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古今杂谈

 


“盛世和光”系列之敦煌文物的保护和临摹

02/26/2008/08:40
华夏经纬网

  敦煌石窟文物是我国的国宝,也是全人类的文化遗产,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已为我院颁发了世界文化遗产证书。

  敦煌文物收归国家保护,始于1943年,那时,虽然成立了国立敦煌艺术研究所,但因人少又无经费,只尽了一些看守洞窟的责任,防止了外国盗宝者明目张胆的劫掠。真正得到重视和切实保护,还是在1949年新中国成立之后。

  1950年,北京中央文化部接管之后,改名为敦煌文物研究所,直属中央文化部文物局。

  1951年,文物局派专家赴敦煌考察,拔专款落架修复唐宋木构屋檐。1956年又派专家加固早期洞窟石崖体。1962年周恩来总理拨款百万,按古建专家梁思成提出的原则:“有若无,实若虚,大智若愚。”对莫高窟进行全面加固,解除了石窟坍塌的危险。现在整齐的砾石断面、四通八达的走廊、焕然一新的洞窟面貌,便是周总理在国家经济还很困难的时候,毅然决定拨巨款保护敦煌文化遗产的成绩。在文化大革命的动乱中,周总理又发布命令,在运动中要确保历史文物的安全。我们印发这些文告,广为宣传,向红卫兵讲解民族文化遗产的历史艺术价值,虽然经历了十年漫长的浩劫,莫高窟文物却安然无恙,没有受到任何损坏,我们长期工作在莫高窟的人,感到无比欣慰,也对周总理无比怀念。

  在我国实行改革开放这十年来,敦煌文物的保护工作发展很快,各种保护方法都一起上马。首先是人力保护,即用人看守洞窟,现在有了30名警卫,日夜巡逻,防止人为的破坏和盗劫。其次是法律保护,院内有公安派出所,执行文物保护法,维护文物保护区的安宁。设施保护采用了现代化手段,安装了监测系统,监视一切来犯者的行踪。重要的是科学保护,它直接关系到壁画彩塑自身的安危,我们修复了两千多平方米即将脱落的壁画、修复了四五十身破损的彩塑。近几年,我们重点转向保护科学研究,除自力外,我们与国内有关科研单位开展了合作,同时我们还开展了国际合作,与美国盖蒂基金会文物保护研究所和日本东京文化财研究所都有合作科研项目。在风沙治理、气象观测、大气分析、温湿度测定、色彩变化探讨、文物病害研究等方面都取得了可喜的成绩。在援助性的合作过程中,我们自己的科研队伍逐步成长壮大,在保护科学研究和科学保护技术上发挥了积极的作用。

  莫高窟是国家级对外开放点,管理上也有严格的制度。窟内壁画有玻璃屏风防护,铝合金门窗有专人管理锁匙,进出口人数都有登记。为文物的安全,实行控制性轮流开放,对匆忙的观光者开放十个洞窟。有人作简要讲解,对外宾开放各时代洞窟(有些是代表窟)30个,有说明员陪同参观讲解(包括外语讲解)。还有一种开放是照顾国内外专家,可以开放五十个或更多的洞窟,由于壁画塑像经过千百年风沙阳光和二氧化碳的侵蚀,产生了许多病害,生命力非常脆弱,因此对进洞人数,洞内逗留时间,携带用具等都有严格限制,以保证这一世界性文物的安全。

  临摹对文物工作者来说就是复制,复制下来既可作为副本保存,又可作为展品向国内外介绍,一举两得。

  临摹是我院的长期任务,已有五十年的历史,经过五六十位美术家的辛勤劳动,积累了一批临品,在国内外举行过三十多次展览,特别在波兰、捷克、缅甸、日本、法国展览时。有的还同时举行学术讨论。五十年代中曾在印度展览两次,对中印文化交流起了积极作用。

  有人瞧不起临摹工作,但我们认为临摹是一门学问,临摹过程中要经过反复研究;掌握规律,锻炼技巧,才能如实体现原作精神。因此,临摹者必须有丰富的知识、精深的修养、娴熟的技巧,否则不可能得到形神兼备、韵味具体的临本。我们的许多临本是集体智慧的结晶,是研究的成果。
我们是职业临摹者,摸索出一套临摹程序:

  —、起稿。有三种方法:一种是对壁写生式起稿,形体缩小,不准确;二是用透明纸在壁画上印稿,画稿是准确的,但损伤文物,是一种犯罪行为;三是照片幻灯放稿,然后上洞对壁修改,直到准确为止。修毕,以浓墨对壁钩描,体会原作线描精神特点,然后再按原壁起稿线色彩描上临摹画纸,这就完成了第一道工序。

  二、上色。画稿裱上画板.对壁上色。首先是刷底色,配地色,这与画面色调和装饰美有密切关系。刷色后,古代画工在壁画稿上用特定的符号来表示红色、绿色、青色等。按对称、均衡、对比、多样统一等审美规律布色,画师按符号上色,实行流水作业。

