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文化瑰宝 -> 古典名著 -> 红楼梦
红 楼 梦
 
 
 
贾母房中有一个做粗活的小丫头叫傻大姐的,高兴得和袭人说"明儿咱们可热闹了,又是宝姑娘,又是宝二奶奶,这可怎么叫呢?"话未说完,挨了丫头珍珠一记耳光。"该死的东西,不遵上头的话,混说什么!"   傻大姐莫名其妙地挨打,委屈得躲在园子里哭。正巧黛玉路过听见了,问她为什么伤心。傻大姐哭诉道:"林姑娘,你评评理,我不过说了句话,她们就打我。"   黛玉不解地问:"你说了什么话呢?"傻大姐说:"就是为宝二爷娶宝姑娘的事。"黛玉一听,如同五雷轰顶,站也站不住,略定一定神,把傻大姐叫到僻静处细问。
 
 
黛玉五内俱焚,打发了傻大姐后,独自摇摇晃晃地走着。离潇湘馆还有几步远,忽地"哇"的一声,吐出一大口血来。黛玉的贴身丫头紫鹃正好从里面走出来,顿时吓慌了手脚。   丫头秋纹帮着紫鹃把黛玉抬到床上这才来回贾母。贾母吓了一跳。凤姐忙要查问是谁走漏风声。贾母说:"且别管这些快去瞧瞧。"   贾母到了潇湘馆,见黛玉神色昏沉,气息细弱,又见她痰中带血,不免着了慌,悄悄嘱咐凤姐:"这孩子的病只怕难好,也该替她预备后事,好了更好;不好,也不致临时慌乱。"
 
 
回到房里,贾母想到袭人的话,对王夫人说:"小孩子从小在一起,要好是有的,大了就该有个分别。不然成了什么呢?心病断乎不应有的,林丫头若有这个心病,我也没心药给她治了。"   凤姐趁势道:"林妹妹的事,老太太不必张罗,横竖有大夫天天瞧。倒是宝兄弟那头要紧。"当下议定,凤姐夫妇是现媒,请薛姨妈来,当面提亲。   就在贾母这边忙着给宝玉办喜事的那几天,黛玉的病日重一日。紫鹃看看黛玉不行了,只好挑开来劝道:"宝玉这样身子怎样做得亲呢?姑娘别听外人瞎说,保重身子,才好。"
 
 
黛玉也不答话,指指箱子,使劲说:"绢子,有字的。"紫鹃劝道:"姑娘等好了再瞧吧!一面说一面开箱取出绢子。黛玉接过瞧也不瞧,就狠命的撕。只见她双手打颤,哪里撕得动!   黛玉又叫:"笼上火盆。"火盆来后,黛玉竟将那绢子往火上一撂,绢子立时烧着了。紫绢知道她恨宝玉,劝道:"姑娘,这是怎么说呢?"黛玉也不答话,又把那本诗稿撂在火上,等紫绢发现,早已烧得烘烘的了。   黛玉烧完这两样东西,又喘又咳。喘了一会,对紫鹃说:"妹妹,我在这里没有亲人,我的身子是干净的,你好歹叫他们送我回去。"

 


  网站帮助 网站导航 广告服务 联系方法 帮助信息 用户留言 设为首页  
 
COPYRIGHT 2000 by www.viewcn.com & www.huaxia.com
 
 
版权所有 华夏经纬网