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读书空间

 


周汝昌新书面世 女儿称父亲不愿做红学界的人

04/17/2008/09:59
华夏经纬网

 昨天,90岁高龄的周汝昌推出了《红楼夺目红》的姊妹篇《红楼别样红》。老人家因为身体原因没有出现在新书发布现场,而让女儿、该书编辑周陀玲当起了“传声筒”。

  周汝昌一直“红”兴未艾。2004年作家出版社推出《红楼夺目红》,4年间连续印刷11次累计发行10万册。周汝昌这几年还坚持将研究的新收获、新心得、新见解记录下来,经女儿整理后选出130篇文章,结成此书。该书分12章,论述了红楼之红、湘云新解、妙玉之谜及红楼词联等,谈了他的读脂批感悟及曹雪芹的曹家典故等。

  红学家邓遂夫说,前几日刚刚探望过周汝昌,“他的创作精力我们没法比。虽说他眼睛几乎失明,耳朵几乎失聪了,但他生活在自己的世界里,随时随地在写作,每时每刻在思考中华文化。”但周汝昌还是认为自己的新书面世迟了,“这并非写作的缓慢,只不过是目坏益甚,字迹难认,以致录入的工序拖得倍于寻常了。”周陀玲告诉大家:“我父亲现在睡觉时候更多些,但他每天还会有2000字出现。因为写的字全都叠在一起,很难辨认,所以整理一篇稿相当困难。”

   尽管这样,周汝昌的新书竟然还会“鱼贯而出”:《红楼脂粉英雄谱》、《周汝昌点评石头记》、《兰亭集序的故事》,他还会出书写老师顾随,还会出书评点张伯驹的诗词。

  目前,续写《红楼梦》成风。周陀玲说:“父亲也有过续写的冲动,还曾试验着续过79回、80回,这些在《红楼梦的真故事》里有。现在他年纪大了,不可能再有机会了。”周汝昌用了60年心血,沉醉于红学,完成了几百万字的专著,但周陀玲却代父亲表达了内心的想法:“我父亲不愿意做红学界的人。”从周陀玲的寥寥数语“注释”中,也许能体会出这句话蕴涵着老人家的无奈和悲凉。周陀玲说:“现在的研究者可以随手拿到前人的研究成果,可以拿着周汝昌的研究资料去骂周汝昌,可以踩着别人的肩膀去骂别人。”记者 路艳霞

来源:北京日报   

  
【 发表感言  】 【 关闭窗口

相关报道


发表评论
网友昵称: 匿名
评论内容:        (剩余字数:
    查看评论
发表评论须知:
一、所发评论必须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二、严禁发布供求代理信息、公司介绍、产品信息等广告宣传信息;
三、严禁恶意重复发帖;
四、严禁对个人、实体、民族、国家等进行漫骂、污蔑、诽谤。
热点文章排行
频道特别推荐
文化信息 文化视点
读书空间 考古发现
文化人物 古今杂谈
文玩天地 名家名篇
民间文化 知识窗
风俗地理 文化博览
神话传说 寓言故事
成语典故 历史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