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用户名  密码
安徽 | 重庆 | 贵州 | 海南 | 湖北 | 湖南 | 江苏 | 江西 | 天津 | 黑 龙 江 | 河南
宁夏 | 青海 | 山东 | 山西 | 陕西 | 四川 | 新疆 | 浙江 | 辽宁 | 新疆兵团 | 广东
网站导航
香港镜像
繁体简体
当前位置: > 文萃 > 文章中链接

2007没有萨达姆的伊拉克会怎样


2007-01-05 15:04:36         华夏经纬网

  央视《今日关注》1月2日播出《2007没有萨达姆的伊拉克会怎样》,以下为节目内容。

  在距2007年的曙光不足40个小时的时候,69岁的萨达姆被匆匆送上了绞刑架,绞死萨达姆,有人庆祝有人悲伤,伊拉克当天爆炸声依旧,驻伊美军死亡人数也已达到3000人,2007年,没有了萨达姆的伊拉克究竟会怎样?

  字幕显示:

  2006年11月5日,萨达姆被判处死刑

  12月26日,伊拉克上诉法庭宣布:维持原判

  死刑将在30天内执行……

  27日,网站出现萨达姆的“绝笔信”

  萨达姆:伊拉克人民,不要去怨恨那些“侵略者”

  28日,萨达姆把遗嘱交给了他的兄弟

  2006年12月30日,凌晨6点零五分

  69岁的萨达姆被匆匆送上了绞刑架,距离终审判决仅仅4天

  2006年12月31日

  驻伊美军的死亡人数已经达到3000人

  这一天,是2003年美英发动伊拉克战争的第1381天……

  演播室主持人 鲁健:

  各位好,欢迎您收看国际频道的特别节目《今日关注》。

  今天是我们悬念2007的特别节目的第二集,在新年前的两天萨达姆被处以绞刑,萨达姆虽然已经身死,但是他留下的悬念还有待于解开,到底是谁让他如此之快地被绞死,萨达姆死了以后伊拉克的教派仇杀能不能够平息。另外2007年布什会不会因为萨达姆的死而高枕无忧呢?这些悬念都有待于解开。今天我们请到了两位嘉宾来谈论这个话题,一位是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的副院长李绍先先生,你好,还有一位是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的副院长金灿荣先生,欢迎你。

  说起萨达姆,他是从一个非常贫苦的农家子弟然后成为一个政治强人,最后又成为一个死刑犯被绞死,在节目的一开始,我们通过一个短片再来认识一下这位人物。

  解说:

  萨达姆,侯赛因1937年4月出生于伊拉克萨拉赫丁省提克里特的一个农民家庭,20岁加入阿拉伯复兴社会党。此后,他在阿拉伯复兴社会党内的职务迅速提升,并长期担任党的地区领导机构副总书记职务。

  1979年7月,时任伊拉克总统的贝克尔因病辞职,萨达姆顺利登上了总统宝座,同时他还担任伊拉克革命指挥委员会主席、总理和阿拉伯复兴社会党地区领导机构总书记的职务,集党政军大权于一身。

  一年之后,他就领导伊拉克同邻国伊朗开始了历时8年的两伊战争。1990年,萨达姆又命令伊拉克军队入侵科威特,从而引发了海湾战争,也导致了联合国安理会对伊拉克实施了长达13年的制裁。

  2003年3月20号,美英借口伊拉克拥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发动伊拉克战争。4月9号,美军占领伊拉克首都巴格达达,萨达姆政权垮台。12月13号,萨达姆在其家乡提克里特被美军生擒。2004年7月1号,伊拉克特别法庭开始对萨达姆进行审判。萨达姆两年多来数十次出庭受审。

  2006年12月30日,萨达姆被处死。躲过了四次政治危机的萨达姆终于在这一次失去了过去的幸运。

  主持人:

  对于这个结果,可能之前几个月大家可能感觉到很意外,但是他被上诉法庭宣判30内执行绞刑的时候,大家可能不会感到太意外了,到底是谁让他这么快的被处于绞刑。

  李绍先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副院长:

