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名家名篇

 


桓谭

11/19/2003/16:44
华夏经纬网

    桓谭(前?—56),字君山,沛国相(今安徽濉溪县西兆)人。东汉时期著名的音乐家、天文学家和哲学家。其曾提出“政合于时”、“一其法度”等主张,反对谶纬神学,表现出其大无畏之精神。其主要著作为《新论》。《后汉书·桓谭冯衍列传》有其传。

典籍要介

《新论》

    《新论》是东汉时期政论著作,共29篇。《隋书·经籍志》有录。原书早佚。今存皆系后人辑本。较早的有元人陶宗仪辑《桓谭新论》1卷。明吴康虞本《弘明集》,收有《新论·形神篇》。清代有孙冯翼、严可均辑本,其中以严辑本较为完备,收入《全汉书》中。1976年上海人民出版社以严辑本为底本,较勘出版《新论》单行本。

    《新论》主要针对当时的谶纬神学提出反驳。作者在对待生命问题上,曾说:“生之有长,长之有老,老之有死,若四时之代谢矣。而欲变易其性,求为异道,惑之不解者也。”(《新论·形神篇》)。其观点反驳了当时“长生不老”之谬传。在对待形神问题上,作者针对是时流行的精神可脱离形体而存在,精神决定形体的观点,提出“精神居形体,犹火之燃烛矣,……烛无,火亦不能独行于虚空”的观点,明确表示精神依赖形体。当然,由于时代的局限,桓谭的观点也有一定不足,但其在哲学史上的贡献和地位却不能因瑕而掩。

形神篇

【题解】

    在本篇中,作者以火与烛的关系比喻精神须居于形体,并探讨了生与死的转化,阐明了人老如秃灯,形体死而精神不存在的道理。

【原文】

    余见其旁有麻烛,而灺垂一尺所,则因以喻事。言:“精神居形体,犹火之燃烛矣;如善扶持,随火而侧之,可毋灭而竟烛。烛无,火亦不能独行于虚空,又不能后燃其灺。灺犹人之耆老齿堕发白,肌肉枯腊,而精神弗为之能润泽。内外周遍则气索而死,如火烛之俱尽矣。人之遭邪伤病而不遇供养良医者或强死,死则肌肉筋骨常若火之倾刺风而不获救护,亦道灭,则肤余干长焉。

    “余尝夜坐饮内中,燃麻烛,烛半压欲灭,即自曰敕视,见其皮有剥(左钅右乞),乃扶持转侧,火遂度而复。则维人身或有亏剥,剧能养慎善持,亦可以得度。

    “又人莫能识其始生时,则老亦死不当自知。夫古昔平和之世,人物蒙美盛而生,皆坚强老寿,咸百年左右乃死,死时忽如卧出者,犹果物谷实久老则自堕落矣。后世遭衰薄恶气,娶嫁又不时,勤苦过度,是以身生子皆俱伤,而筋骨血气不充强,故多凶短折,中年夭卒。其遇病或疾痛侧怛然后终绝,故咨嗟憎恶,以死为大敌。”

……

    或难曰:“以烛火喻形神,恐似而非焉。今人之肌肤时剥伤而自愈者,血气通行也。彼蒸烛缺伤,虽有火居之不能复全。是以神气而生长,如火烛不能自补完,盖其所以火异地,而何欲同之?”

    应曰:“火则从一端而起,而入神气则于体当从内稍出合于外,若由外腠达于内,固未必由端往也。譬犹炭火之燃赤,如水过渡之,亦小灭,然复生焉;此与人血气生长肌肉等,顾其终极,或为炙,或为灺耳。曷为不可以喻哉!”

