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用户名  密码
安徽 | 重庆 | 贵州 | 海南 | 湖北 | 湖南 | 江苏 | 江西 | 天津 | 黑 龙 江 | 河南
宁夏 | 青海 | 山东 | 山西 | 陕西 | 四川 | 新疆 | 浙江 | 辽宁 | 新疆兵团 | 广东
网站导航
香港镜像
繁体简体
当前位置: > 文萃 > 时事随笔

经济学家林毅夫:限价房不会造成房价下跌


2008-03-07 00:34:55         华夏经纬网


  昨天是北京团的开放日,众多闻讯赶来的记者都在寻找林毅夫代表的身影。

  也许是即将出任世行副行长的缘故,这位经济学家显得异常谨慎,几天来对媒体一直是三缄其口。此次有这样的机会,记者迫不及待地想听到这位经济学家对物价上涨、宏观经济调控等热门话题的看法。

  关于经济过热

  投资增长快是核心问题

  记者:2003年以后,一直存在着“经济增长过快”、“信贷货币投入过多”、“外贸顺差过大”的现象,为什么会出现这三个“过”的问题呢?

  林毅夫:我个人认为,最核心的问题是投资增长太快。因为投资增长快,产值就会增加,在内需不足的情况下,外贸顺差就会大。外贸顺差过大,外汇积累就会多。为了稳定我们的汇率,货币就要增加得非常多,信贷就要增加得非常多。货币信贷投量大了以后,就变成了投资增长过快,于是就形成了我们现在“三过”的这么一个怪圈。

  记者:那应该怎么做?

  林毅夫:在这种情况下,我非常赞成政府工作报告里提的,要关紧“信贷”和“土地”这两个阀门,用经济的、法律的、行政的手段来解决投资过快的问题。

  记者:就这么简单吗?

  林毅夫:这个问题从2003年开始每年都存在,我们一直在用这个方法解决,这是很必要的。但还有一些深层次的问题我们没有解决。在这种情况下,当然问题还会出现。这个问题的真正深层次原因,我个人认为是跟改革开放以后,收入分配格局的不合理有关。

  应大力发展中小银行

  记者:那面临这样的情况,我们应该怎么做?

  林毅夫:在这种情况下,我们还是应该按照十七大提出的精神,以建立完善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为目标,把我们传统体制遗留下来的问题解决掉。针对这三方面,我们在金融方面,应该大力发展能够给中小企业提供融资服务的地区性中小银行,以及北京正在做的担保公司。这样,这些劳动力比较密集的中小企业才能够多创造就业机会,将来企业才能够在金融上得到公平待遇。它的发展快了,多创造了就业机会,那么低收入阶层的工资才能增长,收入格局才能改变。

  第二个,我觉得把资源型行业变成和它风险相适应的正常的赢利行业,而不是暴利行业。

  记者:那垄断行业呢?

  林毅夫:垄断性行业中,能够开放竞争的,就应该开放竞争。不能开放竞争的,国家就应该参与它的产品价格以及利润的分配。我想,这三方面如果能做到的话,收入分配格局就能改善。

  收入分配格局改善了以后,消费才能够真正地推动起来,投资才能够真正地站立起来。那么这个“三过”的问题,才能用釜底抽薪的方式来解决。收入分配的格局能够改善的话,那对我们构建和谐社会来讲,也可以说是最大的支持。

  限价房应长期推行

  记者:有人说广州的限价房使楼市陷入低迷,您觉得是这样吗?

  林毅夫:广州去年推出了限价房,这在全国并不是第一次。过去其他的限价房并没有造成楼市低迷,所以今年或是去年广州出现楼市低迷,应该不是推出1500套限价房造成的,应该是市场供求关系造成的。

  从政府的长期政策来讲,我们的城市里有不少中低收入者,而且我们已经进入城市化进程需要跨越的阶段。农村还有大量人口进城,那解决这些人的住房问题,还是应该推出更多的经济适用房和廉租房,这和他们的收入是比较相适应的。我个人认为这是政府应该长期推行的政策。

  关于物价上涨

  货币政策应继续从紧

  记者:您能谈谈当前大家比较关心的物价上涨问题吗?

  林毅夫:我国2003年以来的经济快速增长源于1998年到2002年的通货紧缩,其背后的真正原因是生产力发展。2003年以来的投资增长较快,创造了比较大的内需。虽然事实上建筑材料、能源等相关材料的价格在上涨,但由于生产能力过剩,所以物价指数相对稳定。但这种过剩的生产能力被消化掉后,物价上涨就显现出来。

  在2003年的时候,按照商品价格指数统计,物价上涨的有4个部门,下跌的有12个部门。但是经过四五年的高速增长以后,过剩的生产能力逐渐被消耗掉,到2007年初时已经非常明显,在商业零售物价价格指数的统计当中,物价上涨的是10个部门,下跌的只剩下6个部门,也就是说原来生产能力过剩的状况被消除。

  2003年以来我国宏观经济管理取得很大成就,但投资增长、消费增长和出口增长的“三快”都会导致国内的物价上涨。

  用利率政策稳定物价

  记者:那可以预见的未来会是怎样的?

  林毅夫:我相信投资增长和消费增长还是会比较快的,然后国际上的能源产品的价格还会在高位。在这种情况下,我完全赞成政府工作报告当中提出的,把今年居民消费价格总水平涨幅控制在4.8%左右,并继续实施从紧的货币政策。

  记者:您有没有什么好的建议?

  林毅夫:这里我想提的一个建议就是,在从紧的货币政策当中有两个主要选择:一个是依靠更灵活的利率政策,一个是提高存款储备金。

  记者:在这两个选择当中,您认为应该更侧重哪一个方面?

  林毅夫:两个都重要。如果一定要说更侧重于哪一个方面,我个人是比较主张更多地用利率政策。

  记者:为什么?

  林毅夫:大家都知道,要是提高存款准备金,减少可信贷容量,首先要被排挤出的必然是中小企业。

  中小企业能够多创造就业机会,能够改善收入分配,是能解决“三过”的重要力量。同时在物价指数比较高的状况下,如果利率不提高的话,就构成负利率,就会把钱赶到股票市场、房地产市场,这样不利于我们资本市场跟房地产市场的健康发展。所以在这种情况下提高利率。中小企业支付利率的能力是比较高的,它不会在乎利息高,它在乎的是能不能借到钱。所以在这种情况下,我觉得这两种政策选择固然都要用,但应该更侧重用利率政策。


来源: 京华时报


 
发送给好友】【打印 】【 关闭窗口
  发表评论
网站简介 广告服务  联系方式  用户留言  设为首页  法律顾问  建站服务
Copyright  2007 By www.viewcn.com & www.huaxia.com
版权所有 华夏经纬网 京ICP证0106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