  上色方法又有涂色和填色之别。早期壁画多用涂色法,运笔自由,生动活泼。唐代以后,多用填色。受画稿约束,规矩严整,装饰性强,临摹者要抓住特点,如实摹绘。

  三、描线完成。赋彩之后,底稿线多被色彩掩盖,特别早期壁画起稿简略,不成形象,涂色又多变动修改,最后的线描是定型的关键,也是对临摹者本领的考验。

  临摹的方法,也有三种:

  其一是客观临摹,即按壁画现存面貌如实再现,旧就旧,破就破,不加任何主观变动。我们是文物工作者,主要采取这种方法。作为古代艺术的副本,客观真实性越高,保存的价值越大,许多临本,都以与原壁达到乱真为最高标准。

  其二为旧色完整临摹。用于成套资料摹写,如历代舟车、舞乐、服饰等,为了便于研究,经过调查,把残破的部分完整起来,而色彩仍然是古旧的。

  其三是复原临摹,即恢复壁画初成时鲜艳夺目的新面貌。张大千的敦煌壁画临本基本上部采用复原方法。作为画家,为了探索壁画原貌.经调查研究,有确凿科学依据,复原是可以的,而且应该探索。但作为文物复制品对外介绍,就不妥当。如果一幅客观复制品,再配上一幅复原临本对照展出,将会引起观者比较研究的兴趣,效果会更好。但因为色彩变化很复杂,必须经过大量科学化验和艺术性探讨,否则很难准确地恢复原貌。

  我们只作了少数研究性复原探索。

  临摹工作过程,也就是研究过程,就是要通过调查、比较、分析、研究掌握临摹规律,要达到这个目的就要过五关。

  一、造型。掌握临摹壁画中人物形象的特征,包括面相、比例、姿态、衣饰等。如北凉275窟,菩萨脸形如蛋,立眉竖眼,高鼻直通额际,厚唇、大嘴、圆环晕染、白鼻梁、宝冠、裙帔,直接接受龟兹壁画影响。而同一时期不同的洞窟风格也一样,所以临摹时不仅要掌握时代特征,还要了解同时代各窟壁画在人物造型上的差别,才能做到客观准确。

  二、构图。即画面布局,也就是空间感和意境创造。关键在于透视,要理解中国传统的透视法是“以大观小”,如人看假山,居高临下,即鸟瞰式,散点透视,因而在有限的壁画上表现出海阔天空、金碧辉煌的具像的极乐世界。这是西方焦点透视无能为力的。这正是东方,是中国艺术科学的特色。

  三、线描。线是中国绘画造型的主要艺术语言,已有五千年以上的历史,敦煌艺术继承了这个优良传统。从线的功能讲,有起稿线、定型线、装饰线等;从线的形态和描法讲,有减笔描、铁线描、兰叶描、折芦描、游丝描、丁头鼠尾描等,各有不同的表现功能。不同时代的形象,以不同线描表现。如早期壁画,起稿用上红减笔描,定型则用深墨铁线描,提神用白粉铁线描。唐代,起稿淡墨兰叶描,定形深墨兰叶描,临摹者必须掌握线的时代特征和每一形象用线的特点,以及线描的墨色浓淡;起笔、收笔、转折停顿的笔情墨趣,临摹者描线的修养和描线的功力是临本质量的关键。

  四、赋彩。是临摹工作的重要阶段。随类赋彩是基本写实原则,有时也用随色象类办法,超自然规律的意趣较浓.如石绿色的马,朱红色的人。赋彩有两种方法:早期多用涂色,笔力豪放,生动活泼。唐代以后多用填色,规矩严整、装饰性强。还有衬邑、吹色等等。最重要的是晕染法,从印度传来的凹凸法,画史上所谓天竺遗法,即明暗表现立体感。与此同时,我国也有一种晕色法与明暗法相反,明亮处晕以红色,暗处无色,至隋代才融合中印成一家,形成新的晕染法。

  五、传神。这是临摹工作者最后一关。以形写神,形神兼备,是创作的最高审美标准,也是临摹的最高标准,人物表情与姿态动作有关,但主要在面部,关键在眼睛。所以两千多年前的孟子早已说过:“眼睛是精神的窗户。”敦煌壁画充分利用五官,特别是眼睛,表现喜怒哀乐之情。掌握嘴、眉,特别是眼睛的各种程式,是临摹者最高水平,但这不只一点之技,更重要的是内在的审美修养。

  临摹工作是严肃的艺术活动。传播敦煌艺术,弘扬中华文化,促进国际文化交流,是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设的一部分,我们临摹了一辈子敦煌壁画,感到光荣和自豪。

  (原载《敦煌研究》1995年第2期)

人民网

  
【 发表感言  】 【 关闭窗口

相关报道


发表评论
网友昵称: 匿名
评论内容:        (剩余字数:
    查看评论
发表评论须知:
一、所发评论必须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二、严禁发布供求代理信息、公司介绍、产品信息等广告宣传信息;
三、严禁恶意重复发帖;
四、严禁对个人、实体、民族、国家等进行漫骂、污蔑、诽谤。
热点文章排行
频道特别推荐
文化信息 文化视点
读书空间 考古发现
文化人物 古今杂谈
文玩天地 名家名篇
民间文化 知识窗
风俗地理 文化博览
神话传说 寓言故事
成语典故 历史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