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用户名  密码
安徽 | 重庆 | 贵州 | 海南 | 湖北 | 湖南 | 江苏 | 江西 | 天津 | 黑 龙 江 | 河南
宁夏 | 青海 | 山东 | 山西 | 陕西 | 四川 | 新疆 | 浙江 | 辽宁 | 新疆兵团 | 广东
网站导航
香港镜像
繁体简体
当前位置: > 文萃 > 时事随笔

单士兵:西丰事件谁在制造新的噩梦


2008-01-30 09:26:57         华夏经纬网

  有时,胜利是表象的、短暂的,它背后往往孕育着更大的危机,一些报复性反击,可以消弭胜利的果实,还可能滋生更大灾难。

  “西丰警察进京抓记者”事件正在印证这种现象。牵涉这一事件的《法人》杂志总编王丰斌已经辞职,新任总编也已上任。而那位“短信诽谤案“的当事人赵俊萍也已经撤回上诉申请。王丰斌去职的直接导火索,就是他在“西丰事件”中发表那番慷慨悲情的声明。

  前些天,多家媒体还刊发详细的调查报道,明证了《法人》杂志此前的报道的客观真实,揭示了开发商赵俊萍的遭遇确系不公。公众对“西丰事件”的诉求,也早就不再止于西丰方面的道歉,而是以法律亮剑,对滥用公权力行为进行惩治,来践行社会的公平与正义。

  这样的结果,无疑喻示着,“西丰事件”并未处于法律框架下,来公开与透明博弈,它正离我们诉求的公平与正义越来越远。

  “舆论监督报道遭遇诽谤立案,新闻记者遭遇警察拘传,这不仅是新闻媒体的悲哀,更是现代法治社会的一个耻辱。在此,我们由衷地希望发生在朱文娜记者身上的噩梦永远成为过去。”王丰斌总编当时声明,是那么激越与悲怆。只是,现在的结果,又是怎样的悲哀与耻辱,又是谁制造的新的噩梦呢?

  种种事实都证明,《法人》杂志并未失实报道,一线报道的记者朱文娜与坚守立场的总编王丰斌,并不曾悖离过法律的精神要义,而是以舆论监督来遏制滥用公权行为。这样的总编又何以在赢得公众嘉许,获得胜利成果之后,反而以辞职的方式决然而去呢?作为他去职的导火索——那番慷慨声明,又到底击中了谁的软肋,导致他辞职而去呢?无疑,这背后必然经历过一个更为复杂的博弈过程。

  同样,对于那位身陷“短信诽谤案”中的赵俊萍,既然被她“诽谤”的那位县委书记张志国,并未以“受害人”的名义进行自诉,对她的判决也就明显违背了法律的程序正义。那么,现在她又何以一改当初积极上诉的情状,而作出撤诉申请,来放弃自己的权利呢?赵俊萍无法给出任何理由,其实正是对真相的掩饰。

  只是,那位要把商人“从西丰地图上抹去” 的县委书记张志国依旧岿然不动,毫发无损;那种引起公愤的以“诽谤罪”将发短信者不合法地判刑入狱行为依然得不到纠错。取而代之总编无奈辞职,受害者莫名撤诉,这样的博弈结果,无疑是正义的失败。也说明此前西丰方面的道歉认错,都只是一种敷衍,是一种虚假。“西丰事件”最新的博弈结果,却真切地成为对法律尊严的伤害,对舆论监督的伤害,是对公众感情的伤害。

  “西丰事件”是一个权令智昏的标本,是一个公权失范的样本。只是,在经历了公众一波又一波的诟病之后,西丰事件却仍然未能在法律路径来理性求解。最新的博弈结果,荡涤掉既往的所谓胜利果实,无非昭示着,权力与利益的力量,已经在一场我们无法知晓的黑暗博弈中,战胜了法律与正义,从而滋生了新的委屈与冤屈,让违法弄权者可以挥动权力大棒,继续横行。如果“西丰事件”真的就这样偏离了法律的正义轨道,这又将是怎样更令人心悸的悲哀与耻辱呢?


作者:单士兵

来源: 红网-潇湘晨报
  


 
发送给好友】【打印 】【 关闭窗口
  发表评论
网站简介 广告服务  联系方式  用户留言  设为首页  法律顾问  建站服务
Copyright  2007 By www.viewcn.com & www.huaxia.com
版权所有 华夏经纬网 京ICP证0106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