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京剧精粹 -> 京剧杂谈

 


梨园耆宿李洪春

07/24/2003/15:41
华夏经纬网

    我在北京时,专程去朝阳门内南小街新鲜胡同拜访李洪春,老人喜欢朋友叙旧闲话家常,讨厌记者式的访问,对用录音机把他的谈话录下来,更加反感,因而本文只是对这位梨园耆宿的过去和现在,做一番记述而已。
   
    南人北迁
    李洪春的祖籍是江苏江宁,也就是南京人。只因明太祖朱元璋为了要在南京建都,建筑皇城,李姓大族被强迫迁移而到了山东棣县,可是明朝的皇帝叫朱棣,这个棣字又犯了忌讳,乃改称海丰县。李家世代保镖为世,并为大户人家看家护院。清同治年间,山东旱涝三载,颗粒无收,李之曾祖逃荒到了天津,不久去世,祖父李友朋,武艺超群,惯使一把用两片竹板制成的竹板刀,刀尖利胜似宝剑,闻名江湖,乃受京中"万胜镖局"之聘,携家小来到北京。后来李友朋年事已高,已不适于外出保镖,镖局就把他荐给"四大徽班"之一的三庆班,为该班的下处(宿舍)巡更守夜,用现代语言来说,就是充当警卫人员。因为他的武术功夫颇有名声,"三庆班"就请他兼教武术。从此他家和梨园发生了关系,到了他父亲李春福那一辈,就正式进了科班学戏。李春福原学大花脸,变嗓后改唱老生,曾向程长庚问艺,由于天赋所限,戏没有唱红,只在"三庆班"唱开锣戏,可是肚子里很宽,文武昆乱不档,十行角色没有他不会的。所以后来既担任科班的教师,又为谭鑫培"同庆社"的"坐钟"(即后台大管事),缺什么角色他扮什么角色,"四大名旦"之一的尚小云,原籍也是山东,他最早就是拜李春福为师学武生的(后入三乐社科班才改学旦角)。

    李洪春一八九八年(光绪二十四年)出生于北京,七岁时,入名小生陆华云办的"长春社"科班学艺,关书写的是六年,帮师一年,按"春"字排行,他被取名李春才(出科后改名洪春),同学中还有张春彦(老生前辈,陈少霖的老师)、刘春利(武生周瑞安的下靶手)、荣春善(即荣蝶仙,程砚秋的老师)等,教师都是一时之选,有谭鑫培、陈德霖、余玉琴、张淇林、何桂山、钱金福、朱文英、李寿山、郭春山、王长林。"名师出高徒",所以李洪春的一身本领是大有来历的。长春科班不仅老师好,学生学的戏也多,他初学武生,那时候没有武生这一名称,凡是武小生和武老生都属于武生行,所以他不但学得多,而且功底扎实,所有京剧的武器没有一样不会使用的。学了武生之后,他又改学文戏,从"三挡"唱高腔,娃娃调学起,直到学诸葛亮戏,真可谓包罗万象了。可是不到四年的时候,陆华云病故,长春社科班改组,李洪春就回到家里从父学艺,并先后拜谭春仲,刘春喜,丁连升,赵春瑞等为师,学了不少文武老生和靠把戏,直到后来他成了老三麻子(王鸿寿)的入室弟子,学红生戏,尤其是关仅戏,得到了三麻子的真传。
   
    红氍毹上"活关公"
    李洪春在十七岁时就倒了呛(变嗓),在家吃闲饭很受奚落,他一赌气离家出走,跑码头混饭吃。先到河北的保定石家庄一带,搭李艳卿的班,陪旦角周慧芳用大嗓唱小生,唱的都是《杨乃武与小白菜》、《春阿氏》这一路时装戏,唱着唱着发了大水,受水灾的影响,戏园停锣戏班散伙,他一个十七岁的孩子孤单单住在戏园子里,三餐无著,只好吃胡萝卜果腹,一连吃了三个月的胡萝卜,当时虽然难以下咽,但是现在他回想起来,能够延年益寿,可能与当年吃的胡萝卜的营养有关。后来他又去河南安徽,辗转到了南京。
 
