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古今杂谈

 


神秘天象图成“盗墓指南”?(组图)

07/11/2007/10:53
华夏经纬网

  “敢不敢说东有兵马俑、西有秦王陵?”大唐秦王陵博物馆馆长林广生问道。

  当然不能比。因为即使在宝鸡市,也未必有多少人知道大唐秦王陵,知道这里埋着一位原名宋文通的河北汉子,晚唐五代交替时的一代枭雄。

李茂贞夫人墓盗洞

    在第四颗星旁边出现一块箭头图案的地砖

通往墓道的壁画

无砖空出的地方连成神秘奇特的七星图

李茂贞墓室内 

  7月4日上午,带着疑问,我们登上了茫茫陵塬。

  陵塬北枕陇山,俯临渭水,三面环沟,东隔金陵河与贾村塬相望,西隔长寿河与紫塬相望,渭河悠然远去。纵目望去,秦岭一脉尽收眼底。

  在我们的采访中,这位大唐秦王的面目逐渐浮现了出来,一些谜团也随之闪现。

  神秘墓主自有“千秋功过”

  一直到2001年的一个夏日,考古人员在淤泥中掘出了一方“大唐秦王忠敬墓志铭”时,大家才恍然大悟,“冢疙瘩”里的神秘墓主,原来就是传说中的李茂贞了。
 
 
 

  “此秦王非彼秦王”,博物馆的“军师”郭清华如此说道。因为提起大唐秦王,很多人首先会想起秦王李世民。此位秦王本名宋文通,唐僖宗赐其姓名李茂贞,列入皇家典籍,唐昭宗加封其为岐王、秦王等职,后梁承认其岐王一职,后唐则再次加封其为秦王。李茂贞一生中两次被加封为秦王,“大唐秦王”也算是“货真价实”了,省政府也于2003年9月确立大唐秦王陵为省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大唐夕阳西下之时,地方割据,藩镇林立,九州大地山河破碎,落霞与孤鹜齐飞,乱世英雄风起云涌,流水落花春去也。

  李茂贞32岁便出任凤翔节度使,仗着秦岭之险、渭水之利而威震关西、陇东及川北,以至于偌大关中,除京师长安之外,其余均为其所有。他以镇压黄巢起义起家,勤王护驾有功,却三次火烧长安城;他杀人如麻,却重修法门寺,给后世留下千年古刹;而当朱温灭唐,各地强藩相继称帝之时,他却未随波逐流,一直奉唐正朔。当年参加秦王陵发掘的考古队长刘军社,曾概括李茂贞是“生于农家,起于行伍,兴于战乱,盛于分裂,终结于北方的局部统一”。

  李茂贞“终结”前,从麟游、彬县等地拉来优质石材,一块块拼接起来,把自己严严实实地在北陵塬上掩埋了起来。现在的石展台上,还散落着天王、力士的浮雕石柱础,有石雕莲花座以及刻有汉梵文字的石经幢等,还有从陵塬村收集来的陵墓前的石雕马头。

  沿斜坡“摸”进墓室,似在步入历史深处,幽深的甬道两壁,壁画斑驳。

  耳室的玻璃上滴着露水,雾气弥漫,依稀可辨识出汉人牵马、胡人牵驼,是八抬大轿,是鸳鸯牡丹,是十八乐伎,林林总总,不一而足。

  诸多谜团尚待解开

  李茂贞及其夫人刘氏的墓,是按“同茔不同穴”的帝后墓形制合葬的。

  从1998年勘探、2001年试掘并于2003年5月开放至今,随着岁月流逝,有些谜团已涣然冰释,有的则愈加扑朔迷离,比如“天象图”,比如石函,比如无字墓志盖,比如文武杂列的“神道”等。

  夫人墓室的端楼高达7米,砖雕仿木,华丽非凡,端楼下以乱石堆砌,盗墓贼胆敢挪动,后果可想而知。端楼后的石门,绝难开启,但就在甬道与墓室南壁顶部相接处,套压的一块楔形石条被抽出,形成了可供一人出入的小洞,专家认为是当初修墓工匠为盗墓所预留。而后面的墓室,大青砖逐层内收而券成的穹窿顶上,赫然有一个盗洞!

