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用户名  密码
安徽 | 重庆 | 贵州 | 海南 | 湖北 | 湖南 | 江苏 | 江西 | 天津 | 黑 龙 江 | 河南
宁夏 | 青海 | 山东 | 山西 | 陕西 | 四川 | 新疆 | 浙江 | 辽宁 | 新疆兵团 | 广东
网站导航
香港镜像
繁体简体
当前位置: > 文萃 > 时事随笔

阮思余:民主不麻烦,权利难保障


2008-04-02 10:45:48         华夏经纬网

  日前,本埠媒体刊登了《民主很麻烦,但我们很需要》一文,而《民主一点也不麻烦》一文则回应称,民主一点也不麻烦,麻烦的是是否真正想实行民主。

  我们一般意义上所谓的民主是麻烦的,主要是说民主需要耗费大量的时间、精力、财物、人力成本。也就是说,民主麻烦在于其成本。我们还可以进一步展开,民主是麻烦的,因为无论是从民主的理论、民主的制度、还是民主的程序、民主的实践来说,它都是相当复杂的事。

  民主的理论纷繁复杂,民主的模式众说纷纭,民主的理念也不一而足,面对这些,我们经常眼花缭乱,甚至无所适从。两个都是研究民主理论的教授,可能谈的民主理论大相径庭,甚至一方不知道另一方之所云,这样的情形完全不是没有可能存在。

  正因为民主理论如此难以驾驭,于是我们经常将我们自己的民主理论冠之为××特色的民主理论。解释权归我掌管了,难道还怕不够权威?

  民主的复杂性还在于,将民主由一种复杂高深的理论概念转化为一套可以理解的制度。这一过程也是相当复杂的。从理论变为制度,这中间的转换,本来就是一个理论具化和理论阐释的过程。谁来具化?谁来阐释?具化到什么程度?站在什么立场阐释?类似这样的问题都会影响民主制度的生成问题。

  反过来说,一套可以理解、能够清楚明晰的制度,是否符合其所愿出的民主理论,这也是一个问题。特别是随着现实的不断刷新,制度也需要不断完善,可能民主理论还没有完善。这些都是极有学问、极可探究的深层次问题。

  问题还在于,当我们将我们上面制定好的民主制度变为可以操作、可以实际运行的程序、并且能够有利于实际执行时,也是相当艰难而复杂的事。因为你要保障公民的权利、捍卫公民自己,最后只能是越来越复杂的民主运作、越来越规范的民主规程。可能,我们有时候也在想,民主搞简单一些,不要搞那么复杂多好!可是,不复杂,我们的公民权利恐怕就很难保障。

  比如说,我们说投票有一个基本的原则就是秘密投票原则(制度)。如何将这一原则(制度)操作转化为可以运作的游戏规则呢?这就涉及到我们今天在基层民主运作中正在日益普及的秘密写票间的问题。即选民必须到秘密写票间去写票,在写票间之外的任何地方写票均属无效的这一投票规程。而且我们会有专门的选举工作人员监督你是否在秘密写票间写票。

  当然,工作人员只会看你有没有进入那个秘密写票间写票。至于你写了谁,投了谁的票,这完全是你个人的事。莫说工作人员,任何人员都无权干涉。

  如此说来,民主复杂不?当然复杂,而且是相当复杂。这种复杂性体现在我们上面所讨论的复杂的民主理论、复杂的民主制度、复杂的民主程序,并且还需要将复杂的民主理论概念化为复杂的民主程序,将复杂的民主程序操作转化为复杂的民主程序。每一个步骤、每一个环节都是相当复杂的事。简言之,民主就是那么麻烦的事儿。

  那问题又来了,这么麻烦的民主,我们还苦心孤诣要它干什么?简单来说,民主对抗的是权力,捍卫的是权利。民主越是复杂,它也就越能够有效地保护权利,规制权力。它们二者之间具有此消彼长的关系。

作者:阮思余  (作者系中山大学政务学院博士生)


 

来源:金羊网-新快报
  


 
发送给好友】【打印 】【 关闭窗口
  发表评论
网站简介 广告服务  联系方式  用户留言  设为首页  法律顾问  建站服务
Copyright  2007 By www.viewcn.com & www.huaxia.com
版权所有 华夏经纬网 京ICP证0106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