  我想主要的决定性因素是美国,大家知道萨达姆的命运自从他被捕以后始终掌握在美国手里,他每走一步都是美国在起着决定性的作用,一直到最后决定他死,我觉得是美国的意志所决定的,这是其一。在上诉法庭很快维持了原判以后我们曾经做过节目,当时我们感觉到由于美国政治风向的一些微妙的变化,由于美国的新的伊拉克政策出台在即,在这个时候可能美国会拿下萨达姆的人头,来为新的伊拉克政策来祭旗,首先这是美国所决定。第二点具体在什么时候执行萨达姆死刑的问题上,我觉得伊拉克的县政府马利基政府起了相当的作用,现在有传言讲美国政府是要处死萨达姆的,但是在处死的时机上美国政府可能更愿意推迟十多天,也就是度过了这个伊斯兰教的节日,很有可能度过伊斯兰的12月,就是禁月,也就是以一种发表伊拉克行政册那么一个时间前夕,可能美国是这么一个态度,最终在马利基的坚持下定在了2006年的倒数第二天,马利基为什么要匆忙杀掉萨达姆,我觉得他的理由是显而易见的,也就是说作为一个伊拉克战争推翻萨达姆政权之后的一个明选的,至少形式上是明选的伊拉克政府,他需要尽快的结束过去,所谓开创一个伊拉克新的未来,增加自己的合法性,我觉得基于这一点马利基政府坚持要尽快的处死萨达姆。

  主持人:

  就是死背后是由美国主导的,但是这么快的死可能马利基政府起着重要的作用,因为之前我们上次在做节目的时候谈到,因为需要总统签字,但是后来塔拉巴尼的发言人后来说,其实这个死刑是没有必要一定要总统签字的,这其中是不是又发生了什么微妙的变化?

  金灿荣 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副院长:

  伊拉克是在一个法治化过程当中,很多的制度,可能有这种说法,但是没有定型,所以这个解释是非常灵活,基本上它是一个政治决定。

  主持人:

  另外美国还有一个消息,布什好像并不知道萨达姆那一天被执行绞刑,而且据说当时他已经上床睡觉了,好像美国在有意制造这样的新闻?

  金灿荣:

  总归从美国一般舆论的角度来讲,基本的看法其实跟刚才李教授讲的一样,最后的决定权就是布什政府做出的,但是毕竟这个事情在国际舆论上并不一定特别好,国际舆论一个基本主张萨达姆是有问题的,但是美国人用推翻武力,推翻他这个方式去决定他的命运本身也有问题,所以他本身是一个很有疑问的问题,所以他做了决定,但是又想跟这个决定本身保持一点距离,所以才出来奇奇怪怪的消息,比如说在执行死刑的时候,他还在睡觉,结果他发表的声明不是他出来说,而是一个书面的东西。另外从其他人口里又传出来新消息,美国人希望是推迟的,他是反应了事件本身的微妙性。

  主持人:

  美国其实可能也希望给舆论感觉应该是伊拉克政府自己主导的事情。

  李绍先:

  这是毫无疑问的,实际上整个这件事情进入最后的阶段以后,特别是上诉完维持原判以后的阶段,美国政府在刻意的和这件事情保持距离,保持低调,这个和萨达姆被捕之后,美国政府一系列的表现截然相反,萨达姆一被捕白宫,布什马上发表电视讲话,高兴之情溢于言表。这次恰恰相反,传出来消息说美国政府根本不知道,这是不可能的,美国政府不知道这是说不过去的。

  金灿荣:

  这个中间还有一个小细节,高法最后决定维持原判以后,萨达姆辩护律师团曾经向华盛顿地区,连邦地区法院递过一个申请,萨达姆是战犯,既然是战犯由马利基政府单方面来决定是有问题的,希望美国的法院接纳这个案件,做进一步的审判。

  主持人:

  应该按战俘对待。

  金灿荣:

  按战俘对待,结果马上就被拒绝了。

  主持人:

  美国的主导因素是显而易见的,显然是掩饰不了的。第一个悬念其实大家自己能够理清,还有一个悬念就是因为伊拉克的教派仇杀已经到达了一定的程度,每天几乎都在死人,萨达姆被处以绞刑的当天就发生了爆炸事件,而且已经有人公开宣称是为萨达姆复仇。如果说萨达姆被处以绞刑之后,伊拉克会不会形势变得更乱?

