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用户名  密码
安徽 | 重庆 | 贵州 | 海南 | 湖北 | 湖南 | 江苏 | 江西 | 天津 | 黑 龙 江 | 河南
宁夏 | 青海 | 山东 | 山西 | 陕西 | 四川 | 新疆 | 浙江 | 辽宁 | 新疆兵团 | 广东
网站导航
香港镜像
繁体简体
当前位置: > 文萃 > 时事随笔

张若渔:轻薄古人何以成了一种学术时尚


2008-03-27 13:27:10         华夏经纬网

  李白乃“大唐第一蛊惑仔”;孔子是“郁郁不得志的丧家狗”;司马相如是“骗财骗色”的伪君子;诸葛亮心怀二志,“有不臣之心”……凡此种种给人一种印象,轻薄古人似成一种学术时尚。即是时尚,就总有耐不住寂寞的后来人。

  近日,“明星学者”纪连海在上海电视台纪实频道《文化中国》节目中又一次让国人侧目:大禹“三过家门而不入”是因为有了婚外情。大禹在外治水时和瑶姬有了爱恋关系,瑶姬承认大禹是她的异居丈夫。但为了“蒙”妻子女娇,大禹编造了“巫山神女”瑶姬帮助他治水的故事。(《华西都市报》3月26日)

  这话从纪连海口中说出来一点也不奇怪。马瑞芳教授在《百家讲坛,这张魔鬼的床》一书中如此评价纪连海:“只有你纪连海是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傻大胆儿’,什么没学过的东西,都敢戳;什么没经过的事儿,都不怵;什么没见过的世面,都不大惊小怪!”当然,马瑞芳的本意是夸他,但她也确实勾勒出一个“无知者无畏”的纪氏形象。既然纪连海“天生反骨”,其关于大禹婚外情的爆料,也就不值得你我莫名惊诧了。

  然而,饭可以乱吃,话总不能乱说。如果纪连海三个字的前面没有“学者”的前缀,如果不是在公共传媒而是在私下里,纪先生当然可以口无遮拦,我口说我心。但既然加冕“学者“头衔,又在公共语境下,所说的话就得讲究点严谨性,无论如何也不能信口开河、夸张演绎,否则,未免也太轻慢了公众的智商。

  四川省社会科学院禹羌文化研究所所长谢兴鹏是第一个站出来说不的人。谢先生严辞指出,“瑶姬是传说中的“女神”,而大禹则是一位“人”,“人”与“神”怎么产生婚外情?如果瑶姬是人,是炎帝的女儿的话,炎帝之后是黄帝,大禹是黄帝的玄孙,两人之间可能相隔几百年!”面对质疑,纪连海一时有点找不到方向感,不得不抛出一句“我研究得不够”相搪塞。这下糗大了。

  谢兴鹏说纪连海“无实事求是之意,有哗众取宠之心”,很难说是冤枉他。可以设想,当媒体的聚光灯一照,以纪先生之自视甚高估计立马就有点旁若无人了,把一些似是而非的证据深文周纳、牵强附会,得出耸人听闻的结论,留下瞠目结舌的观众,人气指数如火箭般飙升,此等令人迷醉的一幕之于纪先生可能要比他说了什么话重要千百倍。显然,他得到了自己想要的,而媒体更是喜上眉梢,知名度和收视率随着纪先生的迷醉指数齐头并进,双赢!

  千万别以为纪连海已经执迷到只要人气不要声誉的地步,他已然为自己留了退路“我只是一个历史知识的普及者”。看看吧,进可攻退可守,“进”以学者自居,“退”又成为一个历史老师,总处于安全范围内,不至于千夫所指,声名扫地,砸了自己招牌。纪先生的乾坤大挪移九重功力,令人拍案。

  无疑,纪连海鼓噪的这场学术泡沫,痛切地折射了一种畸形的学术生态。本应谨言慎行的学术研究丧失底线,把学术抵押给利益,拿无知当个性,拿污古当疑古,娱乐化和功利化的面貌清晰可见。谢兴鹏说纪连海“亵渎了华夏先祖”,但我想,他首先亵渎的是他自己。


作者:张若渔

来源: 中国江西网
  


 
发送给好友】【打印 】【 关闭窗口
  发表评论
网站简介 广告服务  联系方式  用户留言  设为首页  法律顾问  建站服务
Copyright  2007 By www.viewcn.com & www.huaxia.com
版权所有 华夏经纬网 京ICP证0106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