    南京是他永远不会忘记的地方,他在这里遇见两件事,一喜一忧。忧的是他搭周筱卿的班当后台管事,班里有个著名的武旦张玉苹。有一天他派了他一出《取金陵》,却被警察局传去问话,问他是不是造反,他却弄得莫名其妙,后来才明白,金陵就是南京,这个戏名犯了忌讳,应当用《凰吉公主》或《大战赤福寿》代之。后来经周筱卿活动,才算了事。喜的是此时号称红生泰斗的老三麻子来到南京,他幸遇名师入了王门。

    三麻子出身徽班,能戏之多不用枚举,尤以演唱关公戏最盛名。李洪春在当时只会《华容道》、《战长沙》、《白马坡》三出关公戏。拜了三麻子为师后,又从头学起,三麻子的那出拿手杰作《走麦城》,李洪春是得到他的真传的。他曾经陪他唱过这出戏里的廖化、诸葛瑾、华陀、赵磊、关平等一切配角,然后才教他演公关。李洪春拜他为师,写明学徒五年,在第四年的时候,他已学了关公戏三十多出,其中如《斩熊虎》、《走范阳》、《桃园三结义》、《斩车胄》、《三许云阳》、《破壁观书》、《诛文丑》、《收关平》、《收周仓》、《收姚斌》、《破汝南》、《查北河》、《雪地斩越吉》、等剧,除了李洪春,不但已无人会演,恐怕不少人连戏名也没有听见过。
 
    三麻子的关公戏是有创造性的,最早关公戏被神化了,从三麻子开始,他把演神改为演人,树立了关公的英雄形象,创造了舞刀、淌马、亮相等一系列舞蹈动作。并改革了关公的扮相,改揉脸为勾脸,用银朱勾以体现关公的"面如重枣"。改点七痣为点左眼角下和右颧骨下的两个痣。脑门上画成似弧形的两道纹路,左右鬓角勾两个"水葫芦",眉攒勾形似蝙蝠的花纹。髯口改戴"黑三"、盔头改用"夫子盔",靴子改穿"虎头靴"。这样一改,使关公的形象益显威严。

    还有现在的"淌马",成了"关公戏"里的主要舞蹈动作,这个动作也是三麻子根据徽班里的"兴瓦岗",程咬金拜旗之后,表演各种"马淌子"的基础上发展创造变化而来的。李洪春就是继承了这位前辈老先生的衣钵,完全宗法三麻子而被誉为"活关公"的。
    三麻子王鸿春先生的门墙桃李甚众,闻名于梨园的先有李春利,继有周信芳、李树森、李洪春,最后又收了高庆奎。然而这些人只有李洪春今犹健在。遗憾的是一场史无前例的浩劫,把他珍藏的一千几百本脚本,都被红卫兵抄走,付之一炬。现在这些戏已无文字可查,都装在他的肚皮里。即以上关公戏来说,粤剧演员自薛觉先始,就习惯演这路戏,上述一系列关公戏中,恐怕很少移植。何不抓紧时机去向李老取经,要知李已耄耋之年,真是机不可失,失不再来矣。
   
