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用户名  密码
安徽 | 重庆 | 贵州 | 海南 | 湖北 | 湖南 | 江苏 | 江西 | 天津 | 黑 龙 江 | 河南
宁夏 | 青海 | 山东 | 山西 | 陕西 | 四川 | 新疆 | 浙江 | 辽宁 | 新疆兵团 | 广东
网站导航
香港镜像
繁体简体
当前位置: > 文萃 > 时事随笔

单士兵:像昆明市委书记仇和那样对待负面报道


2007-12-29 09:34:16         华夏经纬网

  仇和,这个曾被认为是“最富争议”的官场明星,日前又到了一个新的政治舞台——昆明市委书记。甫一到任,他就召开多个座谈会,请各个新闻单位提供近期报道,特别提出“要负面的报道,看看我们做得不好或者不足,为市委下一步工作改进提供依据。”

  在现实尴尬的官媒关系语境下,以这样的视角来看待“负面”新闻的官员,显然很有特立独行的意味。这倒也很符合仇和“个性官员”的称谓。我们在感受仇和直面挑战与勇于负责的政治气魄的同时,更期待这样的姿态,能助推官媒关系的良性发展。

  仇和希望通过“负面报道”来看清市委工作的不好或不足,以便改进市委工作,既是对市委工作良性开展的清醒认识,也是对媒体报道“负面新闻”、实现舆论监督功能的清醒认识。因为,不论是市委工作还是媒体监督,在服务社会以及公共利益方面的目标是一致的。

  “负面新闻”实际上是一个被扭曲的概念。笑蜀先生在一篇文章中认为,新闻的“正面”与“负面”之分,判断标准只应该有一个,那就是公共利益的标准——但凡有利于公共利益,就肯定是正面的;但凡不利于公共利益,就肯定是负面的。不久前,报人范以锦曾写过一篇题为《“负面报道”不是“负面影响”》,认为不应该将“负面影响”简单归结为“负面报道”,并强调说,任何报道由于处理不当,都可能产生“负面影响”。比如,过度树典型、造形象,很可能造成“负面影响”。这样的判断与认识,无疑是正确与理性的。

  问题是,在实际操作中来看,负面新闻标准却被异化为灾难、事故、污染以及强奸杀人之类的恶性社会事件。一些地方对待“负面报道”的做法,损害的恰恰就是公共利益。

  其实,“负面报道”处理得当,对公共利益与社会安全以及社会健康运行,往往起到积极的作用。这一点,在美国的新闻史上也曾得到过印证。南北战争之后,美国经济迅速发展,但血汗工厂、贪污受贿、假冒伪劣、官商勾结等现象也层出不穷。此时,新闻界启动了著名的“扒粪运动”,大量丑恶现象与惊人黑幕被报道,催发美国通过健全建立制度,来遏制腐败的蔓延滋生,促进社会改良。

  而在2007年,诸如山西黑砖窑、重庆钉子户、厦门PX项目等中国典型的“负面新闻”得以报道与评论,也极大地有利于无数屈辱的生命被解救,公民权利与正义得以伸张,可能危害无数生灵的污染项目受阻停建。近年来,媒体通过对“负面新闻”的揭露与分析,也为中国大量的制度建设做出了重要贡献。

  遗憾的是,“负面影响”与“负面报道”根本就不是一回事,这一新闻常识,却始终无法获得普遍认同。这不仅仅是中国新闻业的尴尬,更是构建公民社会的尴尬。现在,个性官员仇和之所以主动吁请媒体提供“负面报道”,正是看到“负面报道”的价值,理解了“负面报道”的真义。我们期待这种现象能够在官员中激起“涟漪效应”,来对错误的“负面新闻观”与扭曲的“控负现象”进行及时纠正,来助推舆论监督环境的进一步好转。 作者:单士兵

来源: 红网-潇湘晨报
  


 
发送给好友】【打印 】【 关闭窗口
  发表评论
网站简介 广告服务  联系方式  用户留言  设为首页  法律顾问  建站服务
Copyright  2007 By www.viewcn.com & www.huaxia.com
版权所有 华夏经纬网 京ICP证0106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