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用户名  密码
安徽 | 重庆 | 贵州 | 海南 | 湖北 | 湖南 | 江苏 | 江西 | 天津 | 黑 龙 江 | 河南
宁夏 | 青海 | 山东 | 山西 | 陕西 | 四川 | 新疆 | 浙江 | 辽宁 | 新疆兵团 | 广东
网站导航
香港镜像
繁体简体
当前位置: > 文萃 > 时事随笔

袁幼鸣:救不救市难道是胡舒立说了算


2008-04-01 09:57:07         华夏经纬网

   《财经》杂志主编胡舒立女士或许不知道,近期,特别是刚刚过去的这个周末,她的名字为上海投资界中人频繁提及。这是因为大家高度重视(可能是夸大地重视)她对新近股市政策制定的影响力。典型的说法是“要是听了胡舒立这一派的,坚决不出利好政策,大盘必破3000点”,更有悲观者认为会跌至2500点。对此,胡舒立或许会觉得十分可笑,而我却心生悲凉。

  无可否认,一方面,今天的股市是一个行政力量控制着大盘趋势的“政策市”,另一方面,在涉及数亿人直接利益的政策制定上,投资者毫无参与渠道,以至于恐惧某些被推测、猜想具有影响力人物的游说说辞,这实在是很不正常。它从一个角度显示,在牵涉广泛的重大经济政策制定方面,推动规范化、透明化、程序化制度建设刻不容缓。

  作为身在上海这个非政治中心城市的新闻人,最近几年,我不知不觉间养成了捕捉发自京城的资本市场政策变化的嗅觉(此法确实有效,另找机会与早报读者分享)。股市上涨时散户心理的确容易盲目膨胀,曾听投资者说:那些人2000点唱空、3000点也唱空,现在到了5000点,他们为什么不说话了啊?其实,有证据间接显示,这些人不是不说话了,而是分贝更大,只不过他们不再在公开媒体上说,而是转向“耳语”了。于1月31日《上海证券报》刊载的专访文章中,前中国证监会主席、现任全国人大常委会财经委副主任委员周正庆就透露:一些股市“权威专家”缺乏基本数据的科学分析对比,没有令人信服的论证过程……对中国资本市场乱加点评,不负责任地只挑毛病……盲目与发达国家已经发展一两百年的成熟市场进行简单比较,从而得出不切实际的结论,做出错误的评估,误导市场,影响领导层的决策。

  上个周末,我接到朋友告知《财经》网站挂出胡舒立《何必讳言“不救市”?》文章的电话。朋友说:胡舒立把坚称从未说过“不救市”的证监会范副主席批了一通,看来是等不到利好政策了。朋友把胡舒立此时发表如此文章视为确凿的政策信号,上周末政策面又的确纹丝不动,他自然觉得自己的判断是道理十足的。但我宁愿相信这是巧合。

  影响领导层决策的“耳语者”的确存在,上海投资界人士恐惧胡舒立,无疑是把她视为重量级“耳语者”之一。但“耳语”这样的事情,除非当事人慨然承认,否则就是没有证据的。应该承认,股市一路上涨,胡舒立表达反感态度公开、鲜明,没有指东打西、皮里阳秋。在大盘狂跌,广大基民、散户凄凄惨惨情况下,公开反对“救市”呼声并批评证监会态度软弱,胡舒立言论一如既往,显示其对所持观点具有高度自信,甚至有道德感支撑。那么,我们便就观点论观点,看看胡舒立《何必讳言“不救市”?》是不是观点正确且铁肩担道义吧!

  首先,通观《何必讳言“不救市”?》立即可以得出结论:文章立论的条件是把今天的中国内地股市当作一个已经市场化的市场。但中国内地股市是一个市场化的市场吗?显然不是!在标志市场化程度的一些重要方面,比如股份公司的发行上市准入上,伴随股改,中国内地股市甚至是倒退的。在今天股市的性质判定问题上,金岩石先生近期有精辟阐述。金先生观点的核心是:唯有保持资金和流通市值平衡,才能令二级市场不大起大落,至今内地股市上市发行依旧实行核准制(我的看法是核准为名审批为实),于是,如何保持资金和流通市值平衡就属于监管责任范围。现在市场暴跌,管理层出台措施让市场重归平衡,这不是什么“救市”而是履行责任。既然胡文把今天股市的基本属性都界定错了,这之后即使妙笔生花、议论生风,均属于混淆视听。作者:袁幼鸣 (来源:东方早报)

转自:人民网
  


 
发送给好友】【打印 】【 关闭窗口
  发表评论
网站简介 广告服务  联系方式  用户留言  设为首页  法律顾问  建站服务
Copyright  2007 By www.viewcn.com & www.huaxia.com
版权所有 华夏经纬网 京ICP证0106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