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读书空间

 


华语文学传媒盛典周日举行 王安忆阿来呼声高

04/08/2008/14:45
华夏经纬网

  第六届华语文学传媒盛典颁奖典礼将于本周日在广州举行,评委终审已于日前结束,获奖名单将于4月13日下午的颁奖典礼上正式揭晓。虽然名单目前还处于保密状态,但记者从主办方得知,王安忆与阿来最有希望竞逐本年度华语文学传媒盛典最重要的奖项“年度杰出作家”,获得10万元奖金。 

  华语文学传媒盛典由《南方都市报》于2003年发起主办,下设年度杰出作家、年度小说家、年度诗人、年度散文家、年度文学评论家和年度最具潜力新人六个奖项。其中年度杰出作家的奖金是10万元,其他单项奖的奖金是2万元,共20万元。以年度计,这是国内奖金最高的文学奖项。今年庆典期间,还将通过讲座、论坛、读者见面会等多种形式,连接起更多的文学爱好者,其中“中国当代文学高峰论坛”将有近百位文学名家出席,令人期许。

  年度杰出作家奖:王安忆最有希望

  作为华语文学传媒盛典最重要的一项奖项,“年度杰出作家”历来备受瞩目,之前的五位获奖者基本上代表了当年度华语文学创作的最高成就。与过去只有三位作家入围“年度杰出作家”相比,今年入围“年度杰出作家”的五位作家张承志、王安忆、阿来、刘震云和张炜去年都推出了重量级作品。其中,从组委会透露的消息:王安忆和阿来最有希望摘得这一大奖,其中“尤以去年出版了《启蒙时代》的王安忆最有希望”。

  《启蒙时代》是上海作家王安忆三年来的首部长篇小说,被誉为是一部“老三届”的精神成长史,书写了从那个年代走过来的人永远不会忘记的一段历史。王安忆用20多万字的笔墨,描述了1967年至1968年底两年间,几个干部家庭出身的年轻人的成长。王安忆保持了她一贯的冷静,勾勒出一代年轻人的心灵成长历程。虽然王安忆自称,这部小说写得最为用心,但大多数读者认为故事人物过多,加入了作者太多的议论,因而造成了比较大的阅读障碍,使得小说因过于说教而显得沉闷。那个年代走过来的读者则认为,王安忆对老三届的描写缺乏真实性。

  相对于王安忆通过《启蒙时代》刻意让自己远离“张爱玲”、“上海”等标签,阿来的《空山》三部曲则显示了作家比十年前《尘埃落定》更巨大的创作雄心。《空山》描写了上个世纪50年代末期到90年代初,发生在一个叫机村的藏族村庄里的6个故事,主要人物有近三十个。作家在讲述“一个村庄的秘史”的同时,思考了人与自然、宗教与社会、历史与意识形态等宏大主题。阿来曾言,计划以“花瓣式结构”来组织《空山》的六个小长篇,各篇既独立成篇,又与其他各卷相呼应,以书写“当代民间村落史”。

  刘震云在去年年底的高调回归很大程度取决于小说和电影的结合,其新作《我叫刘跃进》和电影同步面世。张炜在去年年初推出的《刺猬歌》是一部颇具冲击力和突破意义的作品,既“融入野地”,有浓烈的寓言色彩,又凸显尖锐的现实冲突,折射知识分子对商业时代理想沦陷的巨大困惑和失落。在五位入围作家中,张承志的入围作品是2007年出版的自选集《草原》、《秘境》、《求知》,精选了他30年来最具代表性的小说和散文。

  年度小说奖:中短篇小说首次入选

  在另一项重要大奖“年度小说家”中,组委会表示从投票数看,获奖者将在麦家和迟子建两人中产生,奖金为2万元。2007年的小说创作情况总体来说是“平淡”,没有特别惹眼的作品,但在平稳中依然有不少扎实的收获。评委会表示,相对而言2007年中短篇小说创作更自觉探索着全球化背景下的本土化叙事,寻求着叙述中国化故事的可能性,同时也体现了作家不同的艺术风格。

  刚刚获得鲁迅文学奖的迟子建再次成为“年度小说家”热门人选,2006年,迟子建曾凭借《额尔古纳河右岸》、《世界上所有的夜晚》两部作品获得第四届华语传媒文学盛典“年度小说家”提名,但那年败给了东西。2007年是迟子建丰收之年,在中短篇小说不受市场青睐的当下,迟子建却一直坚持着中短篇小说的创作,此次入围作品《福翩翩》与《起舞》也均为中篇小说,这也是“年度小说家”提名名单中,首次出现了中短篇小说作者的名字。在小说中作家从个人的苦难悲伤入手,在搜集鬼故事和悲曲的过程中,不断领略、体验民间苦难,在苦难的普遍性中,特别是在对巨大苦难的震惊中,寻找到承担苦难的精神力量,“进入了大悲悯的境界”。

  相对于迟子建的勤恳和坚持,麦家能获得评委会的青睐无法离开影视剧的影响。麦家的《风声》同名电视剧在全国热播,深受观众喜爱。《风声》让《人民文学》打破了该刊58年的历史惯例,首次完整地推出了一部长篇小说,而此类型小说能获得组委会的喜爱,也不啻是一个突破。

