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用户名  密码
安徽 | 重庆 | 贵州 | 海南 | 湖北 | 湖南 | 江苏 | 江西 | 天津 | 黑 龙 江 | 河南
宁夏 | 青海 | 山东 | 山西 | 陕西 | 四川 | 新疆 | 浙江 | 辽宁 | 新疆兵团 | 广东
网站导航
香港镜像
繁体简体
当前位置: > 文萃 > 时事随笔

王石川:我为何反对谩骂茅于轼


2008-01-07 09:24:01         华夏经纬网

  “大学学费要提高,很多人反对,我是赞成的”,“我也主张电价要涨。”昨日上午,79岁的经济学家茅于轼做客“岭南大讲坛·公众论坛”作《国富国穷――制度和中国的经济改革》的演讲时说。(详见本报今日A/10版报道)

  茅于轼为何要赞成提高大学学费?其理由是:目前的中国高校里,穷人孩子的比例只占到10%―20%。提高学费,以增加更多的奖学金和助学贷款,来解决穷人上学的问题。如果高校学费降低,是让有能力支付高学费的人搭了便车。

  高校里穷人孩子的比例只占到10%―20%,这不是茅先生的臆断之词。清华大学教授孙立平也在其专著里指出,上个世纪80年代,北京高校大学生中来自农村的学生占到30%,90年代中期只占到17%了,现在则低于15%。

  两相对照,高校里穷人孩子的比例只占到10%―20%,确非妄言。至于通过增加奖学金和助学贷款来解决穷人上学,这种提法是否落实可以再议,其思路本身并无过错。

  茅先生的观点一经面世即遭炮轰,其实有着显然的现实语境——当前,涨价是一个暧昧而敏感的词语,任何东西一旦涉及“涨”字都足以让人心惊肉跳。倘若提高大学学费或提高电价,民众生活压力无疑会加大,在民众眼里,物价降落才符合心理愿景,主张涨价便是与公众为敌。这是多数人对茅先生不满的现实原因。

  经济学家和普罗大众有时的确很难达成共识,一些经济学家“不识时务”,专业的训练以及对技术上的自信,使他们坚持己见,往往不会讨好民众,不会取悦整个社会,不会见风使舵。一个人的价值观和一个社会的世俗观,既可能观点重合,也可能观点冲突。

  哲学家叔本华说:“只有真理是我的北斗星。”对此,经济学家张曙光曾经说:“经济学家应该始终坚守理性精神,而不是以自己的情感为标尺施加任何判断;经济学家崇尚事实与真理,而不应被世俗观念所左右。”我是认同这种观点的。当然,我们看到有些经济学家善于取悦老百姓,屡屡充当民意代言人,实际上这些经济学家是可疑的,正如另一些经济学家善于取悦权力,屡屡充当利益集团代言人一样可疑。

  有人谩骂茅先生,以极其恶毒的语言,这令人悲哀。这位年近耄耋的老人,一生为改革不懈奋斗,以推动改革为己任,既有黄钟大吕的发言,也有身体力行的实践,比如推行小额贷款项目,创办富平家政培训学校。正如有报道称,茅于轼关注民生,关注中国农民,更关注中国的经济改革,这位古稀老人一直站立在中国改革与发展的风口浪尖。即便以“狂妄”著称的经济学家张五常也把这位老大哥排在中国经济学界的“第一位”。这样一位老人,实在不该受到谩骂。此外,作为一个公民,茅先生有表达权,即便他的观点不见容于大众,也不应该示以侮辱性的语言。

  茅于轼曾经说过:“人民群众往往不明白谁是真正维护他们利益的人……”茅先生是孤独的,也是有勇气的,茅先生的心曲谁能体味?学者朱学勤称,茅于轼这样的老人应该引起社会敬意,而不是敌意。笔者深以为然。

作者:王石川(江苏南京 编辑)

来源:长江商报
  


 
发送给好友】【打印 】【 关闭窗口
  发表评论
网站简介 广告服务  联系方式  用户留言  设为首页  法律顾问  建站服务
Copyright  2007 By www.viewcn.com & www.huaxia.com
版权所有 华夏经纬网 京ICP证0106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