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用户名  密码
安徽 | 重庆 | 贵州 | 海南 | 湖北 | 湖南 | 江苏 | 江西 | 天津 | 黑 龙 江 | 河南
宁夏 | 青海 | 山东 | 山西 | 陕西 | 四川 | 新疆 | 浙江 | 辽宁 | 新疆兵团 | 广东
网站导航
香港镜像
繁体简体
当前位置: > 文萃 > 时事随笔

刘洪波:植树捐的建议太奇怪


2008-03-20 10:52:24         华夏经纬网

  国家林业局发言人曹清尧曾经宣布“虎照鉴定取得突破性进展”,几个月后人们得知虎照其实连鉴定机构也没找到。现在曹发言人又提出一个建议,每人每年向国家交纳20元钱,以履行公民植树义务,设立国家义务植树基金,建立植树兵团。

  《南方都市报》3月17日的这个报道,使我对曹发言人的专业资质产生了很大疑问。这一建议是鉴于很多公民想植树,因条件受限又没有尽到义务而提出来的。一看到这个由头,我就纳闷,今天没钱的地方都要掘出金子来,哪里会放得过这么大的一个漏洞呢?上网查了一下,果然发现很多地方都在收“义务植树绿化费”,征收对象就是没有义务植树的人,征收的办法是从单位和居委会收取。这就是说,你在任何一个地方工作也好,学习也好,闲着也好,哪怕你从来没有去挖坑种树,也不存在未尽到义务的问题。

  很多人会像我一样,不知道“义务植树绿化费”这个项目的存在,但国家林业局的新闻发言人连这个情况都不知道,何以能够去发布新闻?如果知道这个情况,还要每人每年向国家交纳20元钱,是不是忽悠公民重复交钱呢?

  曹发言人提出了交费建议,却没有提及各地的“义务植树绿化费”是否要取消。我看到不少媒体在痛心于超过四成公民未去植树,同样没有提到“义务植树绿化费”的存在。这种引导,大概有利于激发公民义务植树的热情吧,但片面之词,实在是让人遗憾。我想,既然有“义务植树绿化费”,曹发言人每个交20元钱的建议可以忽略不计了。但是,我还有不明之处:“义务植树绿化费”征收的依据是什么?

  全国人大《关于开展全民义务植树运动的决议》规定,公民及11岁以上青少年,除老弱病残,因地制宜,每人每年义务植树3棵到5棵,或完成相应劳动量的育苗、管护和其他绿化任务。国务院《关于开展全民义务植树运动的实施办法》明确规定,义务植树是一项义务劳动,限于在本县、本市所辖范围。义务植树不只是挖坑种树,还可以是种草、栽花和管护劳动。义务植树是一项义务劳动,要因地制宜,在本县、本市所辖范围内。义务植树之义务,并不是宪法所规定的维护统一、遵守法律、依法纳税、服兵役、接受教育、抚养子女、赡养老人等公民基本义务,而是一种在宪法中被表述为“国家提倡公民从事义务劳动”的提倡性义务。既然如此,义务植树绿化费最多也只能向那些不愿意义务植树,而愿意以交费方式代替植树义务劳动的人征收。公民如果愿意义务植树,而因为没有获得条件去实现,如负责绿化的地方机关未能向公民提供植树地点、种苗等条件,不应被收取义务植树绿化费。实际的情况是,公民参加义务植树在许多地方已异化为公民有植树的义务,公民往往未能获得参加义务植树的条件,又必须为这一义务的不能实现而交费。曹发言人不仅未能就解决这一问题提出思路,却在“多年思索”后提出了让公民在交纳“义务植树绿化费”之外,再交纳“国家义务植树基金”、供养“植树兵团”的建议,岂不是太奇怪了吗?“义务植树绿化费”用到哪里去了,“国家义务植树基金”要交到谁手上去支配?我知道国家林业局还没有从“义务植树绿化费”得到什么,难道现在它希望获得一笔类似的资金?也许曹发言人的建议是个人设想,是在放一只探空气球?不管怎样,“义务植树”不要成为一个搞钱的由头才好。国家基金、植树兵团,听上去很令人振奋,但请先说清楚为什么每人每年要交20块“植树捐”。(作者刘洪波,系《长江日报》评论员,著名杂文家)


作者:刘洪波

来源:山西新闻网-山西晚报
  


 
发送给好友】【打印 】【 关闭窗口
  发表评论
网站简介 广告服务  联系方式  用户留言  设为首页  法律顾问  建站服务
Copyright  2007 By www.viewcn.com & www.huaxia.com
版权所有 华夏经纬网 京ICP证0106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