    余后于刘伯师夜燃脂火坐语,灯中脂索而炷燋秃,将灭息,则以示晓伯师,言人衰老亦如彼秃灯矣。又为言前燃麻烛事。

    伯师曰:“灯烛尽,当益其脂,易其烛;人老衰,亦如彼自蹷缵。”

    余应曰:“人既禀形体而立,犹彼持灯一烛,及其尽极,安能自尽易?尽易之乃在人。人之蹷傥亦在天,天或能为他。其肌骨血气充强,则形神枝而久生,恶则绝伤,犹火之随脂烛多少长短为迟速矣。欲灯烛自尽易以不能,但促敛旁脂以染渍其头,转侧蒸干使火得安居,则皆复明焉。及本尽者,亦无以燃。今人之养性,或能使堕齿复生,白发更黑,肌颜光泽,如彼促脂转烛者,至寿极亦烛死耳。明者知其难求,故不以自功;愚者欺或,而冀获尽脂易烛之力,故汲汲不息。又草木五谷,以阴阳气生于土,及其长大成实,实复入土而后能生,犹人与禽兽昆虫,皆以雄雌交接相生。生之有长,长之有老,老之有死,若四时之代谢矣。而欲变易其性,求为异道,惑之不解者也。”

【译介】

    我见他旁边有麻烛,垂下的烛烬有一尺多长,就借它做比喻说:“精神附在人体上,就象烛在燃烧;如将烛扶植好,随着火热转动,就可使烛不熄灭直到整只烧完。没有烛,火就不能在空中独自燃烧,也不能使残烬再度燃烧。烛的残烬,就象人的衰老,牙齿掉了,头发白了,肌肉萎缩了,而精神却不可能使它重新恢复。一旦身体全身衰枯,那就气绝而死,好比火和烛同归于尽。人遭受邪气或负伤成病,得不到养护和医治,也可能早死,死时肌肉筋骨仍灰未干枯,犹如烛火遇到大风未能得到救护而被风吹灭,烛干还剩下一长段没烧完。

    “我曾在室里夜炊,点着麻烛,烛烧了一半,就要熄灭了。我仔细观察,见烛皮有一处脱落,烛火烧不过去,就持烛转动,使火延烧过去,烛又燃起来了,由此联想到人的身体有了亏损,如能尽快谨慎养护调理,也能安然康复。

    “又如,没人能知晓自己出生时的情形,那么老死的时候也应当是无知觉的。在古代太平盛世里,人们生活条件美好,人人健壮长寿,都是百岁左右才死,临死就像睡觉一样,不觉痛苦,就像果实成熟自然落地。后世的人,生活在恶劣的环境中,而且结婚年龄不适宜,辛苦过度,因此本人及其后代都受到损害,筋骨血气不坚强充实,所以很多人都中途夭折。有的人生病,经过痛苦的折磨然后去世,所以大家对死亡都悲哀憎恨,认为是最大的事故。”

……

    有人反驳说:“用火和烛来比喻人的形体和精神,恐怕似是而非吧。人的肌肤有时剥落损伤而自行痊愈,这是血气流通的缘故。至于麻烛有缺损,即使火在其上燃烧,也不能使之恢复完整。所以精神血气能够生长肉体,而火烛则不能自行补充好,这就是差异所在,怎么可以等同呢?”

    我回答:“烛火是从一头燃起,而人的精神血气则是充满全身,从体内逐渐传到体外,又从外部肌肉达到体内,本来就不像烛火从一头烧到另一头。比如炭火烧红的时候,如滴上一点水,沾水之处火就会小,过会就重新烧旺了。这和人的血气循环可以生长肌肉是相同的。所不同的只是最后的形成,人变成腐肉,烛变成灰烬罢了。为什么不能相比喻呢!”

    我后来与刘伯师夜间点燃油灯坐着对话,见灯中油干,灯芯焦枯,快要熄灭了,就指给伯师看,并说人衰老也就像这盏秃灯。同时谈起燃麻烛的一段往事。

    伯师说:“灯烛烧尽了,可添油焕烛,人衰老了,也可设法添换,使自己继续生存。”