  李绍先:

  我想是这样,萨达姆被处死对伊拉克的局势不会产生实质性的影响,为什么这样讲?我觉得美国决定处死萨达姆也是考虑这一点,因为大家都看的很清楚,伊拉克的局势已经乱的不能再乱了,美国人一个基本判断已经是如此了,他没有必要担心处死萨达姆以后,伊拉克局势会怎么样。

  主持人:

  已经不能变得再坏了。

  李绍先:

  这是一个基本的。但是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处死萨达姆肯定是无助于伊拉克局势的好转,为什么这样讲?萨达姆这个人他自从被捕以后他已经是一只典型的死老虎,你多踹他两脚,多打他两枪是没什么任何实质意义了,但是他是个重要的象征,他实际上象征着伊拉克逊尼派的这种统治,他实际上是一个很重要的象征人物,这倒不是说他在伊拉克仍然保留着多少支持者,或者多大的影响力,不能这样,但是由于伊拉克战争之后,伊拉克的政治格局发生了颠覆性的变化,原来的统治者,逊尼派,尽管他占人口少数,但是他现在处于政治上的边缘化,甚至经济上也在边缘化,这么惶惶不可终日这么一个状态。原来受到压制的什叶派现在主导政治,这种情况下萨达姆更多的被代表着一种过去逊尼派,他是一个符号,一个象征,所以在这个时候你处死萨达姆本来伊拉克国内这种教派冲突,我们可以这样问,伊拉克目前最重要的是什么?就是对于伊拉克局势来讲,实际上最重要的民主和解,最重要的是教派团结,教派和解,处死萨达姆这么一个重要上政治上的符号,丝毫无助于民主团结,丝毫无助于教派和解。

  主持人:

  我们通过一个短片也来看一看,其实这个短片也在提出一个同样的问题,萨达姆之死可能不会使形势发生突然恶化的激变,但是可能对教派冲突的解决也没有多大的利处,我们一起看看短片是怎么说的。

  解说:

  当天,伊拉克部分城市从清晨开始宣布实施宵禁,以防止由此引发的暴力袭击活动。然而出人意料的是,大部分伊拉克民众都表现平静。人们表示,他们对萨达姆的这种结局已经早有心理准备,但在目前伊拉克安全局势持续恶化,教派冲突日趋尖锐的情况下,处死萨达姆的行为似乎操之过急。

  伊拉克民众 :我觉得萨达姆被处以死刑,审判太快,行刑也太快,只会让局面变得更糟糕,在伊拉克目前艰难的局势下,这样做其实很欠考虑。

  解说:

  而伊拉克民众的担心也很快得到证实。当天,仅在萨达姆被执行死刑后的几个小时,位于伊拉克南部什叶派穆斯林的聚居地库法发生汽车炸弹爆炸事件。造成30人死亡,45人受伤。逊尼派随后表示,他们此举正是为了给萨达姆复仇。此外,巴格达当天也发生汽车炸弹连环爆炸事件,造成约50人死亡。

  主持人:

  刚才李先生也谈到了,其实萨达姆的死对于目前伊拉克这种教派冲突起不到多大的和解的作用,金教授您觉得呢?

  金灿荣:

  我完全同意李教授的看法,从我们一个旁观者的角度来讲,现在应该是促和,平息动乱,这是当务之急,因为对伊拉克未来前途,它的关键其实是他内部重建,而且我觉得应该是政治重建,社会重建,他的意义不亚于经济重建。当然我从马利基,美国这方面来讲他也有他的理由,他们也需要,比如说从马利基角度来讲他也需要鼓舞士气,他作为什叶派的领导人,他的合法性是有问题的,国际社会一般都认为他还是跟美国的支持是有关系的,并不一定真正的代表民意,所以他需要某一些激动人心的事情来团结他自己,这个在政治驳议的时候经常会出现这个情况,第一步他要维持自己的团结,至于两派之间的冲突是放在第二位。

  主持人:

  而且现在伊拉克教派冲突的核心矛盾好像也并不是因为萨达姆而起,所以可能萨达姆死也不太会进一步激化,或者说进一步使得教派的冲突和解。

  金灿荣:

  我觉得这里面有一个挺调轨的历史现象,就是萨达姆时代,其实伊拉克是相当世俗化的,如果萨达姆是个宗教领袖,我相信他的死带来后果会严重的多,反倒是他的去宗教化,世俗化,导致了最后其实他挺惨的,孤家寡人那样一个状态,最后2003年12月13号被抓,放在一个宗教领袖实际上我觉得这个情况不太可能发生。

  主持人:

  所以第二个悬念就是萨达姆死了以后,伊拉克的局势到底会不会发生激变,现在看来可能性还是比较小的。另外还有一个悬念萨达姆已经如布什所愿被绞死了,2007年布什在伊拉克问题上到底会处于一个什么样的状态?他能够高枕无忧吗?稍候我们接着谈。

