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用户名  密码
安徽 | 重庆 | 贵州 | 海南 | 湖北 | 湖南 | 江苏 | 江西 | 天津 | 黑 龙 江 | 河南
宁夏 | 青海 | 山东 | 山西 | 陕西 | 四川 | 新疆 | 浙江 | 辽宁 | 新疆兵团 | 广东
网站导航
香港镜像
繁体简体
当前位置: > 文萃 > 时事随笔

林毅夫:把发展中国家学者的经验和思考带到世行


2008-02-13 13:36:30         华夏经纬网


  林毅夫觉得很荣幸,能够在世界银行进行战略性调整时到那里工作。他说,可以把一个发展中国家学者的经验和思考带到世界银行。

  2月4日,世界银行行长罗伯特·佐利克正式宣布,任命中国学者林毅夫为世界银行高级副行长兼首席经济学家。林毅夫成为第一位出任该职位的来自发展中国家的经济学家。

  佐利克在当天的一份声明中表示,林毅夫是首位来自发展中国家的首席经济学家,也是经济发展领域尤其是农业方面的专家,他的到职将会给世行带来“一套独特的技能和经验”。佐利克还表示,他期待在非洲发展、南南合作以及农产品(31.75,1.16,3.79%,吧)和能源价格等诸多领域与林毅夫进行密切合作。

  世界银行中国执行董事邹加怡指出,世界银行执行董事会批准对林毅夫的任命,说明世行本身的变化和中国在世界经济地位的变化,反映出世界对中国改革开放以来发展的认可,以及对中国发展理念、发展经验的认同。

  邹加怡同时认为,这一任命,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也体现出佐利克在世界银行发展与管理上的全新思路。

  林毅夫现为北京大学中国经济研究中心主任。2月5日,林毅夫在他北京大学的办公室中,接受了包括《第一财经日报》在内的媒体联合访问,这也是他在世界银行职务任命正式公布后首次接受媒体采访。

  将梳理发展中国家发展和转型的经验教训

  《第一财经日报》:你在世界银行的职位是高级副行长兼首席经济学家,你将负责世界银行的哪些工作,什么时间到任以及任期多久?

  林毅夫:到世界银行以后,我将负责世界银行的理论和政策研究,资料收集、分析、项目评估、经济预测等领域,另外还将负责世界银行的出版物,比如《世界发展报告》、《世界经济预测》等。

  由于北京大学中国经济研究中心的课程安排,2008年春我的课程已经安排出去,因此我将在2008年5月结束这里的课程之后到任世界银行,并度过一个4年的任期。

  联合访问:你是第一位发展中国家学者出任世界银行首席经济学家,你的感想是什么?

  林毅夫:对于这项任命我感到非常荣幸,原来也没有预想到这项任命。过去世界银行首席经济学家的职务,都是由欧美发达国家的著名经济学者出任。这次由我作为发展中国家的经济学者出任该职,是打破了世界银行的传统。

  这样一项打破传统的任命,也代表着世界银行在新任行长佐利克的领导下,对于世界银行怎样扮演在帮助发展中国家发展、解决发展中国家贫困问题中的角色,有一些新的战略思路。

  我很荣幸,能够在世界银行进行战略性调整时到世界银行工作,把我作为一个发展中国家学者的经验和思考带到世界银行。

  联合访问:任职世界银行之后,你将扮演怎样的角色?

