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用户名  密码
安徽 | 重庆 | 贵州 | 海南 | 湖北 | 湖南 | 江苏 | 江西 | 天津 | 黑 龙 江 | 河南
宁夏 | 青海 | 山东 | 山西 | 陕西 | 四川 | 新疆 | 浙江 | 辽宁 | 新疆兵团 | 广东
网站导航
香港镜像
繁体简体
当前位置: > 文萃 > 时事随笔

周东飞:局耻日暴露出权力耻感的肤浅


2008-04-02 11:11:23         华夏经纬网

   3月31日上午,在河南省公安厅表彰大会上,南阳市淅川县公安局新任局长畅建辉说,发生在该县的8名儿童被拐系列案,由于没及时破案,造成了严重的社会影响,给全省公安工作抹了黑,该局把12月24日定为“局耻日”。(相关新闻见今日本报31版)

  根据媒体的报道,发生在河南淅川的儿童被拐系列案经过大致如下:2007年4月至12月,河南淅川县先后有8名男童神秘失踪,县公安局称失踪无法定性,不能立案。为寻找失踪的孩子,多个家庭印传单、做广告,花费达10万元,依然无果。2007年12月,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对此案作出批示,河南省公安厅成立协调督导组,此后不到一周案件即告破,被拐卖儿童全部被解救。

  知耻而后勇。淅川县公安局继任者能够将儿童被拐系列案视为耻辱,至少可以看出他们已经具有了知错的觉悟和必改的勇气,理应给予肯定。但是这样的耻感到底有多深刻,设立“局耻日”的真正目的到底在什么地方,未免不值得公众肺省ⅫBR> 且以“局耻日”选择的日子来看,为什么是12月24日而非其他? 此日是否真的最能让淅川公安感到耻辱的存在,这样的耻辱到底是基于怎样的判断和预测,这些都值得一辩。12月24日,是河南省公安厅组成协调督导组的日子。在基层权力看来,这自然是高层震怒、事态转折的日子,固然可能让他们久久难忘,但这是耻辱最甚的时候吗?面对百姓孩子被拐、家人离散的惨痛呼号而无动于衷,这样的耻辱实际上早在2007年5月就已发生,警方最早拒绝介入的日子完全可以作为耻辱日。2008年1月3日,被拐儿童终于和家长重新团聚,悲喜交加的嚎啕声映衬了权力不作为是多么可耻,这样的日子也可以作为耻辱日。

  把12月24日定为“局耻日”,所能反映的不过是低阶的权力向高阶权力负责的逻辑,权力被更高的权力纠正质问或许是一种耻辱,但真正的耻辱或者说最大的耻辱,应该是权力忘记了自己的使命。2008年1月21日,河南省副省长秦玉海谈及此案痛心地说:“这个案件久拖不决,长期没有破案,反映了基层公安机关执法为民思想树立得不牢,缺乏群众观念,对群众利益关心不够,或者说漠不关心。”这才是一针见血地指出了耻辱的关键所在,相比之下,设立“局耻日”的反思达到了这样的深度和力度了吗? 作者:周东飞

来源:重庆时报
  


 
发送给好友】【打印 】【 关闭窗口
  发表评论
网站简介 广告服务  联系方式  用户留言  设为首页  法律顾问  建站服务
Copyright  2007 By www.viewcn.com & www.huaxia.com
版权所有 华夏经纬网 京ICP证0106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