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用户名  密码
安徽 | 重庆 | 贵州 | 海南 | 湖北 | 湖南 | 江苏 | 江西 | 天津 | 黑 龙 江 | 河南
宁夏 | 青海 | 山东 | 山西 | 陕西 | 四川 | 新疆 | 浙江 | 辽宁 | 新疆兵团 | 广东
网站导航
香港镜像
繁体简体
当前位置: > 文萃 > 时事随笔

澳新总理陆克文,“中国通”不等于“爱中国”


2007-11-27 10:23:27         华夏经纬网

    11月24日,在澳大利亚 昆士兰州首府布里斯班,在联邦大选中获胜的工党领袖陆克文发表演讲。 

    陆克文是他的中文名,他的英文名为凯文·拉德。陆克文1957年9月21日出生于澳大利亚东部昆士兰州的楠伯,是家中4个孩子中最小的。他的小学和中学时代都是在昆士兰州度过。中学时代的他就口才出众,学习成绩优异。随后,他就读于首都堪培拉的澳大利亚国立大学,主修中国语言和中国历史。他是第一位能讲流利汉语的西方领导人。新华社 记者 张军 摄 

澳新总理陆克文:第一位能讲流利汉语西方领导人

    陆克文,你怎么听都会认为这是一个中国人的名字,不是来自中国大陆便是港澳台,要么是生活在海外的华人。可如果这次你这么猜测就错了,陆克文是地地道道、土生土长的澳大利亚人。在11月24日举行的澳大利亚联邦大选中,去年刚刚当选工党领袖的陆克文取代连续执政11年的霍华德,成为新一任澳大利亚总理。

    陆克文的中国经历很快便被媒体挖掘了出来。凯文·拉德(陆克文的英文名字),生于1957年,1976年考上澳大利亚国立大学,攻读中文专业。他不仅研读中国历史,也研究亚洲政治,也正是在上大学期间,他给自己起了一个中文名字陆克文。

    大学毕业后,陆克文进入澳大利亚外交部工作,先后被派驻过斯德哥尔摩和北京。他的大儿子正在复旦大学学习,最小的儿子也在学中文,女儿则嫁给了一名澳籍华人。

    按照国际政治理论,国家间关系是由国家利益所决定的,但在冰冷的政治后面,个人的因素也不可忽视。二战时期罗斯福、丘吉尔、斯大林三巨头的斗争和合作精彩绝伦,换了不同的人,历史也许要重写;如果不是毛泽东和尼克松的果断决策,中美接触、建交可能要拖后许多年。国家间的交往和领导人的风格、魅力有着莫大的关系。最近的例子是,假如没有日本前首相小泉纯一郎的执著参拜靖国神社,中日政治关系不会变得那么冷淡。

    从这个意义上说,媒体大版面报道陆克文懂汉语背景所隐含的信息是:期待着这位“中国通”利用他对中国的了解,重视、推进澳大利亚和中国的关系,加强两国的交往和合作。

    近几年,中国和澳大利亚政治、经济关系不断发展。经济方面,两国有着明显的互补,双边贸易增长迅速。中国从澳进口货物以铁矿砂、氧化铝和羊毛等产品为主。中国对澳出口以机电、高新技术、服装、纺织品等产品为主。目前,中国为澳第二大贸易伙伴、第二大出口市场。澳大利亚是中国第九大贸易伙伴。

    然而,在政治方面,澳大利亚做了几件遭到中国反对的事情。其次,澳大利亚是美国的盟友,常常学着美国的口气和中国讲话,常常讲“中国军事威胁”,常常批评中国“不民主”。

    陆克文执政后,澳大利亚的对华关系如何变化?对此不宜过分乐观。我们有所期待,却也不能给予太多的期待。

    从外交政策的传承、国家利益、地缘政治等各个角度来看,澳大利亚的外交优先都不会改变,对美外交优先是不会变的。如陆克文所言,澳大利亚将维护与美国的同盟关系,并加强同亚太地区以及欧洲各伙伴国的关系。

    其次,“中国通”陆克文只是后天学习和个人喜好的结果,他首先是一个澳大利亚公民,其次是澳大利亚的总理。在西方人眼里,公事和私事是严格分开的,“中国通”陆克文是私事,而“总理”凯文·拉德才是公事,焉能“假公济私”?

    再次,“中国通”里面反华的人士大有人在,这个连举例都可以省略。如果学习一个国家的语言、了解一个国家的文化就意味着“亲”这个国家,国际政治就不会这么复杂了。

    另外,即便“亲”某个国家,也并不意味着一定要唱赞歌。一位著名日本学者在美国生活多年后,依然是辛辣地批判美国。他说:“我喜欢美国,所以我批评美国,我想让它变得更好。”

    尽管道理都清楚,但重感情的中国人依旧喜欢公私混合,把感情因素夹杂到国际交往中,这在一些日常词汇中有所反映。我们在评价一个人的对外倾向时,经常用“亲美”、“亲日”,评价外国人时也容易顺着这个思路走,比如,福田康夫刚刚当上日本首相时,竟然有媒体称他是“亲华派”。其实,哪里有什么“亲华派”,亲本身就是一个感性词汇,说“知华派”更确切一点。

    总而言之,对“知华”的陆克文不应该有不切实际的期待,即使一个澳籍华人当上总理,他所着重的也更多的是本国利益。我认识的一家美国华人报纸主编来自中国大陆,已经加入美国国籍,我们一起聊天时她特别肯定地告诉我,在两岸事务中,她“不亲大陆、不亲台湾、亲美国,因为自己是美国公民”。

    由于工作的关系,笔者参加过许多场外国政界要人的演讲,几句蹩脚而又异常简单的“你好”、“谢谢”一出口,便会迎来热情、热烈的掌声——我们中国人自己努力学英语,但从来没有要求老外学好汉语,只要你讲几句,我们就知足了。假如今后“中国通”陆克文总理访问中国,用一口流利的汉语发表演讲,那么,听众的掌声至少会更热烈些;他和中国领导人会谈时,可以不用翻译进行交流,更有利于沟通,有利于建立私人友谊,从这个意义上说,有着更多精通汉语的外国领导人当国家领导,对我们来说是积极的信号。 (王冲)

 
来源:中国青年报 


 
发送给好友】【打印 】【 关闭窗口
  发表评论
网站简介 广告服务  联系方式  用户留言  设为首页  法律顾问  建站服务
Copyright  2007 By www.viewcn.com & www.huaxia.com
版权所有 华夏经纬网 京ICP证0106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