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用户名  密码
安徽 | 重庆 | 贵州 | 海南 | 湖北 | 湖南 | 江苏 | 江西 | 天津 | 黑 龙 江 | 河南
宁夏 | 青海 | 山东 | 山西 | 陕西 | 四川 | 新疆 | 浙江 | 辽宁 | 新疆兵团 | 广东
网站导航
香港镜像
繁体简体
当前位置: > 文萃 > 时事随笔

毕舸:政府干预电价面临两难抉择


2008-01-14 08:38:09         华夏经纬网

  广东省物价工作会议上传出消息,物价部门对广东电网公司的成本监审发现,去年广东电网的利润高达142亿,利润空间太大。广东将提出电力价格改革,全面下调工业和居民的销售电价。(1月13日《南方都市报》)

  垄断行业处于一种非市场化的经营状态,政府对垄断企业也抱有复杂的心态,其行政主管者的利益倾斜往往压倒市场监管者的角色坚守,对国有资产保值增值的业绩压力又容易让公共利益退居后者。

  半行政化的垄断行业在两套截然不同的价值体系中摇摆,政府的政策走向也徘徊在过度管制与过于开放之间。于是,当广东电网利润过高,电价也同时过高,并直接影响到广东经济的整体发展态势时,政府终于出手干预,要求广东电网降价。

  这种政府直接干预市场价格的行为,具有很大的内在弹性。由于政府没有将垄断企业看作真正独立经营的法人主体,其经营自主权和价格制定权依旧维系于政府在各种利益博弈下的妥协考量,因此所有的风险也间接转嫁到政府头上。垄断所衍生的贪婪胃口以及其本质上对市场游戏规则的破坏、对社会发展的长久危害,使得政府所要承受的道德、经济与社会压力与日俱增。当政府蓦然惊觉垄断企业已异化成反咬母体的“狼孩”时,就必须采取一系列强制手段予以制止。近年来对国内油价的上限控制、对某些“价格联盟”的行政打击都缘于此。

  不过,政府干预始终面临两难抉择——虽然在短时间内掩盖了矛盾,但也在更大程度上深化了垄断企业的“半官半商”性质,乃至延误了体制改革。比如,油价倒挂所造成的机制滞后始终难有动作,水电气系统难以向外资与民营开放。技术细节的缝缝补补,不能带来市场竞争体系的完全解放,也无法保证民众权益获得完善保障。

  广东省下调电价,民众和企业只获得一两分钱的“降价权益”,显然是远远不够的。但指望对经济发展支柱的电网价格大做手术,正谋求上市的电网固然不答应,政府也在垄断企业“合理回报”与价格一步到位的社会预期之中左右为难。行政保护下的市场垄断仿佛一把双刃剑,让政府、企业与社会都被捆绑在“国企利益与国民利益谁更重要”的理论争议中。在目前社会关注的手机漫游费听证中,我们也可深刻感受到这一点。作者:毕舸(广东 媒体从业者)

 来源:红网-潇湘晨报
  


 
发送给好友】【打印 】【 关闭窗口
  发表评论
网站简介 广告服务  联系方式  用户留言  设为首页  法律顾问  建站服务
Copyright  2007 By www.viewcn.com & www.huaxia.com
版权所有 华夏经纬网 京ICP证0106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