    我答道:“人靠形体而存在,就像那灯烛,灯烛烧尽了,灯烛自己怎能替换?添油换烛只能靠人。人的衰老在于天,如要继续生存,或许天能做到。人的肌骨血气充实强健,形体精神自然能够支持得长久,否则就会损伤断绝,就像烛火燃烧的时间长短,取决于灯里的油和烛的长短一样。要灯烛烧尽后自己添换虽然不可能,但搜刮一些灯旁的残油把灯芯染浸一下,将烛干转动使残油集中,还是可以延长一些燃烧的时间。等到根本枯竭时,也就没有什么可再燃烧了。现在善于养生的人,或许能使掉落的牙齿重生,白的头发变黑,肌肤重现光泽,犹如上述搜刮灯油转动烛干一样,但到寿终时,也就像油燃尽一样,无法再维持了。明达的人知道长生不死难求,所以不枉费心力;只有愚笨的人自欺其人,希望得到添油换烛的效果,因此急切地追求长生。又如草木五谷之类,靠阴阳之气生于土中,等到成熟结果,果实又落入土中,再生第二代,就像人和禽兽昆虫,都是两性交接后产生。产生了就有长大,长大了就有衰老,衰老了就有死亡,就像四季的新陈代谢,这是自然的本性。欲图改变这种本性,寻求怪异的办法以求长生,那是糊涂不可救药的了。”

【评析】

    形神关系问题即身心关系问题,是中国哲学史中的重要问题。桓谭作为一个唯物主义哲学家,继承和发展了先秦以来的唯物主义形神关系学说,和当时社会上流行的神仙方术迷信思想进行了斗争。这种神仙方术迷信思想是统治阶级为了永久保持其统治和生活享受而提倡,曾风行一时。他们妄想通过寡欲养性,服用所谓“不死之药”的途径达到“长生不老”的目的。

    面对这种痴心妄想,桓谭指出,人的生命是有限的。生长老死是人和其它“草木五谷”、“禽兽昆虫”的自然本性,无法改变。“生之有长,长之有老,老之有死,若四时之代谢矣。而欲变易其性,求为异道,惑之不解者也”。针对神仙方术迷信者的通过“养神保真”即可长生不死的看法,桓谭在形神篇中,具体详备地阐发了自己的形神关系观。

    他认为,精神是依赖于形体的,形体对精神起决定作用,而不是象神仙方术迷信者所说的精神对形体起决定作用。他用腊烛和烛火的关系来说明形体和精神的关系。“精神居形体,犹火之然烛矣,……烛无,火亦不能独行于虚空”。烛火无法脱离于蜡烛,同样,人的精神亦不能离开形体。蜡烛点燃而有烛火,但蜡烛的灰烬却不能用火种使之复燃,人老形体枯槁,精神也不能使之润泽。“灺,犹人之耆老,齿堕发白,肌肉枯腊,而精神弗为之能润泽内外周遍,则气索而死,如火之俱尽矣。”

    针对神仙方术之士利用汉代医学发展的成果为“长生不老术”宣扬、诡辩的情况,桓谭一方面承认医疗和养生可以增长寿命,可以令人免于“中年夭卒”,达到所可能活的最高年龄。但是,即使这样,保持健康有一定的限度,人不可能永远活下去,死亡是不可能避免的。“本尽者亦无以燃,令人之养性,或能使堕齿复生,白发更黑,肌颜光泽……至寿极亦独死耳。”总之,桓谭在形神篇中有力地批判了神仙方术之士的谬误,发展了形神论的唯物主义观点,为后来者如王弃等提供了有益的、极大的影响,为中国哲学的发展做出重大贡献。

  
【 发表感言  】 【 关闭窗口

相关报道


发表评论
网友昵称: 匿名
评论内容:        (剩余字数:
    查看评论
发表评论须知:
一、所发评论必须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二、严禁发布供求代理信息、公司介绍、产品信息等广告宣传信息;
三、严禁恶意重复发帖;
四、严禁对个人、实体、民族、国家等进行漫骂、污蔑、诽谤。
热点文章排行
频道特别推荐
文化信息 文化视点
读书空间 考古发现
文化人物 古今杂谈
文玩天地 名家名篇
民间文化 知识窗
风俗地理 文化博览
神话传说 寓言故事
成语典故 历史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