    "通地教主"的由来
    京剧旦角前辈王瑶卿,门墙桃李遍及南北,有"通天教主"之称。李洪春的父亲李春福,曾经是当年王瑶卿班里的大管事,与王交谊甚厚。李洪春从小就看过王瑶卿的戏,直到王晚年授徒为业,李一直向王请益,对这位父执最为钦佩。民国十四年,王瑶卿最后一次到上海老共舞台去演出,是带了他侄子王幼卿和老生言菊朋同去的,李洪春应二路老生偕行。此行王老瑶原想捧幼卿出山,并对菊朋加以提携,自己退居三牌。谁知幼卿扮相难看,不讨上海观众的欢喜,菊朋也难差强人意。共舞台老板黄金荣要求王瑶卿扭转危机,王情不可却,贴了一出不费多大力气的小戏《采亲家》,居然爆满。黄老板又亲临住所,对王瑶卿说:"谢谢你,帮帮忙!再演两场《采亲家》吧!"王心想这是歇工戏,再演八场也没有意见,只是自己出于艺术良心,只好选择较为繁重的戏码来拿谢观众,同时也要兼顾到言菊朋的地位,于是就想出上演《苏武牧羊》这出戏。此戏原名《万里缘》,是王瑶卿编的。孰料言菊朋不会苏武的戏,而王已答应黄金荣演这出了,于是就找到李洪春,李洪春连夜抄脚本,现学现唱,居然头头是道,应付裕如,大受王码瑶卿的激赏。李洪春的靠把戏学自刘春喜,刘是谭鑫培的大弟子,一身好本事,他有一出好戏"截江夺斗",只传给李洪春一个人。后来王瑶卿要江夺阿斗一折,非要李洪春加入演唱不可。还有《投军别窑》这出戏,在南方很普通,谁都能演,但在北方则无此戏,惟李洪春出自三麻子门下,南北两派的戏无不精通,北方武生后来能唱这一出的,如李万春、王金璐、吴彦衡、都是李洪春的门徒。由于李洪春肚子宽绰,生行的戏难不倒他,所以王瑶卿在他的《古瑁轩》中,时常对来来往往的人们说"人家叫我'通天教主',我说李洪春可以算上是'通地教主'了。"
   
    老骥伏枥
    "四人帮"倒台后,李洪春已是八十二岁高龄,然而随着阴霾尽扫,他心情舒畅焕发出艺术的青春。无论酷暑寒冬,每日黎明即起,迈着稳健的步子,挺直腰板他一早就来到日坛公园散步了,谁也看不出这是一位年逾八十的老人。回到家里他也闲不住,他的学生们,包括很多是已是成名的演员,经常要登门求教。而且他不是"假把式",说着说着就抬胳膊动腿,练起来了。王瑶卿的入室弟子吴绛秋,曾经在四十年代和他合作演出,现在吴已是成名的艺术家了,还在向他学一出失传多年的老戏《宣化府捉拿九花娘》。有一次吴为了向他请教一个动作,他拿着刀枪走出房门,就在院子里比划起来了。老先生这种现身说法的事很多。最突出的一次是不久前的事,谭元寿在北京烤鸭店收徒弟,举行拜师典礼。到有京中生行著名演员一百余人。元寿专程用小轿车把这位生行前辈请来。由于谭元寿在京演了一次《定军山》,请李洪春提点意见。李当着在座的宾客,包括王金璐、高盛麟、尚长春、傅德盛、马长礼这些著名演员的面,说道:"你的'斩渊'不对,我来一遍你看看。"于是连念、带唱、带打,顿时饭店大厅变了舞台,老先生一气呵成把一出《定军山》的'斩渊'那段,走了一遍,宾客忘记了吃烧鸭,一个个看得目瞪口呆。试想如果不是身怀绝技的人,怎敢在众家好汉面前,有此一举。谭元寿佩服之余,要想向他多学点戏,李洪春叫他的弟子王金璐代教武戏,自己为他说些文戏,谭元寿的勤奋好学和李洪春的诲人不倦,一时传为艺坛佳话。袁世海的儿子袁小海也是李的学生,他的关戏也是出于李之亲授。
 
    一九八四年中共中央统战部长杨静仁和全国妇联主席康克清,为了筹集儿童福利基金,邀请李洪春在中山公园音乐堂义演一场,八七老翁粉墨登场,演出了他的杰作《古城会》,音乐堂里座无虚席,赢得了台下观众的不断地掌声。
    

 

  
【 发表感言  】 【 关闭窗口

【 相关报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