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文化瑰宝 -> 古典名著 -> 红楼梦
红 楼 梦
 
 
 
黛玉还要往下写时,觉得浑身火热,面上作烧。揽镜自照,只见两颧通红,直到上床犹拿着绢子想着:"宝玉与我虽心心相印,但两位舅母不闻不问,外祖母也不似先前那样疼我,终身大事何人能为我作主?   一日午后,宝玉来探黛玉的病,因黛玉才歇午觉,不敢惊动,见黛玉的贴身丫头紫鹃在回廊做针线,便上前用手摸摸,说:"穿得太单薄,一个已病了,你再病了……"紫鹃突地跳开:"以后咱们说话别动手动脚 。姑娘吩咐,不叫和你说笑。"   紫鹃说着,回房去了。原来紫鹃和黛玉虽是主仆,却情同姐妹,近年来常为黛玉的终身大事耽心。这会儿,变出话来试宝玉呢。宝玉哪知这些,像被人兜头浇了盆冷水似的,走出回廊,坐在山石上,对着竹林流泪。
   
黛玉的丫头雪雁正好路过,见了,便走过去问:"你一个人在这里做什么?"宝玉怔怔地望着她道:"你们姑娘不许你们理我,你又来寻我做什么,快回去吧!"   雪雁回到屋里告诉紫鹃,紫鹃忙赶了去。挨着宝玉坐下,说:"我不过是为大家好,才说了那些话。你在风地里哭,弄出病来,那还了得!"宝玉顿时笑了说:"方才对面坐着,你走开,如今怎么反挨着我坐?"   紫鹃不接腔儿,却只顾问宝玉,近日有人每日送一两燕窝来,是不是他去说的?宝玉说:"我见宝姐姐吃这个,妹妹也该吃。"又说:"这东西要长吃,才有效。"紫鹃点头说:"难为你了!"又说:"长吃?妹妹明年回苏州,哪有闲钱吃这个?"
   
宝玉先是一惊,过后噗嗤一笑:"妹妹苏州没亲人,你骗人!"紫鹃冷笑道:"林家也是大族,难不成将姑娘丢给亲戚不管?和你实说了吧,早则明春,尽则秋天,林家就派人来接了。姑娘叫我收拾你们玩的东西,是你的归你,是她的归她呢!"   紫鹃正等宝玉来"驳"她呢,不巧睛雯找来,说贾母叫宝玉去。紫鹃抿嘴一笑道:"二爷在这里问林姑娘的病,我告诉他,他只是不信,你拉他去吧!"   一路上,宝玉不说一句话,睛雯倒不在意。进了怡红院,袭人见宝玉满头大汗两眼发直,惊问:"二爷怎么了?"睛雯这才慌了。两人不敢回贾母,便叫小丫头去请宝玉的奶妈李嬷嬷来拿主意。
   
李嬷嬷一来,先问宝玉话,见他不答,便来掐他人中,掐了好深,也不见他叫疼,便捶床捣枕地哭叫:"这可不中用了,我白操了这份心!"袭人、晴雯以为宝玉没救了,吓得大哭。   睛雯忙将刚才所见告诉袭人。袭人便来潇湘馆,顾不得黛玉刚服过药,便上前问紫鹃:"你和宝玉说了什么?你瞧瞧去。只怕这会儿没气了。你去回老太太,我不管了!"   黛玉"哇"的一声将所服之药 一齐呕出,又抖肠搜肺似的咳喘,紫鹃上来给她捶背,她推过紫鹃,说:"你拿根绳子来勒死我是正经。"紫鹃说:"我不过说了几句玩话。……"黛玉喘着气说:"你趁早去解说,他只怕就醒过来了。"

 



  网站帮助 网站导航 广告服务 联系方法 帮助信息 用户留言 设为首页  
 
COPYRIGHT 2000 by www.viewcn.com & www.huaxia.com
 
 
版权所有 华夏经纬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