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古今杂谈

 


山西文物之最"前庄方鼎"的一场鲜为人知的劫难

03/26/2008/09:02
华夏经纬网

    在山西省一级文物的藏品中,有一件堪称“山西文物之最”的国宝级文物——平陆县前庄遗址出土的商代饕餮纹青铜大方鼎,人称“前庄方鼎”。此鼎通高82厘米,口50×50厘米,口面呈正方形;耳高14厘米,腹深44厘米,壁厚0.6厘米,足高23.5厘米。口沿外折,方唇,沿面平直。上有一对直立于口沿上的圆拱形的竖耳,耳的外壁作凹槽状,凹槽内有三道圆拱形的凸棱弦纹。耳的内壁和侧壁均为素面。腹部直壁平底成方形,上腹部有一周饕餮纹带,正中为一组,转角处由两侧面合成一组。一周共有八组饕餮纹。腹面四周主要设有乳钉纹,两侧边各为三行,下部为五行。鼎足上粗下细、空心圆柱体。每一个足的上中部饰一周饕餮纹,共两组。足底平直,内含泥心,此鼎现藏于山西省考古研究所。据权威专家考证,这是目前国内发现商代王室重器中年代最早的一件祭器。上世纪九十年代初,“前庄方鼎”作为国粹,曾漂洋过海,调展出访到意大利的古罗马、奥地利等国,尽显我中华民族文化遗产之光辉。但是有谁知道“前庄方鼎”在出土之初,还曾有过一场人为的劫难呢?

    事情还得从18年前谈起,1990年1月12日中午,平陆县公安局接到本县三门乡派出所报告:说其相邻的坡底乡向阳村群众在10多天前 (实际是1990年1月3日)修沿河公路时,在黄河边一个叫“将军圪塔”的地方(即后来确认为“前庄遗址”的地方)挖出了一批个头挺大的铜锅锅和铜罐罐,上面还有不认识的花纹,这些器物被挖掘者私分。县公安局接到报告后,立即与县博物馆取得联系。根据报告者的大致描述,有着多年田野考古实践经验的县博物馆专家卫斯初步判断:这是一批商周时期的贵族用器,其历史价值和学术价值难以估量。文物既已出土10天,且散落民间,时下文物走私又十分盛行,如不及时追缴,这批文物随时都有被走私贩卖出境的危险。案情就是命令!时间刻不容缓!

    时任平陆县公安局分管刑侦的李副局长,听了报告人和县博物馆卫斯的分析判断后,立即电话通知坡底乡派出所所长杨道义,先期到达文物出土现场,做好参与私分文物群众的调查工作和思想工作。连午饭也未顾上吃,就立即带领三名干警,和卫斯一道驱车直奔文物出土现场。由于前两日刚下过大雪,坡底乡地处平陆东部山区,沟深坡陡、路险难走,约40公里的路程,他们所租用的“罗马吉普”就走了近四个小时。当赶到文物出土地点时,已是当日下午四点多钟。好在先期到达的杨道义同志已基本弄清了被哄抢文物的下落。李副局长当即决定他和卫斯及一名干警一组,杨道义和另外两名干警为一组,由当地村组干部带路,分头到各户去收缴文物。由于私分文物户居住分散,且车辆不能到达,他们只能靠步行,在光滑冰冻的山间小路上爬上爬下。等收缴完这批文物,已是晚上九点多钟。此次收缴的文物有两件饕餮纹青铜大圆鼎,分别高73厘米和70厘米。一件饕餮纹青铜罍高37厘米。还有一件长101厘米大石磬等,明显属商王室重器,属国宝级文物。这使全体参战的同志都高兴不已。曾经参观过全国许多博物馆的卫斯都不曾见到过这样精美的青铜。此次文物追缴,可谓战果辉煌!但此次收缴行动中,并未发现“前庄方鼎”,或听到其出土的传闻。

    次日,县博物馆就将前庄遗址出土商代青铜器的情况通过电话向山西省文物局、运城地区文化局作了汇报。隔日,山西省考古研究所副所长、著名青铜器考古专家陶正刚先生专程赴平陆,对前庄遗址进行了考察。他初步认定前庄铜器出土地点是一处商代祭祀遗址,青铜大圆鼎、青铜罍和大石磬确系王室祭祀所用重器无疑。但谁也没有想到这里还埋藏有年代更早的“饕餮纹青铜大方鼎”。就在青铜大圆鼎等文物被收缴后的不几天,一个夜深人静的晚上,修路民工中宋某等四名不法之徒,将白天就已发现,而又故意掩埋的“饕餮纹青铜大方鼎”,从大圆鼎出土位置东南约5米的地方悄悄挖出,并运回了宋某家。随之,“前庄方鼎”便遭受了一场人为的劫难。

    1990年1月下旬,正是春节将到的日子,虽说是山区村民,都一个个忙着准备钱财,置办年货。宋某等四名不法之徒在从前庄遗址挖到“饕餮纹青铜大方鼎”后,都高兴的连觉都睡不着,连夜商议处置方案。他们不知道这是何物,也不知这是什么材料制成?四个愚昧无知的家伙,数宋某有文化。宋某,初中毕业,在当地是一位小学民办教师。其余三位皆是文盲。宋某不知听何人所说,此鼎为纯金打造,价值不菲。故为防止四人中任何一人独吞方鼎所卖钱财,或他们之间利益分配不公,同时也为了在倒卖过程中运输方便、缩小目标。宋某等残忍的用铁镢砸断了“国宝”的四条腿,其中鼎身和一条鼎腿由宋某保管;另外三条腿分给三位同伙保管。随后的一天凌晨三四点钟,宋某等四位不法之徒,曾秘密将解肢了的“前庄方鼎”用小平车运到邻近的曹川乡农业银行营业部让其当黄金收购。当农行工作人员告诉他们这件“古董”并不是黄金打造的,而是青铜所铸时,宋某等四人顿时傻了眼。由于卖钱心切,当日上午,他们又将解肢了的“前庄方鼎”运到曹川供销社废品收购站,企图以废铜的价格卖给收购站,由于废品收购站称量后,还要除去渣质,只能按30公斤废铜算(方鼎实重近40公斤),每公斤按6元计,才180元。宋某等合计后,觉得划不来就未卖。索性又将鼎身、鼎腿运回各自保管,伺机图谋有文物贩子上门收购,可以卖个好价钱。