  主持人:

  其实现在说到萨达姆,在他死之前其实也留下了很多的话,现在可能大家还记得,我们在节目里可以一起再来回顾一下,他曾经说的,“你们都知道我的名字,你们还问我做什么?我根本就不承认你们。” 这是他在法庭上当时对法官说的,“这个法庭没有合法性,我将根据宪法的权利,不让这个审判继续下去。” 我们再来看看他在法庭上的表现,“我被拘留了,这是一个阴谋,我是被由美国人指定的伊拉克政府拘留的。” “我来这不是要为萨达姆辩护。正如我前面所说,萨达姆太伟大了,萨达姆本人根本不能为他辩护。” 还有“我一点也不担心被判处死刑,死刑对我来说还不如伊拉克人民的一只鞋子。我不怕被处死。” 如果在他从法庭的讲话来看的话,他应该说死之前的表现还称得上是勇敢,他其实也能够看到在背后主导他命运的其实是美国,那么现在作为布什来讲萨达姆被判处死刑的话,布什是不是可以如释重负,或者说可以高枕无忧。

  金灿荣:

  没有,从布什那个声明来讲他也很清楚,他说萨达姆的判刑和绞死并不意味着局势的改进,未来还有很多困难的选择和牺牲,所以他对萨达姆被处决以后,伊拉克本身的局势我觉得他不抱乐观态度。但是他这次需要萨达姆的死亡,主要是他国内的原因,其实上次我们也点到一个老问题,就是让伊拉克最高法院最后维持原判,让萨达姆死,他其实是美国国内政治的一个理由,他要证明我这个战争还是有理由的,要在民主党国会出来之前插手伊拉克事务以前他就先单独做决定,所以他更多是从美国国内政治考虑来做的决断,至于伊拉克未来局势我想他心里面也是清楚的,无助于伊拉克内部的问题。

  主持人:

  如果按照我们刚才解开第二张悬念的逻辑来看,萨达姆被判处了死刑,被绞死了,但是伊拉克的教派仇杀可能还会进一步继续下去,从这个角度来讲恐怕布什也不能高枕无忧。

  李绍先:

  这是显而易见的,实际我是这样看,2007年对于布什来讲,对于布什的伊拉克政策来讲恐怕是非常关键的一年,因为2006年我们是这样看,2006年是被广泛的认为证明布什政府在伊拉克是失败了,这么样的一年,所以由此才有2006年底的美国对伊拉克政策的反思,才有经过反思以后两党组成一个委员会,所谓的贝克委员会,出台了贝克报告,对于伊拉克政策进行一系列反思之后提出了70多条建议,像这样一个很大型的举动,正是在这种背景下,布什政府的伊拉克政策必须要调整,就是不可避免的要调整,新的政策即将出台。从现在看,萨达姆被处死这一点可能预示着什么,我觉得可能里边含有预示着美国布什新的伊拉克政策趋于强硬,并不像大家所想象的,贝克的那个报告的那个方向,所以在这种情况下,预期中再过十多天布什讲发表他的伊拉克的新政策,这个政策发表之后,也就是萨达姆现在已经被处死了。在2007年中,他这个政策在伊拉克如何推行,他这个政策推行的结果在伊拉克能不能收到预期中的效应,这对于布什来讲是至关重要的一年,因为2008年大家都知道美国又进入大选年了,大选年不太可能有大的作用。

  主持人:

  所以这可能也是萨达姆留给美国的一个悬念,我记得有一天新闻里说到在伊拉克死亡的美军已经超过,有一天是超过了“911”死亡的人数,所以未来布什拿出来新的伊拉克政策到底能不能够把美军从这种泥潭当中带出来,这可能就是萨达姆留下的下一个悬念,我们通过一个短片来看看美军现在在伊拉克的困局。

  解说:

  在加利福尼亚的圣巴巴拉海滩,白色的十字架代表了从伊拉克战争开战以来,所有牺牲的美国士兵,负责搭建十字架的志愿者说他们最初搭建了340个十字架,之后每星期都在增加,2004年9月,十字架突破一千个,2005年10月超过两千个,而就在2006年的最后一天十字架达到了三千个,一些美军士兵和士兵家属在接受美联社采访时,对萨达姆之死喜忧参半,有的认为萨达姆被执行死刑,显示出美国正在给伊拉克带来进步,认为处决萨达姆什么目的也无法达到,既不能使他的儿子起死回生,更多的人则认为既不能减少驻伊美军所受到的威胁,也不会给伊拉克人带来自由。

  主持人:

  这其实也是一个新的悬念,因为在上次节目的时候,我们有一次做节目也谈到了,可能萨达姆会被处死,甚至会作为美国明年新的伊拉克政策,可能就是征兵计划,拿这个作为祭旗了。如果说明年美国征兵伊拉克的话,能够解决他现在在伊拉克死亡美军士兵递增的局面吗?

