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考古发现

 


武清兰城出土的汉代“吉语”瓦当

03/25/2008/09:31
华夏经纬网

  从北宋王辟之的《渑水燕谈录》和黄伯思的《东观余论》的记载中,把古代的瓦当作为金石学的一个门类来收集、著录和研究,从那个时代开始,学者关注的都是文字瓦当。到现在为止,我们发现的文字瓦当上有三百多种不同的文辞,其中吉语——也就是吉祥话占了绝大多数。在兰城出土的汉代瓦当中,就有三种吉语瓦当。

  其一是长生半瓦当:当面正中饰一树木纹,右侧为“长”、左侧为“生”字,均为篆书。笔者在1991年的考古发掘现场看到过这枚瓦当,当时没有问及出土的层位。不知是什么原因,后来在有关刊物上发表的发掘简报中却没有提及这枚瓦当。根据考古资料,文字瓦当出现于西汉初期,盛行于西汉中晚期以后,瓦当上的“长生”二字也已是典型的汉篆,再加上半瓦当在东汉已经绝迹,所以我推断这枚瓦当的时代应属西汉。

  其二是万岁瓦当:残片,采集品。当面中心为一大圆泡,以界格线十字平分当面,界格线的四个顶端各有一个小圆泡。仅存的左侧有“万岁”二篆字,右侧佚失,根据常见的瓦当文字格式推测应为“千秋万岁”。笔者还采集到仅存篆书一“千”字的瓦当残片,也是当面中心为一大圆泡,以界格线十字平分当面,界格线的四个顶端各有一个小圆泡。津门书法家龚望先生在上世纪七十年代得到一枚“千秋万岁”瓦当,据说出自河北某地。1994年蒙先师唐石父先生以拓本相赠,与这两个残片比对后发现形制及文字均极似,可以作为我这个推测的一个佐证。中间一个大圆泡,十字界格顶端又各有一个小圆泡的图案组合,是东汉瓦当的典型特征。

  其三是大乐昌富瓦当:当面中心为一圆泡,围绕圆泡画圆,四条弧线分别于四面切于圆上,每两条弧线相交于四角后又连接一小涡纹,将当面均分成四个区,分别篆书“大乐昌富”四字,书法斩截爽利,在端庄中寓变化。出土于东汉文化层,这种瓦当无论从纹饰和文字内容上,都很特殊。到目前为止,这种纹饰和文辞内容的瓦当在兰城遗址以外还没有发现过。它的出土,为中国古代瓦当又增添了一个新的品种。

  古代瓦当是重要的建筑构件,有鲜明的时代特征,可以作为遗址断代的依据之一;瓦当上精美的图案,是美术史上的重要资料;变化多姿的瓦当文字,既是研究古文字演变发展的重要资料,又成为晚清以来的书法家和篆刻家为丰富自己的艺术语言而取法的对象。它是先民劳动和智慧的结晶,有着丰富的内涵。所以,我们应该细心保护,深入研究。

 
天津日报

  
【 发表感言  】 【 关闭窗口

相关报道


发表评论
网友昵称: 匿名
评论内容:        (剩余字数:
    查看评论
发表评论须知:
一、所发评论必须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二、严禁发布供求代理信息、公司介绍、产品信息等广告宣传信息;
三、严禁恶意重复发帖;
四、严禁对个人、实体、民族、国家等进行漫骂、污蔑、诽谤。
热点文章排行
频道特别推荐
文化信息 文化视点
读书空间 考古发现
文化人物 古今杂谈
文玩天地 名家名篇
民间文化 知识窗
风俗地理 文化博览
神话传说 寓言故事
成语典故 历史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