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用户名  密码
安徽 | 重庆 | 贵州 | 海南 | 湖北 | 湖南 | 江苏 | 江西 | 天津 | 黑 龙 江 | 河南
宁夏 | 青海 | 山东 | 山西 | 陕西 | 四川 | 新疆 | 浙江 | 辽宁 | 新疆兵团 | 广东
网站导航
香港镜像
繁体简体
当前位置: > 文萃 > 时事随笔

刘洪波:西丰事件尚未胜利


2008-01-11 09:18:12         华夏经纬网

  在舆论与地方权力对垒的“西丰事件”中,舆论看来胜利了。

  媒体报道说,辽宁省铁岭市西丰县公安局已撤销对《法人》杂志记者朱文娜诽谤罪立案和拘传,西丰县还指派了专人赴京向《法人》杂志和朱文娜致歉。

  然而,我还不能认为胜利已经到来。

  朱文娜采写《辽宁西丰:一场官民之争》完全合乎新闻操作规程。她采访了相关当事人,并为新闻来源提供了必要的保护。她多方寻求采访西丰县官方机构,但未能得到任何事实上的回应。西丰县官方一面放弃说明事实和立场,一面发出拘传令,这是无视新闻报道权和公民知情权,使用暴力的权力则恶性膨胀。

  现在,西丰县官方撤销了对朱文娜的司法措施,这是发生在舆论普遍谴责之后,但未必就是舆论谴责所收到的效果。近年来,稷山诽谤案、高唐诽谤案同样曾受到舆论普遍抨击,但最后不了了之。事实上,如果没有权力内部的相关操作,舆论是否能够起到直接的作用,还是相当可疑。彭水诗案、绥德校长被拘案之所以得到较为满意的结果,直接的原因都在于上级的干预。

  撤销拘传和立案不可以认为就是胜利,还在于它所造成的震恐效应是否会发酵,仍属未知。西丰县官方拘传朱文娜没有能够得逞,但它所动用“专政手段”,已经提醒所有记者,为了少惹麻烦,你应该尽量避免触怒一个地方的官方。因为官方可能是一部庞大而且无所谓疲倦的机器,而你只是一个需要正常生活的人。

  我一再使用西丰县官方,而没有把拘传及其撤销的荣誉让西丰县公安局专美,是因为我实在不知道西丰县公安局、法院、县政府、县委等机关到底有何分别,它们如同被提了线的木偶一样,虽然分担着不同的角色,却演着同一本戏。在“官民之争”中,这个剧目已将一个公民以诽谤罪判刑。在朱文娜前往采访时,这场戏是每个角色都拒绝采访,然后由某个角色发出了拘传令。

  我不知道西丰县官方会在这场因官民之争而引起的拘传记者事件中收获怎样的果实。西丰县人大,这个最高权力机关是否会对那些合力上演剧目的角色有什么动作;张志国,这个西丰县委书记,别人会因为诽谤他而入狱而他却未提出诽谤指控的当事人,接下来又会怎样呢?

  如果任意动用暴力机器而不受处理,如果使用各种机关如同使用一副副道具那样得心应手而不会有任何果报,如果高调玩出赴京拘传记者的把戏而可以一声哈哈了结,那么,谈什么以儆效尤,谈什么人民权力,谈什么舆论胜利?

  记者可以用笔去书写时代的功绩,也可以用笔去记录时代的伤痛。当他书写功绩时,失实不是一个问题;当他记录伤痛时,将会面临各种非难。记者的职业荣誉正在丧失,职业尊严已不知落到了哪里。记者已不被认为是具有独立报道功能的职业,而只是“正面报道”的工具,我想这就是西丰县官方会对记者恼怒到发出拘传令的深层原因。

  我不知道有多少言论的罪案未被我们获知,但记者被拘传证明了因言获罪的升级。如果我们无法使一个普通人摆脱因言获罪的危险,也将无法使一个记者脱离这样的危险。仅仅一个朱文娜不再被拘传,能够让人兴奋到哪里? 作者:刘洪波(资深评论员)

来源: 红网-潇湘晨报
  


 
发送给好友】【打印 】【 关闭窗口
  发表评论
网站简介 广告服务  联系方式  用户留言  设为首页  法律顾问  建站服务
Copyright  2007 By www.viewcn.com & www.huaxia.com
版权所有 华夏经纬网 京ICP证0106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