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用户名  密码
安徽 | 重庆 | 贵州 | 海南 | 湖北 | 湖南 | 江苏 | 江西 | 天津 | 黑 龙 江 | 河南
宁夏 | 青海 | 山东 | 山西 | 陕西 | 四川 | 新疆 | 浙江 | 辽宁 | 新疆兵团 | 广东
网站导航
香港镜像
繁体简体
当前位置: > 文萃 > 时事随笔

郑根岭:省公家钱反被批 制度荒唐逼良为娼


2008-01-22 09:06:57         华夏经纬网

  不管人们是否爽快承认,中国的民主政治毕竟在一点一滴地进步,其中一个勿庸质疑的象征就是,在地方和全国每年都召开的“两会”上,各级代表、委员们越来越敢说话了。可别小看了这“敢说话”三个字,那可是现代民主政治的精髓之一,因为无障碍的表达即表达自由,不就是“出版自由”“言论自由”实实在在的体现吗?有人“敢说话”了,很多问题也就难以掩盖了,更多惯于“制造”问题的人也就有所忌惮了。这样一路走下来,何愁民主政治不能实现?

  据广州《新快报》报道,在广东省“两会”上,省人大代表、广州海珠区区委书记邓伟强一惊四座:“市里曾拨款给区整治一条河涌,区里只花了其中部分钱,就已达到预期效果。结果将余钱上交市财政时,人家却说你‘绩效不好!怎么还剩一千多万啊?!’……”省人大代表,原广州地铁老总、白云国际机场“掌门人”卢光霖也“揭露”:“地铁2号线的概算是106亿元,执行概算到结算时是88亿元。省了几十个亿啊,但是到头来,没有一句赞扬的话,还批评你,说你没‘达概’,搞得你心灰意冷。到绩效考核时,就把结算跟概算拿来比,最后扔下一句‘发现原来概算编制水分大’,一听这话,你这心都碎咯!我有花钱节余,你还来怪我。这概算可不是我编的哦,是你财政审查的呀,是你审查有问题!”

  之所以用双引号原样引用这两位人大代表的话,倒不是懒省事,而是觉得原话不走样,并且这些话确实值得再次强调和进一步传播。各级财政花钱过程中的估算、概算、预算、决算诸环节可能存在的问题,用不着大家展开想象的翅膀了,仅广东省的这两位人大代表的现身说法,就已足够让人震憾的了。原地铁老总说省钱反受责备,被指“概算编制水分大”,他反过来又把责任推到“财政审查”――难道说这当中的责任真的扯不清了吗,难道就真的没有办法解决了吗?我看未必!恐怕关键还在于更多的人乐于钻这种空子,巴不得“概算编制水分大”一些呢,无论“发钱”的财政方面还是“花钱”的项目方面,其中奥妙不言自明。

  办公家事,用财政钱,整个过程却在小范围内暗箱操作,发生“省公家钱反被批”的荒唐事说起来还是不痛不痒的小意思,更严重的是可能充斥其间的权钱交易等贪污腐败。也许有人以为权钱交易总是存在于商人与政府官员之间,其实大谬不然。凡是有权力并且权力可以待价而沽又缺少制约的地方,都可能产生权钱交易现象,即使家族化管理模式的私营企业内部也不可避免,更不要说花公家钱当中的给与予了。不是有很多地方、很多单位都给“跑来”或“给予”财政拨款的人一定比例的提成吗?大家想一想这又算什么,难道说不是权钱交易吗?

  公家的钱,不要白不要,不花白不花,花得少了反而受到批评和责备,好像是上边失职乱给钱让你花不完。这样漏洞百出、弊端丛生的财政痼疾,为什么迟迟得不到“治疗”呢?说是既得利益者、可得利益者如鱼得水不愿割舍,私心杂念在作怪,大概不会冤枉他们。真要是把公共财政尽量摊在阳光下,实行“透明财政”,这些人的“工作”积极性肯定会一泄千里,因为他们失去了腐败机会的刺激,就好像丧失了动力机制。当然,制度最能塑造人,只要我们改革达成了合理的制度,也就不愁一些沉迷于腐败机制的人不能转变过来。其实,以新的更为合理的制度逼使那些不适应、不改变的人让位让贤,也许是个更好的选择呢。

  眼下正是元旦春节期间,又是一年一度全国上下各单位突击花线的时节,每个城市郊区高档会议场所像“会议中心”“度假村”“山庄”“宾馆”之类,都是人满为患,没有“硬关系”想订到房间都难。为什么年年如此,为什么会出现这种突击花钱的普遍现象?这与财政逐级逐层切“蛋糕”过程中的不合理做法能撇得清关系吗?既然我们的财政体制蕴含了这种病菌,那么“省公家钱反被批”的荒唐事就只能遍地开花轮番上演了,只不过很多人已经熟视无睹见多不怪了而已。 作者:郑根岭(原标题:省公家钱反被批的荒唐事还要上演多少)

来源:中国新闻网
  


 
发送给好友】【打印 】【 关闭窗口
  发表评论
网站简介 广告服务  联系方式  用户留言  设为首页  法律顾问  建站服务
Copyright  2007 By www.viewcn.com & www.huaxia.com
版权所有 华夏经纬网 京ICP证0106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