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用户名  密码
安徽 | 重庆 | 贵州 | 海南 | 湖北 | 湖南 | 江苏 | 江西 | 天津 | 黑 龙 江 | 河南
宁夏 | 青海 | 山东 | 山西 | 陕西 | 四川 | 新疆 | 浙江 | 辽宁 | 新疆兵团 | 广东
网站导航
香港镜像
繁体简体
当前位置: > 文萃 > 时事随笔

朱四倍:中国性学会戴着官民双重面具牟利


2007-12-17 09:23:35         华夏经纬网

  卫生部主管的中国性学会出售标有“中国性学会合作单位”的铜牌,每个铜牌400或600元,几年时间获利不菲。该学会会长解释称,所有收入全部用于举办活动。(《京华时报》12月14日)

  有关人士解释说,确实存在以400元价格出售铜牌的行为,也不清楚出售铜牌的数量,所得收入也不知去向。这不但与民政部相关规定———社会团体不得从事营利性经营活动———严重冲突,更揭示了当下行业协会的乱像。

  此前,全国牙防组曾通过违规收费对佳洁士、两面针、冷酸灵、乐天等知名企业的牙膏及护牙产品进行认证,闹出了“两张桌子忽悠13亿人”的丑闻。今天,面对中国性学会出售铜牌事件,让我们不得不发问:只知收费的行业协会还有多少?是什么导致了只知收费协会的出现?靠什么终止收费协会的乱像?协会还有多少不可告人的秘密?

  透过行业协会的种种乱像,不难发现协会之所以能牟利与其背后的权力有着直接的因果联系。换句话说,协会的官方和民间双重面具的存在给协会牟利提供了条件,没有一定的权力作为支撑,协会是无法牟利的。

  一方面,我国行业协会是政府官员分流的一条重要渠道,带有浓厚的“官办”色彩,政府对行业协会的严格审批制度,更加重了这层“官办”色彩。政府希望行业协会作为行业管理的辅助工具,并通过部分转移其原有职能,使自己对行业管理的权力得到合法延伸。

  另一方面,有着合法身份的行业协会却有着许多“非法”的权力。一些行业协会成了政府的客串角色,公开行使着政府不想行使或不敢行使的权力,如审批和年检等;另一些行业组织代行了行政机关的部分执法职能,如打假、认定与追查虚假广告等;还有的行业组织凭借着自己的影响力,打着公益幌子,干着赢利的勾当。

  由于有着“官”、“民”双重面具,协会在行使职权时,以国家权力的面目出现;而在获利时,又以民间团体的身份登场,最终产生了协会的乱像。

  可以说,现行的政策法规赋予了行业协会几乎无限的权力,实际上造成了“政会不分”的现象。对此,有人将行业协会形象描述为:“戴市场的帽子,拿政府的鞭子,坐行业的轿子,收企业的票子,供官员兼职的位子”。

  同发达国家相比,协会在我国还处于比较低的发展阶段,被称为政企不分的“二政府”,官办色彩浓厚是当前行业协会最大的弊端。正因为如此,在权力的庇护下,行业协会乱像几乎是必然的,也正因为权力的存在,协会蒙蔽了公众的双眼。

  协会既不受市场选择的影响,也不受法律对公权力制约的限制。因此,这些协会的存在影响了行政权力的清白,在一定程度上成为腐败滋生的土壤,扰乱了经济秩序,成为市场经济健康发展的障碍。同时政府与行业协会之间的这种暧昧关系也使得对这些协会的监督陷入了真空状态。本则新闻就证实了这点。

  因此,应警惕官民双重面具下的协会牟利,只有让协会的归协会,权力的归权力,才能让协会走上正途。 作者:朱四倍

转自:长城在线 (来源:燕赵都市报)
  


 
发送给好友】【打印 】【 关闭窗口
  发表评论
网站简介 广告服务  联系方式  用户留言  设为首页  法律顾问  建站服务
Copyright  2007 By www.viewcn.com & www.huaxia.com
版权所有 华夏经纬网 京ICP证0106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