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用户名  密码
安徽 | 重庆 | 贵州 | 海南 | 湖北 | 湖南 | 江苏 | 江西 | 天津 | 黑 龙 江 | 河南
宁夏 | 青海 | 山东 | 山西 | 陕西 | 四川 | 新疆 | 浙江 | 辽宁 | 新疆兵团 | 广东
网站导航
香港镜像
繁体简体
当前位置: > 文萃 > 时事随笔

洪巧俊:民风不再,无心还乡


2008-03-25 15:05:52         华夏经纬网

  周末,经商的老乡请我去农庄吃野菜。我问他这几年回家乡了没有?他说不想回去,家乡如今再也没有过去的那种绿水青山,宁静淳朴,而是乡风败落,一片荒凉凄情。他告诉我,前几年村前屋后的百年大树被砍,这几年连村后山碗口般大的树也被人偷去当风景树卖了。过去他住老家,房子向阳,就是夏天也不很热,因为整个村庄全都罩在大树的绿荫之中。如今要是夏天回去,不中暑才怪呢?感叹里,他充满着怨艾和迷茫的情绪。

  听罢他的民风败落之喟叹,我也有同感。那年我回到家乡,听了邻居大伯的话后,叹息那种厚朴的民风不再有了。邻里乡亲,抬头不见低头见,最讲究的是脸面,可现在的年轻人那会顾及脸面,常与骗人、做贼、坑人之事零距离。俗话说:“兔子不吃窝边草”,现在却是“兔子专吃窝边草”,坑害邻里乡亲,甚至亲兄胞妹也不讲情面地“放血”。他举了一个事例,一个很不错的青年,进城半年,参加传销后竟把哥哥、弟弟、妹妺全骗得家徒四壁。村里一些没有出去打工的青年喜欢游手好闲,尽干些偷鸡摸狗的事,有个二毛毛带着一伙小青年专偷叔叔伯伯、邻里乡亲种养的东西。

  我们村并不算大,有一百多户人家,500余人,过去并不是没有出过歪门邪道的人。据大爷说,村里曾有一个叫能子的人就是以偷为生,他除了春节回家,都在外面闯荡做偷的营生,但从不偷乡里乡亲的东西。一年春节,邻村的一对夫妇去县城卖猪,有一小伙子碰了一下女的,她揣在衣袋里的钱就不见了,女的坐在地上嚎啕大哭。猪养了一年,用乡语来说就是木勺柄都磨断了,好不容易把猪喂大,卖猪钱却被偷了。那时养猪是从全家人嘴里节省一点点粮食来喂的,一年到头就等着卖猪钱为孩子扯几尺布添件衣服过年,来年孩子读书钱,家里买油买盐的钱都靠这头猪钱,能不哭吗?刚下火车的能子看到女的痛哭流涕,忙走过去问:“嫂子,你咋哭?”当他知道是卖猪钱被偷了,他问清是什么时间偷走的,偷的人是啥样儿后,叫她不要哭,他可以追回来。据说,一个小时后,能子真的把钱一分不少地交给了她。

  大伯说现在是懒人种田,当年你在家里种田时,哪家不养几头肥猪,那是为了积农家肥,村道上有一堆牛粪,很快就被人捡走放进自家的田地里。现在谁也不愿积农家肥,村道上的牛粪就是十天半个月也少有人动它,都用化肥,田地里有草就用除草剂。过量的化肥使土壤板结,过多地用除草剂污染水源,还把青蛙、小鱼、土地里的小虫给毒死了。田野里,那最爱叫唤的虫子也没声响了!

  村庄一半多有水塘环绕着,我在家乡的时候,水塘周围是茂密的树林和毛竹,鱼、青蛙很多,树林里有成群结对的小鸟。听着欢叫的鸟声早起,闻着如潮的蛙声熟睡。如今密林和毛竹已不见了,频繁地使用除草剂、农药,还能听得鸟声一片、蛙声此起彼伏?

  老伯还谈到一孩子因玩水被淹死一事,当时河边有人,可就是没人下水救。怎么会这样?小时候,我在河里游泳,突然脚抽筋,我大声呼救,水中的、岸上的人全冲过来救我。记得那是一个夏天的中午,劳累了一上午的人们刚想吃饭时,村里有位小姑娘在村前的水塘里游泳沉没不见了,孩子们大声呼救后,全村男女老少立即冲到水塘边,所有水性好的男人都下水营救,很快就把小姑娘救起了。

  那次离开村庄的时候,蓦然间我感觉到了悲凉、疼痛和忧伤。回家乡看到的都是熟悉的,但又是陌生的。看着那朝东向西杂乱的村庄,想着这败落的乡风民情,却让我脊骨发凉!没有什么比这更能刺疼我的心。我曾在乡村生活了近三十年,曾是那样沉醉于山水自然和庄稼,还以为乡村还是那样宁静,民风还是那样厚朴,还常对在城市出生的女儿说,退休后回家乡住,然后种几分田地的菜,养些鱼。可那次回乡,让我这种想法荡然无存。我也知道为什么越来越多的农民选择离开生他养他的那块土地,除了去城市谋一席之地,所处的环境要比本土的乡间优越得多外,重要的还是败落乡风让他们不愿回。

  家乡还能像以前那样让我们依恋么?城市人口,又有多少来自乡村亦永别乡村?

洪巧俊  《江南都市报》供稿


  


 
发送给好友】【打印 】【 关闭窗口
  发表评论
网站简介 广告服务  联系方式  用户留言  设为首页  法律顾问  建站服务
Copyright  2007 By www.viewcn.com & www.huaxia.com
版权所有 华夏经纬网 京ICP证0106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