  林毅夫:世界银行是国际发展的机构,利用贷款项目帮助发展中国家做基础设施建设、农村发展等。与一般的金融机构不一样,世界银行不只是提供资金,还带来知识。

  我作为世界银行负责发展经济学、负责研究的经济学家,最主要的就是要在知识创造上作出成绩,对世界银行要达到的减贫扶贫目标、改善发展中国家状况,以及在贷款项目上作出贡献,这是我要努力的方向。

  尤其是作为一位从发展中国家来的首席经济学家,我将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将发展中国家改革、转型成功与失败的经验做比较好的梳理,与世界银行内部以及其他国家的经济学家进行沟通。让这些知识能够结合世界银行的贷款项目对发展中国家有所帮助,同时也让其他发展中国家的经验给世行的发展经济学提供更多的经验支持。

  推动世行与中国的合作

  《第一财经日报》:2007年12月佐利克在访问中国时提出,世界银行与中国的关系定位上,中国不再只是世界银行的援助国,而是世界银行的重要合作伙伴。你怎么看世界银行与中国的关系,世界银行今后会在哪些领域寻求与中国的合作?

  林毅夫:在改革开放初期,中国一方面资金相对短缺,另一方面在向市场经济过渡的过程中,对市场经济运行的了解也相对有限,因此早期世界银行在资金和知识上对中国提供帮助。

  经过中国自身的努力,加上包括世行在内的一些援助,改革开放30年以来中国经济成功转型,收入水平大幅提高。从资金的角度来说,中国目前资金已经相当充裕,从某种角度上来讲中国拥有了可以给世界上其他发展中国家提供援助的条件。在知识和经验上,中国发展和转型的经验也值得其他发展中国家参考。

  因此,中国目前到了一个阶段,就是一方面需要国际上的帮助,一方面也对国际提供帮助,而这正和世界银行的职能相符合,因此中国将会成为世界银行重要的合作伙伴。

  除此之外,世界银行要实现的很多目标、要解决的问题,也需要中国的努力。比如,世界银行要解决的贫困问题。中国在减贫问题上作出了突出成绩,贫困人口减少了2亿多,但仍然有2000多万贫困人口,尤其是如果把贫困人口的每天标准从1美元提高到2美元的话,中国的贫困人口数量会有上升,因此在减贫问题上,世界银行还需要中国的努力,中国在这方面的成功也将是对世界的一个很大贡献。

  另外,在环境等问题也需要中国的积极参与。

  《第一财经日报》:佐利克在宣布任命时,提到你所具有的两点优势,一是有助于世界银行与中国的合作,一是你在农村发展领域的经验丰富,可带给世界银行这方面的知识。你可否简单总结一下在农村发展领域的探索。

  林毅夫:世界上大部分贫困人口都在农村,而且是以农业为生。农业经济在农民、生产等领域的限制条件是什么,机遇是什么,在理论上我有较好的把握。留学归国以后,我最早研究的领域就是中国的农村问题,中国农村过去30年发生了重大的变化。在理论的准备和经验的积累上,我对一般农村面临的机遇和挑战是了解的,当然把这种了解变成其他国家的经验,必须结合各国的情况,设计好的项目和政策。

  因此,我希望在世行期间,能够对其他发展中国家,包括非洲、南亚、拉美等的农村状况做更多了解,与当地的政府和经济学家沟通,对这些地区的农村发展提供帮助。

 中国最值得推广的是“务实主义”

  《第一财经日报》:关于中国经验输出,你可否再总结一下中国发展经验?

  林毅夫:我认为并不是中国经验的“输出”,而是一个交流、相互学习的过程。每个国家都有自己的国情,别国的发展经验有些原则性的东西可能对自身发展思路有帮助,但还是要根据自己的国情来做。

  就中国经验来讲,中国最值得推广和借鉴的就是“务实主义”,也就是“摸着石头过河”。中国通过一种渐进的改革,逐步建立起一个完善的、现代的市场经济。转型经济体的目标是明确的,就是建立完善的市场经济,怎样过渡到目标,中国的渐进式改革是重要的经验。

  渐进式的前进需要看清楚现实条件,把握好机遇,需要包括政府在内的社会各个层面克服困难,找到有效的措施解决问题。向前推进之后,又出现新的问题,就再根据当时的条件提出新的解决方案,一步一步迈向成功的彼岸。这是一种非常务实、实事求是的发展方式。对其他发展中国家的发展和转型具有重要意义。

  中国的发展经验是值得世界参考的,国际上已经有越来越多的学者认识到这一点。

  另外,我想强调的是,任何国家问题的解决都要靠政府和人民的努力,其他机构其他国家所能提供的帮助不能越俎代庖,世界银行也不能代替他们进行决策。

  《第一财经日报》:2008年是中国改革开放30年,你认为中国今后的改革发展之路还有哪些问题需要解决?

