具有某种伟大性。

  随后,年画这一关键证据出现,事情便发生了性质上的逆转。“打虎派”群情激奋,痛哭流涕,终于能“站定公共舞台朗声发言”了。周正龙则坐不住了,带上装备再次深入密林搜寻老虎踪迹,据说颇有收获,“发现了老虎脚印”——但这话怎么听,都觉得应该从那个也进山搜虎的豪华专家团口中说出。而另有一些人则说“保护华南虎比照片真伪更重要”,这话“政治正确”得几可立于不败之地。终于,这时“挺虎派”内部有人站出来了,戴着网名的墨镜说“对不起,我是一个卧底”。这话说得很酷,更可能的意味是,“别假撑了,都招了吧”。

  因为更有权威、更有技术力量的人们都在沉默,所以虎照真伪可能没有一个最终的事实判断,就像其他许多事件一样不了了之,仿佛不存在、化为乌有,大家该干吗都干吗去,生活如往常般继续。但这并不妨碍我们对虎照事件的收场方式进行审美判断。

  “挺虎派”公开反水,卧底的存在,就像一部小众的cult电影,出人意料的情节跌宕,颠覆了我们被充满着意气、眼泪和秘密的好莱坞商业片宠坏了的观影逻辑。因为这种反水和倒戈,这栋由可疑、秘密和诡异堆砌的虎照大厦,开始从内部瓦解和崩塌,只剩下一个空洞而虚弱的外表在那里装模作样的立着。即便没有那事实判断的最后一击,周老虎们的众生相也只能在未来的日子供人们进行喜剧性的观瞻。或者虎照事件本身就是一个让人发笑的喜剧,因为谎言“在真正破产之前,总会有一次悲剧性的预演,然后在一片哄笑中结束。”这话不是我说的,是马克思。

  但是,那些不断叩问真实、求索真相、追问责任的人们除外,他们是这场喜剧没有失重、具有诗性的唯一因素。


作者:刘敏

来源:长江商报
  


 
发送给好友】【打印 】【 关闭窗口
  发表评论
网站简介 广告服务  联系方式  用户留言  设为首页  法律顾问  建站服务
Copyright  2007 By www.viewcn.com & www.huaxia.com
版权所有 华夏经纬网 京ICP证0106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