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用户名  密码
安徽 | 重庆 | 贵州 | 海南 | 湖北 | 湖南 | 江苏 | 江西 | 天津 | 黑 龙 江 | 河南
宁夏 | 青海 | 山东 | 山西 | 陕西 | 四川 | 新疆 | 浙江 | 辽宁 | 新疆兵团 | 广东
网站导航
香港镜像
繁体简体
当前位置: > 文萃 > 时事随笔

刘洪波:在文化标志城中愈行愈远的葛炮手


2008-03-21 10:42:43         华夏经纬网

  有媒体评葛剑雄教授为两会“五大炮手”之一,又指葛教授身兼炮灰。葛教授回应雄文一篇,“不在乎当炮手还是炮灰”,该讲的话会永远讲下去。

  虽然是“不在乎”,葛教授之雄文其实还是主要为被当成炮灰作辩解。葛教授被当成炮灰,全部原因在于出任“中华文化标志城”首任专家。经葛教授反复提醒,我已经明白,葛教授出任的只是“中华文化标志城”复旦大学项目组首席专家,不过这没有改变我的判断:葛教授深度参与了“中华文化标志城”工程。

  葛教授反复强调不对济宁市要做的300亿的“中华文化标志城”负责。他说,项目要耗资300亿的说法是山东的政协委员在大会上说的,是一位身份很高的人在新闻发布会上说的,“我从来没有提过,我不明白,为什么大家不去找他们俩却要盯住我”。

  我觉得葛教授未免有些临难苟免的意思了,但用得着特意提醒人们要盯住谁吗?那两位并非没有被盯住,但这不意味着大家就不能把葛教授也盯住。人们盯住“中华文化标志城”,并非只是盯住它300亿的国家预算,也在盯住它作为“文化副都”而大兴土木之荒唐。盯着葛教授,是因为人们对阁下还存有希望,为何葛教授却要放弃这一线寄望,而恨不能被人完全忽略掉呢?

  葛教授表白,“中华文化标志城”战略设计,是一篇命题作文,非主动提出或应征,但也并非身不由己或迫于权势,而是自愿做的。“当初我完全可以选择拒绝,保持超然,然后站出来批评。但作为复旦大学的教授、历史地理研究中心主任(当时的职务),我有义务完成学校已经承担的项目,扩大历史地理中心和学科的影响。而且我认为,既然国家已经决定要做这件事,现在又没有合适的方案,那么我尽力将它做好,既可避免不必要的损失,也做成了一件大事”。

  这是一个以担当“炮手”为荣的知识分子所写的文章吗?葛教授的选择是自愿去做命题作文。如果葛教授是基于对“中华文化标志城”在价值上的认同而参与,我虽遗憾于他的价值取向,仍会尊敬他价值与行为的一致性,但葛教授的参与不是基于价值上的认同,而是基于担任的学校职务、扩大专业影响和“国家已经决定要做这件事”。这样,葛教授可谓已没有立场,只是一个专业工匠,还谈什么会“坚持我认为正确的立场”呢?

  葛教授还引导人们,他只对复旦大学的方案负全部责任,也请批评者提些建设性意见,你有什么更好的办法?葛教授的意思,大家只能去完善他那个已是“最好”的设计。我想,这真的很困难,因为这个工程就是一定要做,大家也要表示自己的反对,而不像葛教授这样见到“肯定要做”的事情就发扬自愿襄赞的精神。葛教授被“中华文化标志城”一炮击中,走上“技术完美主义”的道路,愈行愈远,竟至于呼吁大家都去做他的技术参谋。

  炮手葛教授的影像在模糊,炮灰葛教授的影像在清晰。一个工匠会判断技术上的是非,但不能指望他会有价值上的坚持。葛教授,这是您希望建构的公众形象吗?


作者:刘洪波(资深评论员)

来源:红网-潇湘晨报
  


 
发送给好友】【打印 】【 关闭窗口
  发表评论
网站简介 广告服务  联系方式  用户留言  设为首页  法律顾问  建站服务
Copyright  2007 By www.viewcn.com & www.huaxia.com
版权所有 华夏经纬网 京ICP证0106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