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用户名  密码
安徽 | 重庆 | 贵州 | 海南 | 湖北 | 湖南 | 江苏 | 江西 | 天津 | 黑 龙 江 | 河南
宁夏 | 青海 | 山东 | 山西 | 陕西 | 四川 | 新疆 | 浙江 | 辽宁 | 新疆兵团 | 广东
网站导航
香港镜像
繁体简体
当前位置: > 文萃 > 时事随笔

刘洪波:看哪,新的沙滩上人们在游乐


2007-12-21 09:14:45         华夏经纬网

  进入冬季,江河到了枯水期。枯水年年有,今年格外枯。

  住在武汉,看到长江疲软地流过,沙滩是那样辽阔,令人无法调用“洋洋乎江河”的感慨。报纸上虽然发了不少人们在沙滩上和谐游乐的照片,颇见生活的诗意,但五十年一遇的枯水,其实并不好玩。有些中部省份也发生了大面积旱情,江河处在历史最低水位。其中江西的情况似乎更为严重,4000平方公里鄱阳湖只剩下50平方公里,缩水80倍,专家甚至开始忧虑“最大淡水湖可能将消失”。

  珠江流域,数公里长的船队困在梧州,漓江面临枯竭之忧,桂林山水变得只有山可看了,北江水位百年最低,清远河道呈现沙漠景观。水量减少降低了河流清污能力,污染加剧使一些地方的生活水源发生危机。

  看到解释说,如此大规模的水资源问题,是因为气候原因,天上没有下足够的雨。我想,这个解释的合理性应该达到了真理级,也很好懂。如果雨量足够,江河自然满满的,而且也不要下多,搞成洪涝灾害。但是,问题不是这么简单的。比如这些年,经常会有“百年一遇的洪水”,我就一直没有搞懂到底是从灾害程度上讲的,还是从总水量上讲的,为什么我们老要遭逢“百年一遇”的大洪水,难道老天给的雨也是百年一遇的多吗?今年南方缺水,又达到五十年一遇或百年一遇的程度,有没有资料表明,到底是灾害程度百年一遇,还是雨量百年一遇地少呢?仍然是不清楚,但我知道灾害的百年一遇,与雨量的百年一遇有所不同,后者是人力难为的,而前者,则可能是水资源的调蓄与使用方面出现了问题。

  当然,哪怕纯系雨量分布有问题,使得我们不断遭逢“百年一遇”的洪水和亢旱,可能也要归结到人类活动的头上。阴阳违和,风不调雨不顺,大概也是气候变暖的一端。河流是有生命的,当财富以森林、河道、湖泊、水土为代价来获得时,河流的生命便会枯萎,河仅仅作为水的通道,而不是一种有生命的存在,不仅鱼类会消失,河流也会以洪水和枯竭来垂死挣扎。

  洪水是水资源充分的表现吗?或许有人是这样想的。这可能是过于乐观主义的想法。我想,洪水差不多是一种爆炸,虽然具有能量,却不是资源,当洪水来临时,你没有办法控制它,利用它,唯一能做的是希望它迅速离去。经常发生的洪水,与河流的枯竭一样是水资源恶化的表现。径流量,我想也就是水的GDP,不是GDP越大,人们就越幸福,同样不见得径流量越大,水资源就越充裕。风调雨顺是径流量,洪水与枯竭交替发作也是径流量。

  我是以常人的眼光在看这个问题,而不是专家视角。但是,常人有理由担忧自己的生活,哪怕科学或者不那么科学的权威给你下保证、拍胸脯。越来越频繁的洪水和干旱,不管是老天自作主张地越来越乖戾,还是人类活动让老天发脾气,或者是地区性的水环境恶化造成了危机,都让人很不安。不说“中国应当对人类有所贡献”这个豪言壮语,起码北方还等着调南方的水哩,南方自己都要枯竭了,能够担当这么大的供水使命吗?

  要么没有水,有水就是洪水。沙滩上的和谐玩乐,毕竟只是见到“五十年一遇”的稀奇而已,我敢保证,这样的稀奇会越来越多地出现,而不会真的“五十年一遇”,事实上,我经历的严重枯水状况就比洪水多。 作者:刘洪波(资深评论员)

来源:红网-潇湘晨报
  


 
发送给好友】【打印 】【 关闭窗口
  发表评论
网站简介 广告服务  联系方式  用户留言  设为首页  法律顾问  建站服务
Copyright  2007 By www.viewcn.com & www.huaxia.com
版权所有 华夏经纬网 京ICP证0106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