  广受好评的杨显惠《定西孤儿院纪事》可能与该奖失之交臂令人遗憾,在多个图书评比活动上,这本书都夺得“年度图书”的称号。与《夹边沟纪事》一样,《定西孤儿院纪事》实际上是一本纪实作品。但杨显惠没有沉溺在对悲剧的回忆与控诉中,书中同时也有对光明人性的描写和歌颂。相对而言,刁斗和金仁顺是两个比较陌生的名字,他们的《代号:SBS》和《彼此》也只是在文学杂志上发表,并未引起读者和评论界的关注。

  其他4个重要奖项中,年度诗人热门人选为朵渔和杨键。年度散文家热门候选人是舒婷和安妮宝贝。年度文学评论家的最后角逐者为陶东风和陈超;年度最具潜力新人则在鲁敏和徐则臣中选择。组委会的选择也与新浪读书频道的网络投票基本相符。

  根据安排,颁奖典礼将于4月13日下午在广州举行,届时将揭晓所有获奖者名单,同时邀请之前五届的29位获奖作家连同评委一同出席这一盛典。

  记者观察

  权威由时间树立

  早报记者石剑峰

  看看刚刚公布了的“茅盾文学奖”入围名单,余华、莫言、贾平凹……这几年的茅盾文学奖基本上被1990年代初出名的作家所垄断,对这些作家来说,获奖也只是锦上添花,或者让作家在私底下别苗头。再看看鲁迅文学奖,大部分获奖者离普通读者甚至出版社如此遥远,但在某种程度上鲁迅文学奖倒是代表了众多文学奖的正常生态。

  “华语文学传媒盛典”可能就介于这二者之间,年度杰出作家某种程度上是茅盾文学奖的翻版,但在某些奖项中也适时穿插某些远离读者的名字,而张悦然、安妮宝贝、麦家、刘震云们,更多时候反映了大多数读者的阅读趣味,于是这个规模庞大的民间文学奖成了每年一度的文学派对,它不追求权威性,远离文学,只求热闹。

  前不久来到上海的法国龚古尔文学奖获得者葆拉·贡斯接受早报记者采访时说,法国有2000多项文学奖,除了政府,人人都可以设立文学奖,几乎每个作家都能瓜分到一个。

  中国到底有多少个文学奖项?既有政府举办的权威大奖“茅盾文学奖”“鲁迅文学奖”等,也有民间设立的“华语文学传媒盛典”等,虽比不上法国人在文学奖上的特殊癖好,但有头有脸的作家们基本上也能瓜分到一两个。于是,我们可以看到,大多数不知名文学奖的生存全赖于作家是否出席吸引眼球而不是作家到底有没有写出好的作品来。究其原因,我们的写作者还是太少,没法满足其实并不多的文学奖,出色的、知名的作家更少,没办法让文学奖去挑剔。于是,对于大多数不甚出名的文学奖来说,评奖只是一个聚会、一个游戏,与文学无关。就算对于鲁迅文学奖来说,为了吸引并不关心文坛的大众,则硬生生地把文学奖办成了旅游节。

  其实,我们对文学奖别抱太大的期望,任何文学奖都可能是评论家、媒体、读者炮轰的对象,就算是诺贝尔、布克、龚古尔,听不到批评声才怪。所以,对那些批评或聒噪都不用太大惊小怪。那诺贝尔、布克、龚古尔们是如何树立权威的呢?看看它们的历史吧,茅盾奖颁到50年以上,肯定就是华语文学奖的权威,权威有时候就是由时间树立的。正如葆拉所说,法国有2000多项文学奖,每年都会死掉数百个,能坚持下来的,总有一些道理。从这个意义上讲,希望我国的这些文学奖———无论是官方的茅盾文学奖或者是民间的“华语文学传媒盛典”,能一直颁下去。

  近三年获奖名单

  年度杰出作家

  2004年,格非,《人面桃花》

  2005年,贾平凹,《秦腔》

  2006年,韩少功,《山南水北》

  年度小说家获奖名单和作品

  2004年,林白,《妇女闲聊录》

  2005年,东西,《后悔录》

  2006年,北村,《我和上帝有个约》

  年度年度诗人

  2004年,多多

  2005年,李亚伟

  2006年,雷平阳

  年度散文家

  2004年,南帆

  2005年,徐晓

  2006年,李辉

  年度文学评论家

  2004年,李敬泽

  2005年,张新颖

  2006年,王德威

  年度最具潜力新人

  2004年,张悦然

  2005年,李师江

  2006年,乔叶

来源:东方早报

  
【 发表感言  】 【 关闭窗口

相关报道


发表评论
网友昵称: 匿名
评论内容:        (剩余字数:
    查看评论
发表评论须知:
一、所发评论必须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二、严禁发布供求代理信息、公司介绍、产品信息等广告宣传信息;
三、严禁恶意重复发帖;
四、严禁对个人、实体、民族、国家等进行漫骂、污蔑、诽谤。
热点文章排行
频道特别推荐
文化信息 文化视点
读书空间 考古发现
文化人物 古今杂谈
文玩天地 名家名篇
民间文化 知识窗
风俗地理 文化博览
神话传说 寓言故事
成语典故 历史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