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用户名  密码
安徽 | 重庆 | 贵州 | 海南 | 湖北 | 湖南 | 江苏 | 江西 | 天津 | 黑 龙 江 | 河南
宁夏 | 青海 | 山东 | 山西 | 陕西 | 四川 | 新疆 | 浙江 | 辽宁 | 新疆兵团 | 广东
网站导航
香港镜像
繁体简体
当前位置: > 文萃 > 时事随笔

张若渔:没有刚性问责的道歉不过一场秀


2007-12-10 08:56:39         华夏经纬网

  在今天上午洪洞“12·5”事故国务院调查组成立大会上,山西临汾市长李天太代表市政府向遇难的矿工表示沉痛哀悼,向死难者家属致以深深的歉意,并愿意接受组织给予的任何处分。(详见《山西临汾市长向死难者家属致歉愿接受处分》)

  面对一起造成105名矿工死亡的特大矿难,作为临汾市“安全生产第一责任人”的市长李天太负咎躬身“向死难者家属致以深深的歉意”显然是理所应当的。不管是出于个人的道德自觉,还是出于政府官员对权力背后的责任本质的深刻领悟,这都是必须的不可或缺的姿态。

  我们怀着十二分的善意相信,李市长的道歉是诚恳而真挚的,但即使如此,我们仍然不能不说,这种道歉以及附加其上的悔悟感和责任感是轻飘且虚无的。既是因为生命已逝,无法挽回;更是因为我们实在看不出道歉到底具有什么货真价实的矫正价值。

  李市长宣称“愿意接受组织给予的任何处分”,可谓字字高蹈、直陈大义,但从中我们也不难看出,他作为“第一责任人”并不确切地知道该采取什么样的行动去承担责任,除了道歉,几乎一无所能。而这,所反映的更深层次的困境是,我们至今没有建立起一套基于官员职位、职权、职责一致性基础上的、运行自如的现代政府问责制度,当官员出现失职导致重大事故时,对其问责事宜全系“组织”的一念之间。如此局面也就造成,失职官员的道歉仅仅在私德意义上存在,无法上升为政治意义上的道歉。

  毫无疑问,诉诸于道德的道歉不具任何实质性意义,如果没有丝丝入扣的问责机制紧随其后,所谓道歉只能是一场道德的表演。对于那些失职官员来说,或许刚开始的道歉都是真诚的、发自肺腑的,但当问责机制一次次遁入虚无,麻木和伪饰的降临当是不可避免的——既不能约束自己再次犯错,也无法儆示其他官员切莫前仆后继。在此,道歉倒更像是一块道德遮羞布,规避责任之余,还可借此达到向公众邀宠,向政府“乞怜”的目的。

  道歉在时下似乎成为官场流行风,在生活中时有所见所闻,深圳甚至还定章立制,成为失职官员的“规定动作”。某种程度上,相比于众多“交学费”式的自我原谅,这也算是一大进步。而如果政府部门果真是真诚的,则应更进一步,以香港特区政府为榜样,建立“高官问责制”——道歉只是开始,接下来该降职的降职、该免职的免职,涉嫌违法犯罪的,还要接受司法的惩罚。

  道歉归个人,问责归制度。真正有价值有意义的道歉,从来都是从硬性制约的制度框架内涵养出来的。只有建立起现代政府问责制度,道歉才不会演变成文过饰非的幌子,也只有如此,温情默默的道歉才能让人信服,看到失职官员脱胎换骨的希望。从这个意义上讲,没有问责就没有道歉。


作者:张若渔

来源:中国江西网
  


 
发送给好友】【打印 】【 关闭窗口
  发表评论
网站简介 广告服务  联系方式  用户留言  设为首页  法律顾问  建站服务
Copyright  2007 By www.viewcn.com & www.huaxia.com
版权所有 华夏经纬网 京ICP证0106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