    1990年春节期间,宋某等人发现文物隐匿不报,且有破坏、倒卖国宝的行为首先在其亲戚中相互传播开来。社会上也有了前庄出土“金鼎”被倒卖的传闻。1990年正月初八,春节刚过,是平陆县机关单位年假过完上班的第一天。上午九时许,主持县博物馆工作的卫斯正准备到县文化局接受一年一度的春节文化活动单位分配任务,在县政府东门外的马路上,正好遇到了一位正要找他反映 “前庄方鼎”情况的县委干部。这位干部老家就是坡底沿河人,他是在春节期间走亲戚时听到上述情况反映的。当这位干部站在马路边扼要的将上述情况向卫斯反映以后,老卫又惊又喜,又气又恨!立刻意识到追缴这件国宝刻不容缓。他来不及向文化局长请示汇报,就急匆匆地直奔县公安局而去。到那里,他直接向分管刑侦的李副局长说明了来意,李副局长听后,马上通知坡底乡派出所所长老杨在乡政府等候,说他和其他人随即就到。

    当日中午12时半,李副局长、老卫一行四人的车刚刚驶进坡底乡政府大院,老杨就早早站在那里等候,此时他已让乡政府食堂为大家准备了午饭。但李副局长只是推开车门,连车都未下,就一招手让他上车,掉转车头,向宋某所在的小学西粮宿村开去。车到西粮宿,老杨找到村干部,向其简单地说明来意后,他们就进入紧张的工作状态。西粮宿村小学是一个只有三间瓦房连院墙都没有的山区小学校。两间是教室,一间是教师的办公室兼宿舍。当时,宋某正给学生上中午课,为了不惊动学生,老杨让村干部把宋某唤出后,让其将办公室门打开,首先由老杨做他的思想工作,让他主动交出尚未出售的“前庄方鼎”,但宋某狡猾抵赖,矢口否认有什么方鼎。这时候,卫斯有些着急,李副局长感到气愤,第二轮由李副局长和卫斯两人跟他谈,当李副局长把已经掌握的情况讲给他听时,宋某这时如同泄了气的皮球,老实交待了他们四人如何盗掘方鼎、损坏方鼎、倒卖方鼎未遂的全过程。

    此时已是下午三点多钟,村干部招呼李副局长、卫斯、老杨一行吃饭,李副局长说:“等东西收缴完了再吃。”说罢,一挥手,就分头行动。先从宋某家缴回鼎身和一条鼎腿放回车上,由李副局长、卫斯看护。然后,仍由宋某带路,老杨及两位干警跟随,到另外三家去收缴那三条鼎腿。那三家分居三个村子,一个在尖坪,一个在麻院,还有一个住在“老虎嘴”,当老杨一行先收缴了尖坪、麻院那两家的鼎腿,赶到“老虎嘴”宋某这位同伙家时,万没料到,这家伙急不可耐,已在两天前,就将自己保管的那条鼎腿,送到了一家个体诊所,说是古铜锈可以入药治病,换了几个零钱花。这时候,着实使老杨等人捏了一把汗。

    此时天已黄昏,那个体诊所还在五里以外的向坪村,所有参加这次行动的人员都是只吃了一餐早饭,而且又连续走了三四个小时的山路,这时都有些又乏又饿。但眼下的情况不容有任何麻痹和大意,也许晚到一刻,这条鼎腿就会再次受损,若晚到一天,这条鼎腿就可能不复存在了。现在这条鼎腿是否还在,谁心里也没底。情况十分紧急,所以,老杨让“老虎嘴”的家伙立马带路,火速赶往向坪村的个体诊所。幸好,老杨一行赶到个体诊所时,诊所医生尚未将鼎腿砸碎入药。只是在这条鼎腿上小试了一下,用刀片刮削了一些古铜锈,对“再植”鼎腿和修复全鼎并无大碍。

    当夜幕完全降临的时候,李副局长一行终于圆满完成了此次国宝追缴任务,放心在西粮宿村老乡家吃了一顿家常 “美味”,然后,他们就连夜驱车,消失在返回平陆县城的山区途中。后来,当“前庄方鼎”公开展现在人们面前的时候,它康健的体魄和身上所具有的“王者霸气”与“王室风范”却依旧彰显昭昭,令人叹为观止!□马永新
 
来源:山西日报

  
【 发表感言  】 【 关闭窗口

相关报道


发表评论
网友昵称: 匿名
评论内容:        (剩余字数:
    查看评论
发表评论须知:
一、所发评论必须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二、严禁发布供求代理信息、公司介绍、产品信息等广告宣传信息;
三、严禁恶意重复发帖;
四、严禁对个人、实体、民族、国家等进行漫骂、污蔑、诽谤。
热点文章排行
频道特别推荐
文化信息 文化视点
读书空间 考古发现
文化人物 古今杂谈
文玩天地 名家名篇
民间文化 知识窗
风俗地理 文化博览
神话传说 寓言故事
成语典故 历史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