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用户名  密码
安徽 | 重庆 | 贵州 | 海南 | 湖北 | 湖南 | 江苏 | 江西 | 天津 | 黑 龙 江 | 河南
宁夏 | 青海 | 山东 | 山西 | 陕西 | 四川 | 新疆 | 浙江 | 辽宁 | 新疆兵团 | 广东
网站导航
香港镜像
繁体简体
当前位置: > 文萃 > 时事随笔

晓宇:城管打死无辜 权力粗暴只因缺乏制约


2008-01-09 10:14:33         华夏经纬网

   以一个公民的非正常死亡为代价,湖北天门市城管人员的执法方式,将被钉在权力的耻辱柱上。

  1月7日下午,湖北天门数十名城管执法人员身着制服护送垃圾车至该市竟陵镇湾坝村填埋,与前来阻止垃圾填埋的村民发生冲突,至少五名村民被打伤。路遇此景的天门市水利建筑公司总经理魏文华,拿出手机下车摄像。数十名执法人员见此则蜂拥而上,转而殴打魏文华,魏交出手机,举起双手,却已无济于事,前后五分钟左右,魏文华倒地不支,不待送至医院,就已身亡。(据《楚天都市报》1月8日报道)

  此样情节,大概可以演绎另类《手机》版本——没事您拿个手机在路上晃悠,那也影响市容,并且影响天门城管执法人员的观瞻。路见行人,喝令交出手机,不从则打死勿论,称抢劫可以,称执法则有侮辱法律与文明之嫌。天门城管人员,可以悍然置人命于不顾,却为何对手机摄像如此害怕?

  近年来,关于执法者的粗暴,时有所闻。2005年5月,太原警察刘利民路遇北京警察李忠义,刘利民驾车鸣笛不止,催促李忠义赶紧开车,李下车指斥:“你看不见前边有红灯,光摁喇叭你就能飞过去?”刘与之争吵,看到李忠义驾驶的轿车是北京车牌,觉得一个外地人竟然敢诈唬自己,便决定“教训教训”李忠义。此后刘利民跟踪李忠义,并纠集数名社会闲散人员,将李忠义殴打致死。警察打死警察,原是一个异数,并非执法行为,但其中的粗暴,却并非不是由执法中的颐指气使而来。

  被授予权力的人,在长久的行使中,总是觉得自己拥有特权,由此不自觉地构成对他人权利的侵略性力量,这正是权力滥用之处,正是权力缺乏制约所致。在因权力产生的粗暴与专制面前,人们不常质问个人的善恶,但人们经常质问权力的正当,在权力的滥用与个人的道德面前,权力永远更值得人们怀疑。

  天门城管人员的粗暴,来自于执法名义下的权力自我赋予。魏文华身死之事,正是因其旁观与摄像,构成了对权力的质疑。魏文华被围攻的前传,是天门城管人员对于垃圾车的“武装押运”:两年前,有关部门与天门市的竟陵镇湾坝村商定,将该村皂(市)毛(嘴)公路旁的一块地作为垃圾填埋场。由于垃圾场臭味太大,并致饮水变质,今年元旦,约定期限已到,村民不许再填埋垃圾。但每天仍有多台垃圾车将垃圾运送至此。天门城管数十人员的护送,显然是针对村民阻止填埋垃圾,如此“执法”,显然甘冒与村民冲突之准备,打死魏文华也许事起仓促,但护送垃圾却绝对是有备而来。

  绝对的权力产生绝对的腐败,权力的滥用必是在行使中被自我绝对化使然。被绝对化的权力,不容质疑,不容反抗,甚而对于权力行使者的质疑也被视为对权力本身的挑衅,权力的偶像化,带来顶礼膜拜下天然的自我膨胀。试问,村民约定期满之后,拒绝“臭味太大,并致饮水变质”的垃圾填埋,干城管何事?但天门城管“有组织、有纪律”地进行干预,明知面对反抗,而不觉权力的不正当,在面对旁观者的摄像时,不惮以更大的不正当去掩饰上一个不正当,权力失范,莫此为甚。

  “民主是这样一种制度,其中谁也不能选择自己进行统治,谁也不能授权自己进行统治;因此,谁也不能自我僭取无条件的和不受限制的权力。”乔·萨托利在《民主新论》中所述的,适宜于今天的对照。天门城管的权力,由谁授予又由谁制约?而更深层次的,城市管理的权力又来自于哪里?我们现在要问,权力的自我膨胀,是否都这么习以为常?在今天,还有多少权力失去制约,被无限制地滥用与自我膨胀? 本报评论员 晓宇

来源:红网-潇湘晨报
  


 
发送给好友】【打印 】【 关闭窗口
  发表评论
网站简介 广告服务  联系方式  用户留言  设为首页  法律顾问  建站服务
Copyright  2007 By www.viewcn.com & www.huaxia.com
版权所有 华夏经纬网 京ICP证0106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