  盗洞被因“洞”制宜地通往地面做成通风口,墓穴里的气息“空穴来风”地排出地面,而当初找通风口时的发现,却令每个人惊讶不已,“盗洞通上去的地面,是个苹果园,取土时发现有砖,一挖就是好大一片,那就赶紧清理,有的上刻工匠姓名,有的拓有工匠手印”,郭清华说。

  这堆唐砖,北宽南窄,中间隆起,四周翘起,如同一顶八抬大轿,因无砖而空出的位置,则连成了一幅北斗七星图,“天象图确立了墓的规格,只有帝王陵才有天象图,地上的天象图更是极为鲜见”,林广生说。细观天象图,有一个向东指的齿牙状规则豁口,旁边还有砖摆成箭头,用意何在,玄机重重。

  顺着齿牙状的砖往下“走”,便直达夫人墓室,但当初胆敢标出箭头,若被发现,岂非要人头落地?难道盗墓者当年已混迹其中、并给子孙后代留下了盗墓的玄机?从实际效果看,这个箭头,确为盗墓贼对墓室顺利实施“垂直打击”起了关键的“导航”作用。而那些或隆起或散开的砖块,应该是历历皆有所指。

  除神秘“天象图”外,李茂贞及其夫人墓的神道上,既有人臣墓的石羊、石虎、石人,也有帝王陵前的石马、华表,且文武两厢错杂排列,但终其一生并未称帝,这些石雕含意何在?

  武则天的无字碑天下闻名,李茂贞也有个无字的墓志盖,盖周是青龙、白虎、朱雀、玄武,墓志铭也是洋洋洒洒,但墓志盖上只字全无,这又是为何?

  “还有石函,至今不知道是啥东西”,郭清华介绍,当初开启石函时,可谓一波三折,打开后,是个铁锈斑斑的物件,是否丹书铁券?如果不是丹书铁券,又是什么呢?至今无解。

  只有李茂贞的石像,因被传说摸摸可以却病,开始变得油光可鉴。

  诸多谜团,依旧缭绕。

  千年陵寝风雨飘摇

  大唐秦王陵博物馆场地内,有一座兔肉加工厂,按博物馆前任负责人与其所签合同,还要经营到2009年底。而曾几何时,类似电影《功夫》中“不正常人类研究中心”的机构也考察过这座院子,认为墙高地平,适合特定人群在此“休养生息”。博物馆难以为继的情况下,走马灯地换着经营者,第4任的老林又能“坚守”几年呢?

  其实直到现在,关于这座博物馆,当初是否属于抢救性发掘?发掘队伍是否有资质?民企能否并如何开发帝王陵等诸多问题,一直众说纷纭。就在接受采访时,老林手里还捏着一份向宝鸡市国土资源局提请行政复议的报告。

  但毫无疑问的是,李茂贞就在这里,大唐秦王就在这里,诸多谜团就藏在这里。

  曾几何时,国民党建陵塬机场,墓前大量精美石刻被毁;后来“文革”时修水库,大量石刻沉入湖底。墓室里曾出土过宋代铜钱,如果排除恶作剧成分,那么被盗史可上溯至宋初了,也就是说李茂贞入土百余年后即被“造访”。雨水由盗洞渗入,积年泥浆逐渐将墓室、甬道尽数淹没,将精彩壁画席卷而去,砖雕石刻长年浸泡其中。李茂贞夫人墓中,认为乐伎砖雕后藏有金银珠宝,盗墓贼将这些砖雕悉数毁坏。雨水沿盗洞积年渗漏,端楼砖雕上的青苔,历历可见。

  李茂贞曾在凤翔城东北为其夫人修有“李氏园”,苏东坡任职凤翔时,此园仍存,苏东坡在诗中写到,“朝游北城东,回首见修竹。下有朱门家,破墙围古屋。举鞭扣其户,幽响答空谷”,他徜徉于这座“异花兼四方,野鸟喧百族”的小园,不禁抚今追昔,百感交集。

  “断碑衰草寒烟里,风雨年年上绿苔”,李茂贞雄踞于此数十年,但在历史长廊里,他也是个行色匆匆的过客。

  李茂贞夫人的墓中,精美砖雕“瑞鸟衔草图”,两只鸳鸯相互顾盼,将一枝牡丹花从嘴里送来送去,显得颇为恩爱,牡丹怒放,色彩明快热烈,令人过目难忘。

  只今唯余宁静的墓园,幽深的甬道。远处,墓木已拱,郁郁葱葱。

来源:华商网-华商报  王锋 胡国庆 文/图

  
【 发表感言  】 【 关闭窗口

相关报道


发表评论
网友昵称: 匿名
评论内容:        (剩余字数:
    查看评论
发表评论须知:
一、所发评论必须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二、严禁发布供求代理信息、公司介绍、产品信息等广告宣传信息;
三、严禁恶意重复发帖;
四、严禁对个人、实体、民族、国家等进行漫骂、污蔑、诽谤。
热点文章排行
频道特别推荐
文化信息 文化视点
读书空间 考古发现
文化人物 古今杂谈
文玩天地 名家名篇
民间文化 知识窗
风俗地理 文化博览
神话传说 寓言故事
成语典故 历史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