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用户名  密码
安徽 | 重庆 | 贵州 | 海南 | 湖北 | 湖南 | 江苏 | 江西 | 天津 | 黑 龙 江 | 河南
宁夏 | 青海 | 山东 | 山西 | 陕西 | 四川 | 新疆 | 浙江 | 辽宁 | 新疆兵团 | 广东
网站导航
香港镜像
繁体简体
当前位置: > 文萃 > 时事随笔

连岳:寻找再失踪的黑窑奴 在真实人性里发光


2008-01-14 10:01:35         华夏经纬网

   我的一位朋友,是繁华都市的一位成功人士,2007年6月,在“山西窑奴”事件之后,与一帮热情的人一起来到山西,结果发现“2007年6月,包括冯建伟和史国强在内的一些获救窑工再度失踪,于是一志愿者以网友‘V’的个人名义,在网上发起‘寻找再度失踪的窑工’的接力活动,希望通过传递的力量,呼吁公众持续关注黑砖窑事件,找回窑工,救赎自己。黑窑奴工们,现在何处,如何回家,是否回家?作为最直接的受害者,他们的去向和结局,不应该成为一个问号。”(据《南都周刊》2007年9月14日报道)这位“V”,就是我的朋友,他从此背上精神的十字架,判了自己心灵上的苦刑——这些再度失踪的窑工不找到,他可能就难以从悲伤与愤怒的情绪中超脱出来。

  那些黑窑奴主,比奴隶主还残忍——奴隶主还会爱惜作为自己私有财产的奴隶——没人可以想到,这些在全社会关注中的受害者,竟然还是连回家的路也走不完,这真是双重的悲惨。“寻找再度失踪的窑工”一度得到媒体的关注,但现在的结果如何呢?V在几天前给我的邮件里写道:

  “我本来不想与黑窑有关,我以为世事已经如此不堪,如果能够不问世事蒙上眼睛就以为看不见就是在这样的世界保全自己内心的最佳方法。可终究还是忍不住。无意中看到的辛艳华的那个帖子,把我的茧撕开了。

  “我曾经为了拯救自己的这种无力感,在网路上发起了‘寻找再度失踪的窑工’接力寻人活动,我记得你和一帮公共知识分子的支持让这个接力走了很远的路。不过现在半年过去了,接力基本上停止了。这要怪我不能一直坚持不懈地去推动,总是任凭无力感噬咬我的心灵。

  “我相信很多网友都跟我有着一样的心路历程,愤怒-无力。前不久的一天,我在论坛转贴了一则关于新疆再现黑窑的新闻,已经没有人觉得惊讶,大家只是说,哦,又发生了,这就是现实。连愤怒都懒得表示了。

  “无力感噬咬着我们的心灵。我觉得这是最令人惊骇的事情。

  “黑窑母亲们现在就像又回到了起点,孩子依然没有找到,媒体也找不到兴奋点了,她们的呼号似乎也再没有人愿意倾听了。”

  我非常钦佩V的坚持,为有这样的朋友为荣,也感同身受“茧撕开了”的痛苦。追求真相、寻找真理,某种程度上是“趋害避利”,它让你痛苦、无力、怀疑自己的生存意义,远没有吃喝玩乐来得开心。

  不过,我也担心V走到另一个误区,那就是指责媒体不跟进,埋怨人心冷漠。这是最容易让自己泄气的做法,事实上,媒体只关心热点事务,多数人选择“趋利避害”的行为模式,是正常的做法,也不宜苛责,我们一旦呈现道德优势,强迫他人,就会像个蹩脚的传教士,将所有朋友吓走。更有效率的做法是承认每个人的选择权(即他有权利冷漠,不关心任何值得关心的事情),我们只能请求他们在低风险(最好是零风险)的情况下,顺便用几分钟的热情帮个忙——这不会影响他的生活质量,又让人有行善的成就感。比如没多少人愿意放下自己的生活去寻找冯建伟与史国强,但是让他们在BLOG上挂个照片,基本上都会答应。

  在真实的世界里,V总是少数,苦刑比他想象的还要重,但愿他能挺住,史家不要多,有几个在持续记录,世界就不会变形。

  有时候下半夜回家,我爱走山顶的一条偏僻小路,路灯孤寂地亮着,我想,在没一个人走的晚上,这些灯应该不会觉得自己“无用”与“无力”吧?因为在黑夜发光是它们的本分,在接下来的日子里,如果没人应和V,也请求他继续亮着,在寒冷的冬天的夜晚,冯建伟与史国强可能要靠它回家……

  请大家今天有空的时候,参加V与辛艳华在南方周末论坛、天涯关天茶舍及猫扑的相关讨论,给这光一点支持。 作者:连岳(专栏作家)


来源:红网-潇湘晨报
  


 
发送给好友】【打印 】【 关闭窗口
  发表评论
网站简介 广告服务  联系方式  用户留言  设为首页  法律顾问  建站服务
Copyright  2007 By www.viewcn.com & www.huaxia.com
版权所有 华夏经纬网 京ICP证0106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