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用户名  密码
安徽 | 重庆 | 贵州 | 海南 | 湖北 | 湖南 | 江苏 | 江西 | 天津 | 黑 龙 江 | 河南
宁夏 | 青海 | 山东 | 山西 | 陕西 | 四川 | 新疆 | 浙江 | 辽宁 | 新疆兵团 | 广东
网站导航
香港镜像
繁体简体
当前位置: > 文萃 > 时事随笔

李季平:保卫京津水塔必须重视水源地的牺牲


2007-12-24 09:07:14         华夏经纬网

  新华社出版的《经济参考报》,12月22日刊发该报记者采写的长篇报道:《“京津水塔”显危机河北苦打保卫战》。文章详细介绍了北京、天津两大城市的主要水源地———位于河北张家口坝上地区潮白河、滦河源头以及流域内,生态变化、湖淀干涸、湿地萎缩,危及京津供水安全以及河北相关地区为保护水源而采取的一些措施。因坝上地区与北京的落差达1500米,因此,坝上的水源地被形象的称为“京津水塔”。

  我注意到,与以往此类消息不同的是,该文章用比较大的篇幅报道了当地政府为净化水源地的生态环境,涵养水源,给处于下游的京津城市提供足够的水量而实施的行政措施,包括:退耕还林、退菜还草、退稻还粮以及禁上项目、禁止打井、禁止放牧等。

  报道用具体的例证和数据告诉公众,“京津水塔”水源地的农民,为了保护水源,做出了巨大的牺牲,用村民的话说:“退菜还草”,大棚蔬菜的收入远比种草收入多,但因消耗水量大,必须退出,每亩地最少减少收入1000多元;“退稻还旱”,就是将原来种植水稻改为种植用水量很小的玉米,水稻每市斤1.4元,玉米每市斤0.7元,政府每亩补贴450元,农民每亩地因此减少收入250元。根据官方公布的数据,位于潮白河发源地的沽源县农民,2005年年均收入只有1000多元,远远低于全国水平;拥有10多个县区的张家口市,2006年的财政收入只有83亿元,仅相当于在水源受益地北京市的中央电视台一年广告收入。由此可以看出,所谓河北“苦打”保卫战,其实质是以牺牲水源地流域内农民的利益和地方经济发展为代价的。

  根据2006年度《中国区域发展蓝皮书》披露的数据,北京市81.8%、天津市93.1%的用水都来自河北。《半月谈》杂志2007年12月8日,在一篇题为《探访奥运水源地》的报道中写到:张家口的赤城县境内,有白河、黑河、红河三条河流,年径流量3.47亿立方米,全部输往密云水库、白河堡水库。自2004年开始,每年向北京无偿调水,目前北京市民每饮用3杯水,就有一杯来自赤城。但是,当北京市民喝着清澈的自来水时,恐怕很少有人想到水源地赤城农民的贫穷:同样是农民,赤城县与北京山水相连,2006年与赤城县相邻的北京市延庆县农民人均年纯收入8650元(《北京日报》2007年1月11日),而赤城县农民2006年按照张家口市公布的数据仅为3169元,比北京少5500多元。

  水,像阳光、空气一样,是人们日常生活中不可或缺的物质。同时,一个地区的经济发展,水资源的制约作用和重要程度也越来越明显。在改革开放、追求财富成为人们重要价值取向的背景下,像京津这样的特大城市需要水、需要发展,而像张家口潮白河、滦河水源地及其流域内的30多个贫困县,同样需要水、需要发展。“一方水土一方人”,是再朴素不过的道理了,可是,我们长期采取行政命令、以牺牲水源地发展和农民利益来保障京津大城市用水的思维方式,或者无偿调水,或者禁止发展用水产业,可以说都是传统的重城轻乡、继续掠夺农民的一种表现,与现代社会城乡统筹、和谐进步的发展路径是不相符的,靠这种政府管制的模式去保卫“京津水塔”,是违背市场规律的。

  由于地域因素,京津两大城市缺水是事实。但人们不明白的是,这样上千万人口的特大城市,除了缺水以外,其他关系民生的资源是如何能够自给自足呢?煤、电、油、菜、气,哪一样不是主要靠从外地调入?哪样不是市场化运作,有偿的?为什么惟独“水”,要无偿?或者仅得到与当地农民损失不相匹配的象征性补偿?如此“轻农”的思维方式应当改变,应当尽快启动供需双方公平的补偿机制。按照官方公布的数据,2006年北京市人均GDP为6210美元,天津市为5117美元,都有较强的经济实力来补偿水源地农民因保护水源而遭受的损失。我们应当以一种全新的观念,来对待水源地农民,使他们同样能够分享京津经济发展成果,尽最大努力改善环京津贫困带的农村贫困状况。 作者:李季平

转自:长城在线 (来源:燕赵都市报)
  


 
发送给好友】【打印 】【 关闭窗口
  发表评论
网站简介 广告服务  联系方式  用户留言  设为首页  法律顾问  建站服务
Copyright  2007 By www.viewcn.com & www.huaxia.com
版权所有 华夏经纬网 京ICP证0106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