  林毅夫:中国是转型中的经济体,在过去的30年中,中国经济实现了年均9.7%的高速增长。中国的国际化、全球化的程度在提高,并成为发展中经济体里最为开放的经济体。

  中国要往建立完全的市场经济体制发展,目前存在的问题是明显的。在未来,中国需要解决好收入分配差距问题,城乡差距、社会发展、环境问题、国际国内收支不平衡等也需要解决。

  次贷危机恶化程度仍未达成共识

  《第一财经日报》:美国次贷危机引发的全球金融市场联动式暴跌,一些人士因此提出要加强全球金融监管。在1月底召开的达沃斯论坛上,国际清算银行总裁就提出,目前国际金融市场的监管支离破碎,需要有一个全球性的金融体系。你怎么看全球的金融监管?世界银行是国际上最为重要的金融机构之一,世界银行可以在全球金融监管中发挥什么作用?

  林毅夫:制度的产生通常是被诱发出来的,有问题需要解决的时候就会诱发新的制度产生。

  目前,全球化、全球金融化对国际监管机构提出了要求,在现有体制下,或是在一个新的制度安排下,全球金融监管的问题被提出了。只是全球金融监管的问题解决最后以什么方式实现,目前在理论上国际间还必须取得共识,进行更充分的酝酿。

  世界银行是一个致力于实现全球发展的机构,不是国际金融监管机构,在这个过程中,我认为世界银行将是一个知识性的机构。我作为世界银行的首席经济学家,将推动世界银行在这个问题的研究上作出贡献。

  联合访问:在美国次贷危机的阴影之下,目前世界经济前景扑朔迷离。你怎么看世界经济的发展前景?

  林毅夫:首先,目前次贷危机的恶化程度将有多深,各方还没有一个共识,这会造成世界经济的不确定性。

  希望经过各国央行、金融机构的共同努力,将次贷危机对美国经济、对发展中国家经济的伤害降到最低。

  对全球经济而言,2008年可能是一个挑战之年。各国政府已经积累了很多经验,这将使得这次全球经济周期不会变成类似1929年一样的大萧条。我相信世界经济在经过一个短暂的调整之后,会在一个新的起点上继续发展。

  世界银行要从次贷危机中深入了解,为什么会产生危机?有什么经验教训?我想金融创新对金融发展是必要的,这个导向是没有错的,但是对一个新的金融创新可能带来的影响,希望通过此次次贷危机,能够在事实真相以及理论研究上下工夫,以避免类似的危机再次发生。

  联合访问:在美国次贷危机恶化、全球金融市场大幅震荡之后,美联储接连进行了大幅度降息。降息也招来了很多批评,比如有人认为这将导致更大的泡沫。你怎么看美联储的降息行为?

  林毅夫:任何政策出来总是有不同的意见。我相信重要的是,作出一个最好判断,果断地采取政策措施,犹疑不决可能是最不好的政策。

  对于美联储的连续大幅减息政策,必须首先相信伯南克所领导的美联储在作出这个决策时是深思熟虑的,效果怎么样我们得等过一段时间才能判断。也许他的政策是对的,把问题缓解了,让次贷造成的伤害是最小的,也许美联储下的药是猛了一点,也许甚至下的药强度还不够。徐以升

来源:第一财经日报


 
发送给好友】【打印 】【 关闭窗口
  发表评论
网站简介 广告服务  联系方式  用户留言  设为首页  法律顾问  建站服务
Copyright  2007 By www.viewcn.com & www.huaxia.com
版权所有 华夏经纬网 京ICP证0106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