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用户名  密码
安徽 | 重庆 | 贵州 | 海南 | 湖北 | 湖南 | 江苏 | 江西 | 天津 | 黑 龙 江 | 河南
宁夏 | 青海 | 山东 | 山西 | 陕西 | 四川 | 新疆 | 浙江 | 辽宁 | 新疆兵团 | 广东
网站导航
香港镜像
繁体简体
当前位置: > 文萃 > 时事随笔

许斌:600亿特别收益金无法拔高垄断企业的善


2007-12-07 11:13:45         华夏经纬网

  [新闻回放] 据《新闻晨报》昨日报道:一边是两大垄断性质的石油企业赚得盆满钵满,另一边是成品油要涨价,面对公众质疑,国家发改委回应说:中石油和中石化两大公司因原油价格与国际市场接轨带来的高额利润,国家已经开征特别收益金进行调节,征收特别收益金的收入,将用于补贴受成品油价格调整影响较大的困难群体和公益性行业。

  这一回答并不为人信服。特别收益金,也就是我们常说的暴利税,其开征合理性在于:并非因为企业自身管理或运营出色,而主要因为人为因素导致资源价格大幅上升,才使企业获得了超乎常理之上的巨额利润,国家作为资源所有者,有权利通过征收特别税分享这部分超额利润,是纯税制方面的问题。

  而公众对垄断企业的怨气越来越大,却并非在于税制和应该如何向企业征税,而是还应不应该继续在这些行业维持垄断经营体制。公众质疑的是,是否正是因为依然在这些行业维持着的垄断经营体制,才使得相关企业变成“抽血机器”,成为了整个通货膨胀链条的发动机。如果是这样,向这些企业征收暴利税,就等于间接向所有公众征收暴利税,因为在垄断经营体制之下,暴利税将成倍地转嫁给公众,而公众从来没有获得过什么超乎常理之上的巨额利润,不应该成为暴利税的征收对象。

  类似与“国际市场接轨”的说法,本来很荒谬。所谓国际市场,实际指国际石油交易,其价格并非取决于资源开采成本的涨落,而主要取决于石油输出国组织既定收取多少资源转让费。但中国并非绝对贫油国,石油自给率尚能维持于50%左右,这一部分石油,取之于国内,应该用之于国内,其中不存有什么国际交易,与国际市场接的哪门子轨嘛!

  在垄断经营体制之下,根本就无法确定企业的哪些利润来自于科学技术发展、管理水平提高,另有哪些利润来自于人为因素导致的资源价格大幅上升,连税基都无法确定,遑论确定公平的税率。就算勉强征收,也无法保证这些垄断企业不将负担另外加倍转嫁给消费者。征收特别收益金,反而给了它们大幅提高成品油价格的借口。纵然是将征收的特别收益金用于公益,也只相当于人人多贡献出一个馒头,然后小部分人因此能领回半个馒头罢了。

  税制改革更不可能根治垄断经营体制与生俱来的顽症,那就是效率低下、成本高昂、经营模式僵化,上下掣肘、唯利是图、人事管理如“一潭死水”。彼时强大如山的表面实力,一经市场开放,要与人竞争了,就丢盔弃甲、溃不成军。事实证明:垄断不仅不能造福于公众,甚至也不能让自己强大起来,从来都是害人害自己、有百弊而少有一利。

  垄断是垄断,暴利税是暴利税,指望靠征收特别收益金,靠征收暴利税拔高垄断企业的善,提升其公共形象、缓解公众所承受的痛苦,是不可能达到目的的。 作者:许斌

来源:山西新闻网-山西晚报
  


 
发送给好友】【打印 】【 关闭窗口
  发表评论
网站简介 广告服务  联系方式  用户留言  设为首页  法律顾问  建站服务
Copyright  2007 By www.viewcn.com & www.huaxia.com
版权所有 华夏经纬网 京ICP证0106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