  金灿荣:

  现在伊拉克困局实际上没有什么好办法,我看美国几个战略家基本上他们都知道撤和不撤都是一个难题,但是布什是在他那个位置上必须死马当活马医,必须得做,现在大家一般预计他的政策是先征兵,然后局势稳定到一定程度以后,他把责任推卸给伊拉克政府,然后再撤兵,所以是先征后撤,这是大家一般的预计。但是坦率讲未来的发展是不可预测的,我们现在能看到有一点比较确定,布什当局首先他必须得解决这个问题,李教授刚才讲了,2007年对布什最大的挑战就是处理好伊拉克问题,这一点是可以确定的。另外可以确定的,我觉得布什他不会否定他前面几年做的事情,否则他这个执政历史地位就没有了,但是具体的细节调整我们是无法确定的,但是大方向我也同意李教授刚才那个判断,他很有可能是往强硬的方向走,其实像贝克报告里面,他考虑面是挺全面的,甚至巴以问题他都考虑到了,甚至和伊朗合作的考虑到了,但是真的选择我觉得是强硬的。

  主持人:

  说到巴以正好让我想起来,因为萨达姆在临死前还喊了一个巴勒斯坦万岁,所以其实大家在担心的就是伊拉克以后的乱象会不会进一步蔓延到整个中东地区,因为中东各个国家经常是有联系的。

  李绍现:

  确实是这样,实际上很多人都看出来了,伊拉克问题的解决在很大程度上,实际上是和巴勒斯坦问题的解决是直接相关的。英国首相布莱尔曾经说过,如果是巴以和平进程不能解决或者不能推进的话,那么反恐战争不会有胜利,实际看到内在的关联。如果用一个简单的例子来形容的话,我是把布什的伊拉克新政策看做是这么一个东西,大家都说美国政府现在是在伊拉克是骑虎难下,布什现在恰恰还不想下,骑着虎还不想下,他是要拼命的把这只虎制服,我觉得他2007整个政策的路向还是像这个方向发展,要把伊拉克的局势尽可能还是要驾驭住。

  主持人:

  但是现在也有一种悲观的说法,美军可能今年可能在伊拉克这种,如果太乱的话他们控制不了,只好把军队撤出来,驻扎在伊拉克周边的地区,避免乱局进一步蔓延就好了,放弃伊拉克国内的整合。

  金灿荣:

  这个夸张了一点。

  李绍先:

  夸张了一点,我也听到过美国的一些中东智囊这样讲,他们是这样认为,非常悲观,他们认为伊拉克是无解的,伊拉克这个问题,最终可能美国不得不把军队撤出来,部署在伊拉克的周边,内部乱局他已经治不了了,以免使内部乱局蔓延。

  主持人:

  这可能性大吗?

  李绍先:

  可能作为最后无奈的办法,可能也是一种美国迫不得已。

  主持人:

  好的,非常感谢两位嘉宾今天能够来到演播室,为我们解开萨达姆在被绞死之后留下的几个悬念,当然不管怎么说,可能即便萨达姆被绞死,留给伊拉克的问题还很多,留给布什的问题也很多。

  好,感谢观众朋友收看本期的《今日关注》的特别节目——《悬念2007》,再见。

  执行主编:陶跃庆

  总策划:杨继红 马敬

  策划:滕双双

  编辑:张梦溪 刁伟华

  主持人:鲁健

  监制:王跃华

  e—mail:chinanews@cctv.com

  jinriguanzhu@cctv.com

来源:新浪新闻-央视《今日关注》

 


 
发送给好友】【打印 】【 关闭窗口
  发表评论
 
网站简介 广告服务  联系方式  用户留言  设为首页  法律顾问  建站服务
Copyright  2007 By www.viewcn.com & www.huaxia.com
版权所有 华夏经纬网 京ICP证0106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