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用户名  密码
安徽 | 重庆 | 贵州 | 海南 | 湖北 | 湖南 | 江苏 | 江西 | 天津 | 黑 龙 江 | 河南
宁夏 | 青海 | 山东 | 山西 | 陕西 | 四川 | 新疆 | 浙江 | 辽宁 | 新疆兵团 | 广东
网站导航
香港镜像
繁体简体
当前位置: > 文萃 > 时事随笔

郭松民:明星学者为什么热衷恶搞祖先


2008-03-27 13:28:05         华夏经纬网

  近几年来,一个让人颇为费解的文化现象是,不少知识精英热衷于把祖宗拖出来恶搞。比如说孔子是“丧家狗”,诸葛亮是“中国最虚伪的男人”,司马相如“骗财骗色还包二奶”,等等。而最新的例子则是“明星学者”纪连海,日前在一档电视节目中,对大禹“三过家门不入”所进行的新的“学术考证”:大禹有了婚外情。(3月26日《华西都市报》)

  纪连海在自己的讲述中言之凿凿,连大禹的婚外情人送给他的定情物是什么,大禹编造了什么谎言来欺骗妻子等都考证出来了。但不客气地说,这些都不过是扯淡而已,因为我国有文字记载的历史是从西周时期的“共和元年”才开始的,目前发现的甲骨文,也只有商代的,大禹所处的时代不仅远在这两个时代之前,而且大禹本身也根本就是一个神话传说中的人物,把他和后世的有信史记载的帝王并列,并像考证那些荒淫无度的帝王私生活那样考证他的所谓“婚外情”,不是扯淡又是什么呢?

  和有深厚宗教传统的国度不同,中华民族是一个“以历史为信仰”的民族,盘古、女娲、大禹等,本是神话传说中的人物,但又被纳入了历史序列,成了中华民族图腾和信仰的一部分,他们的“存在”以先验的方式解释了我们中华民族是如何形成的,是从哪里来的,又准备到哪里去。他们的故事在中华民族精神世界中所起的作用,和“上帝创世纪”在西人的精神世界中所起的作用,是完全一样的。

  对任何信仰,你可以信也可以不信,信仰自由是受到宪法保护的,这自不待言。但对于你没有接受的信仰,最好也不要当着信仰者的面来亵渎它,尤其是不应通过电视传媒这种影响力极大的传播工具来亵渎它,因为这无疑会伤害那些信仰者的感情。正如在西方,也有不信上帝的,但在电视上对上帝的私生活做如此这般的“学术考证”,好像还从来没有听说过。

  尊重其他人的信仰,尊重自己的祖先,尊重本民族的文化图腾———这是任何一个严肃的学者所应该谨遵的道德底线。纪连海先生学富五车,才高八斗,对这种常识性的原则,不可能不知道,那他为什么还非要这样做呢?

  炒作!这是我的结论。这不是做诛心之论,而是一望便知的简单事实。从成名经济学的角度来看,亵渎神圣是一种成本最低的成名方式,只有亵渎神圣,才能最大限度激怒那些信仰者,也才能最快速地提高自己的知名度。在市场经济条件下,有了知名度,无论是美名还是恶名,就等于有了一切。所以《知识分子的鸦片》一书的作者,法国社会学家雷蒙·阿隆会这样半开玩笑地写道:让一个知识分子最不能忍受的,与其说是压迫他,不如说冷落他。

  如果“纪连海现象”仅是一个孤例,那也就罢了,但如本文开头所罗列的那样,恶搞祖先,颠覆历史,是当前一个来势汹汹的潮流,这就不能不让人感到担忧了。在这些知识精英中,不能排除有些人怀有别的什么意图,但大部分人是“成名经济学”的信仰者,则基本上是可以肯定的。只是他们自己用低成本获得高知名度,并因之而数钱数到手抽筋,但我们中华民族的精神家园却被践踏得一片狼藉,大家都成了无家可归的精神流浪儿,这不是太不公平了吗?

  前几年有人发出警世之言曰:“中国的深层悲剧是富人无远见,知识分子无良知!”“纪连海现象”再次证明了这个判断绝非空穴来风。在我看来,如果中国的知识精英不就此猛醒,则不仅无法获得大众的尊重,还会成为社会的祸害。

郭松民

转自:长城在线 (来源:燕赵都市报)
  


 
发送给好友】【打印 】【 关闭窗口
  发表评论
网站简介 广告服务  联系方式  用户留言  设为首页  法律顾问  建站服务
Copyright  2007 By www.viewcn.com & www.huaxia.com
版权所有 华夏经纬网 京ICP证0106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