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用户名  密码
安徽 | 重庆 | 贵州 | 海南 | 湖北 | 湖南 | 江苏 | 江西 | 天津 | 黑 龙 江 | 河南
宁夏 | 青海 | 山东 | 山西 | 陕西 | 四川 | 新疆 | 浙江 | 辽宁 | 新疆兵团 | 广东
网站导航
香港镜像
繁体简体
当前位置: > 文萃 > 时事随笔

禾刀:文学拜金潮涌之下 批评焉能独善其身


2008-04-09 13:40:56         华夏经纬网

   “红包批评”,说穿了是文化拜金主义衍生的次品,其最终目的无非是打着海纳百川的旗号,为文学的商业化推波助澜。“红包批评”本质上只与货币产生直接的利益联系,与纯粹的文学争论无关。

  不可否认,在市场经济的大潮面前,文学的发展必然面临商业大潮的频繁冲刷。展望世界各国,越是发达的国家,商业越是无孔不入,文化的商业化色彩越是浓厚。

  然而,商业的助推,并不意味着文化必定遁入拜金化,这才符合文学的发展潮流。否则,就只有商业的文化载体,而不是文化的商业发展路径。正是缘于对当前文化界过度商业化的忧虑,国内著名文学批评家朱大可不无忧虑地说,“无论从空间关系还是时间关系上,批评都已变成一座文化孤岛”。

  之所以缺乏那种超脱物质利诱之外的学术性批评,从经济上讲,是因为无法忍受学术的孤独与清苦。真正的批评,才能之外还需要勇气。既然批评,自然要拉下脸面,尤其是在学术性原则面前,有时甚至必须毫不留情。如此一来,批评就难得为文学的商业化锦上添花,作者脸上不高兴,出版商也不乐意听人唱反调。有时,严肃的批评者还会遭到一批金钱收购来的御用文人的狂吠。

  当前,真正的文学批评者之所以寸步难行,与文化的过度商业化有一定关系,但更深的根源也关联着我们的文学圈养生态。圈养之下的文学,愈来愈缺乏一种独立的思维创作模式,有的即使看起来作品销量不错,但仅仅迎合了社会时髦,文学就像是一具人造填充物,经不起时间的检验。也所以,莫言曾这样感叹,“内地作家很多都是在作家协会里做专职作家,哪怕十年不写作,照样有饭吃,照样有房住,有了病照样可以看病报销,没有太多来自生存方面的压力”。

  文学生态的先天性不足,必然制约独立批评家的生存环境。除非批评家要么本身就物质丰厚,不必因为担忧批评的清苦或得罪人;要么就只能忍受这种寂寞,甚至是体制内的排挤,但有多少人敢于同自己的生存环境过不去呢?也许,朱大可只能算个例外。(禾 刀)


来源:深圳商报
  


 
发送给好友】【打印 】【 关闭窗口
  发表评论
网站简介 广告服务  联系方式  用户留言  设为首页  法律顾问  建站服务
Copyright  2007 By www.viewcn.com & www.huaxia.com
版权所有 华夏经纬网 京ICP证0106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