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读书空间

 


文学批评界专家指上海女性作家“纯文学”过头

03/31/2008/09:51
华夏经纬网

  上海作家里面,年龄越小的作协会员中,女性所占的比例越大。上海市作家协会创联室主任于建明日前透露,目前上海作协有女会员203名,只占到17.5%,但是45岁以下的作家中,女作家就占了50%;35岁以下的作家中,女作家更是占到了70%。上海的女性文学创作已聚合成一种群体现象,而目前学界和文坛对上海女性文学的研究,还仅仅停留在对作家、作品个体的讨论,缺乏对整个上海女性创作群体的历史性研究和梳理,关于这一群体研究的资料积累更是不足。在这样的背景下,前天下午,“新时期上海女作家群体创作研讨会”在沪召开,王小鹰、蒋丽萍、王晓玉、陈丹燕等和来自文学批评界的一些专家坐在一起,就这一特殊群体的特点和面临的创作瓶颈进行了深入的探讨。

  创作应对现有的批评形成冲击

  华东师范大学中文系教授杨扬指出,上海女作家群体的“成”与“败”其实都与她们生活的城市有关。他坦陈,女作家们对城市生活的想象,很容易遭到既定批评话语的约束和冲击。在他看来,目前上海女作家群体中最为成功的写作,就是以王安忆为代表的、与理论话语的发展不断形成对应的创作,可他认为这看起来并不是什么好事。“像王安忆这么优秀的作家,大家难免都会对她有所期待。但从某种角度来说,王安忆的创作甚至已经成为某些批评家论证他们陈词滥调的说辞。”杨扬说,作为上海女作家创作的领军人物,王安忆的创作应该对现有的批评形成冲击和扫荡,跑到批评的前面去,为文坛和批评界提供一些更有启示性的东西,而不是成为每一波批评话语的实践者。

  “纯文学”过头会产生消极

  蒋丽萍指出,现在为什么说当代文学缺乏激动人心的作品,缺乏打动人心的东西?这是因为“纯文学”口号提出后,产生了一种消极的东西,作家在创作的时候很自然地跟政治、教条等拉开距离,这样当然是对的,但是同时也产生了一个不太好的现象,那就是作品对社会的反思渐行渐远,这种刻意的远离,在表现人的问题时就往往表现得缺乏力量。如果能把目光稍稍收回一点,也许创作就会出现新的气象。当然这不仅仅是上海女作家身上存在的问题,而是整个作家群体共同面临的创作上的极重要的瓶颈。

  文学界存在票友心态

  还有作家指出,文学也是存在技术含量的事情,没有专业的心态无法胜任。目前,很多作家,包括一些女作家有着文学票友的心态,认为文学不像科学、技术什么的,没有指标可以衡量。但文学是确实存在标准的,我们不能无视标准的存在,好的作家必须兢兢业业地耐着寂寞,去努力接近文学的标准。作家沈善增同意这样的观点。他指出,目前的文学批评存在很大的问题,就是对一部作品的意义评论太多,文本评论太少,作品的妙处往往得不到评论的机会。这好比俏眉眼做给瞎子看,如此一来,好的小说和差的小说就难以区分了,小说的高下仅仅在意义评论上是不能完整体现的。(陈熙涵)

来源:文汇报

  
【 发表感言  】 【 关闭窗口

相关报道


发表评论
网友昵称: 匿名
评论内容:        (剩余字数:
    查看评论
发表评论须知:
一、所发评论必须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二、严禁发布供求代理信息、公司介绍、产品信息等广告宣传信息;
三、严禁恶意重复发帖;
四、严禁对个人、实体、民族、国家等进行漫骂、污蔑、诽谤。
热点文章排行
频道特别推荐
文化信息 文化视点
读书空间 考古发现
文化人物 古今杂谈
文玩天地 名家名篇
民间文化 知识窗
风俗地理 文化博览
神话传说 寓言故事
成语典故 历史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